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珠玉长安 > 第五十九章 以人为镜
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
    赵采玉入宫以来,第一次被皇帝召去了两仪殿。
     赵采玉抵达两仪殿的时候,皇帝正和礼部侍郎兼任谏议大夫的魏宾大吵一架,吵架的缘由是这样的:
     根据大周制规定,年满二十一岁才能被点兵,某位封姓大臣却说十八岁以上高大健壮的也可以点兵,皇帝听了觉得有理便同意了,不料魏宾却跳出来直接驳回皇帝诏令,且驳回了三四次,不肯签发。皇帝大怒,就把他召到两仪殿质问。
     皇帝说,你作为一个臣子,你如此目中无君主,这是以下犯上,不想要脖子上的脑袋了吗?
     魏宾身为谏议大夫,从来就不是想要脑袋的,他说,我的皇帝陛下啊,您常说要以诚信治天下,但即位以来,常常失信于民,朝令夕改,知道“君无戏言”四个字怎么写吗?还说什么以诚信治天下呢?
     两个人正脸红脖子粗着,太监许良方进来禀报说,十七公主殿下到了。
     皇帝正对魏宾在气头上,便让他滚出去,魏宾吗觉得滚就滚,反正他是不会签发诏令的,于是理直气壮、腰杆子挺得特别直地走掉了。
     看着魏宾的背影,皇帝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对赵采玉说道:“十七,你看看这老东西的德性,都是朕过去把他宠坏了,他这是恃宠而骄!”
     皇帝骂人的样子没想到还挺逗比,赵采玉忍不住哈哈大笑。
     皇帝一张问号脸,你老爹肺都要气炸了,你作为你爹最疼爱的女儿居然还笑得出来?枉我过去那么疼爱你,老爹我真是错付了!
     赵采玉便安慰他:“父皇,您不是说直言鲠议,致天下太平吗?有道是,人用铜做镜子,可以纠正衣冠;用古代历史做镜子,可以明辩国家的兴盛与衰亡;以人做镜子,可以知道自己的得失和过错。这魏大人就是父皇您的一面宝贵的明镜啊,你若失去了他,就是失去一面明镜……”
     唐太宗在自己的谏议大夫魏征死后说了段名人名言,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朕常保此三镜,以防己过。今魏徵殂逝,遂亡一镜矣!
     此刻,赵采玉将它翻译了一下,用来劝导这位与唐太宗对标的大周皇帝,皇帝竟有醍醐灌顶的感觉,转怒为喜,对赵采玉说道:“朕的小十七不愧是朕的开心果、甜心小棉袄,如果不是你劝父皇这番话,就冲魏玄成这老匹夫找死的贱样,朕今天非砍了他不可。”
     赵采玉就一边替皇帝捶肩,一边笑道:“父皇心里明镜似的,哪里需要儿臣劝导?这些年父皇有多少机会可以砍了魏大人,父皇不照样没有这么做?为什么呢?那是因为父皇心里明镜似的,知道魏大人是个忠贞耿直的好臣子,而父皇是明君,明君与忠臣只会惺惺相惜,不会互相伤害乃至打杀的。若父皇真的砍了魏大人,一定会后悔的。”
     皇帝就冷哼,要是魏宾死了,朕才不会后悔,顶多送他一首诗。
     赵采玉哈哈笑着说:“想必父皇会去凌烟阁,对着魏大人的画像做诗一首,劲条逢霜摧美质,台星失位夭良臣。唯当掩泣云台上,空对余形无夏人。”
     这正是唐太宗在魏征死后写下的哀悼魏征的诗,此刻听赵采玉说来,真是字字入耳,声声有趣,皇帝说不出的愉悦与顺耳,一边笑一边夸赞小十七还是朕肚子里的蛔虫,并说朕改日就跟魏玄成服软,到时候再赏赐他一只金瓮。
     一场剑拔弩张就这么化为无形,两仪殿外,许良方与武月互视了一眼。
     “都说皇上最宠爱十七公主,如今看来还真是的,这十七公主受宠果然是有原因的。”武月低声说道。
     许良方却摇了摇头。
     皇上宠爱十七公主可不是因为她懂事,作为伺候皇帝的贴身老太监,许良方最知道内情了,十七公主喜欢骂脏话,口无遮拦,但又显得娇憨可爱,皇帝每每看到十七公主如此便觉她天真烂漫,个性难得,又因她是向贵妃独女,所以对她更是当掌上明珠。
     可是刚才听殿内,十七公主对皇上说的那些话,哪里还像是过去那恃宠而骄,搅蛮不讲理的十七公主呢?这个十七公主未免太懂事了些,且不是一般的小聪明,貌似有点大智慧啊!
     许良方想到这些,心里有古怪的感觉。
     两仪殿内,皇帝看着赵采玉,心里同样有古怪的感觉。
     他坐在御案后,赵采玉就跪在他一旁,他伸手拉住赵采玉的手,又伸手摸了摸赵采玉的头,眼睛更是盯着赵采玉看得若有所思。
     “父皇为什么要这么看着十七?”赵采玉歪着脑袋,一脸天真无邪笑容。
     皇帝说道:“太子太师夏兰桂说你自从受了这一场伤病后,就像变了个人,他在朕跟前已经不止一次提到你的课业,朕还不相信,今日一见,夏兰桂诚不欺朕,小十七真的判若两人了。”
     赵采玉立即捋起袖子,将自己手臂伸到皇帝跟前来,笑眯眯说道:“父皇,哪里就两个人了,明明是一个人啊,你看女儿的胎记还在呢。”
     楚明珠的手臂上有一块蝴蝶状的胎记,巧合的是赵采玉竟然也有。一模一样的位置,无论大小和图形都一模一样的胎记。
     这还是在一次洗澡的时候,从灵芝口里吐槽,赵采玉才得知的。灵芝说,十七殿下的变化太大了,如果不是殿下身上这块胎记,奴婢还以为殿下是被换了个人呢。
     从此有了这块胎记,赵采玉有恃无恐了,也不特意去装逼了,反正有胎记和离魂症双重借口,她不是楚明珠也是楚明珠了。
     看着赵采玉娇俏又带些小无赖,皇帝“噗嗤”一笑,“朕自己的女儿还能认错吗?你过去不过是没有开化,如今开窍了,就好了,这才是朕的好女儿。”
     这样好的女儿,不能有一桩好婚事,皇帝觉得很对不起女儿,就说柴武德父皇已经把他许给了你七姐,小十七,你别难过,父皇以后还会给你找个更好的,比如尚书左仆射梁国公王桥家的大公子王文直怎么样?
     王文直家世好,才学又好,一表人才,长安第一才子,过去朕也有这个意思,奈何王桥那个鸡贼的老家伙嫌弃小十七你顽劣难教导,每次朕一提及此事他就装傻或者岔开话题,小十七,咱们打铁还是要自身硬,如今你还得到了夏兰桂的夸奖,你的名声都回来了,不怕做不了他王家的嫡长媳。
     我去,皇帝怎么突然乱点鸳鸯谱呢?吓得赵采玉慌不拉几就从两仪殿逃出去。
     她上辈子心里就装着黄演员,奈何现实不允许,所以得不到他,如今因缘际会又让黄演员栽在她手里了,她竟然不要黄演员,而和其他人缔结百年好合吗?她才干不出这种事呢!
     她现在只想立马就去六皇子宫里与黄演员私会,告诉他有人逼她和别人成亲!
     看着赵采玉仓皇逃去的背影,皇帝唤来武月,说道:“武月,你去看看十七公主怎么了?”
     武月领命,立即出了两仪殿,追赶赵采玉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