百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珠玉长安 > 第四十五章 狭路相逢
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

    心上人的心事竟是如何才能嫁给一个不是他的人,这种滋味很不好受,但余桃愣生生扛住了了那种打翻五味瓶的滋味。

     他是小倌馆的清倌,她是皇家公主,他们本就不可能成为夫妻。现实是残酷的,余桃不想接受也得接受。

     他对他们之间的关系降低了期许,不能做夫妻,但求同心吧。

     七公主想嫁给柴武德,想嫁进平阳公主府,他鼎力相助便是了。

     说服了自己,过了自己心里那道坎,余桃就开始帮助七公主认真分析眼下的形势,谁是阻挡她嫁给柴武德的绊脚石,她有平阳公主的支持,而定襄县主是她的绊脚石。表面上定襄县主是她的绊脚石,说到底柴武德才是坎儿。

     这场婚事,实际上就是平阳公主与柴武德母子俩的较量,平阳公主爱子情深,如果柴武德一再坚持,到最后,平阳公主说不定就向亲儿子妥协了。

     所以,柴武德依然是关键。

     要想让柴武德改变心意,那就得从定襄县主入手啊。

     柴武德喜欢定襄县主,所以想要皇帝为他和定襄县主赐婚,但如果柴武德不喜欢定襄县主了,那就——

     “怎么样才能让武德表哥不喜欢定襄县主呢?”七公主底气不足。

     自从那夜家宴后,武德表哥就对定襄县主鬼迷心窍了,导致韦妃在周皇后跟前都有些得意,毕竟柴武德也没有看上周皇后视如己出养大的豫章公主。

     “男人喜欢女人无非是因为两样,要么外表要么秉性,那定襄县主长得如何啊?”余桃问七公主。

     柴武德又不是个吃素的,能叫他喜欢的,长相能差到哪里去?定襄县主长得像极了她的亲爹,她亲爹生前也是个有口皆碑的美男子。

     有好看的外表打底,灵魂怎么样,都是次要的了。

     余桃了解了情况,便对七公主说道:“你且放心吧,一定叫你顺利嫁进平阳公主府的。”

     余桃一脸笃定,七公主那颗焦躁不安的心也就随之安然下来。

     六公主、七公主、定襄县主等人为情所困的时候,十七公主赵采玉正实现灵魂的自由,跟着六皇子楚英光临了长安城的销魂窟——望花楼!

     声色犬马,流光溢彩,意乱情迷,找不着北。

     “六公子,这位是……”望花楼掌柜的向楚英身旁的英俊小哥投来打量的目光,小公子美服华贵,一瞅就是富贵人家出身,又是跟着一掷千金的六公子一道来,掌柜的自然极尽谄媚。

     楚英扭头丢给赵采玉一个含义深刻的笑,问道:“听听清吟小班的曲子?”

     赵采玉摇着扇子,点了下头,“嗯”了一声。

     于是,赵采玉就在一个奢华的包间里见到了谢涛小姐。

     谢涛小姐抚琴而歌,色艺俱佳,叫楚英神魂颠倒的。

     “十七妹纸,谢涛小姐古琴弹得怎么样啊?”

     “亲爱的六哥,那不是古琴,那是古筝。”

     楚英一副刚愎自用的样子,有什么区别呢?反正都是给美女弹的,再说他是为了来看美女,弹的是棉花也无所谓的。

     从前,楚英带着楚明珠出来鬼混的时候,也会让楚明珠挑几个美女调戏调戏,楚明珠取向没问题,但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楚英肯定学不了好,逮着美女调戏,会觉得刺激。

     赵采玉为人师表,当然不能干这种事,于是借口上茅房起来躲出去了。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赵采玉应景地去了趟茅房就遇到了王文爱。

     王文爱匆匆忙忙,乍一看还以为他要拉稀了,然并不是,他是为了躲他大哥王文直的追逐。

     “子安,子安!你快跟我回家!你又惹父亲母亲生气了!”文质彬彬的王文直大抵是被逼急了,才会扯开大嗓门。

     赵采玉不认识王文爱,却认识王文直啊!听到王文直的声音,再看眼前的公子哥儿,立马就猜到了他的身份。

     而王文爱竟是个眼尖,脑袋瓜子又灵活的,他一眼就识破了赵采玉的女扮男装,因为过去楚英常会带楚明珠来望花楼,他也是陪同一道鬼混的,所以此刻一见赵采玉和灵芝,就喜出望外:“十七公子,你赶紧帮我打掩护!”

     王文爱说着躲进了茅房,王文直赶到时,只看见了女扮男装的赵采玉和灵芝。

     王文直愣了愣。

     赵采玉一时有些无措,这种情景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站队啊,好在灵芝附耳提醒她,过去公主殿下都是帮着王家二傻子的。

     赵采玉点点头,立刻迎向王文直,笑吟吟伸手拦住他的去路,说道:“王子俊,你是长安城第一大才子,怎么可以出现在这种地方,真是有辱斯文!”

     王文直第一眼竟然没有认出赵采玉,赵采玉不由在心里骂他书呆子,只能自报家门。

     听闻是十七公主,王文直本能就想拔腿就逃,真是冤家路窄,他是来找弟弟的,可不想招惹瘟神。

     “十七殿下,怎么……怎么……”王文直心里发慌,顾不得找弟弟了双脚不听使唤转身就走。

     赵采玉忙跟了上去,王文直如临大敌,嘴里支支吾吾喊着“殿下,你要干嘛?”赵采玉大翻白眼,“这种场合,王大公子不适合来,本宫就适合来了?快带本宫离开这是非之地吧!”

     公主殿下的吩咐,王文直不敢有违,只能领着她出了望花楼,上了自家马车。灵芝并未在马车内,而是坐在马车前头,车厢里就赵采玉和王文直两个人,明显气氛尴尬。

     王文直想着赶紧把十七公主这个瘟神送到宫门就丢掉一个烫手山芋了。这个烫手山芋一路无话,倒是一反常态,不过王文直还是紧张得手心出汗,毕竟过去楚明珠给他挖了太多坑,让他每每被埋,苦不堪言,本能畏惧十七公主,也是人之常情。

     虽然十七公主一路安静,王文直却不能放下那颗戒备的心,直到十七公主说了声:“停车!”

     王文直一颗心使劲跳了跳,不知道十七公主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他想劝,话到嘴边又咽下了,反正他说什么公主都不会听的,且还会捉弄他。

     王文直已让车夫停了车,只见赵采玉掀开马车窗帘,向外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