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全书.3 > ◎第二十五章葵花向日
最快更新罪全书.3 !

    街角的监控器曾经拍摄到公园里恶心的一幕,公园长椅上睡着一个衣衫褴褛的流浪少年,拂晓时分,有辆车从他身边驶过,过了一会儿,那辆车又倒回来,司机下车,低头看着流浪少年,悄悄扒下他的裤子,然后趴在了他的身上。流浪少年惊醒后使劲挣扎,司机未遂,悻悻离开,离开时还想将流浪少年抱上车。

     流浪者除了要面对性骚扰外,还有两种危险:狗和捕捉他们的神秘人。

     洪洞县“黑砖窑”案件轰动全国,31名农民工被拐骗到砖厂,强迫劳动,不给报酬,其中有智障人员9名,还有部分童工。

     雷县磨石村妇联主任韩红莲,非法拘禁数名流浪汉,圈养在深山,限制其自由,将其当成奴隶任意买卖。

     多年前,大泽乡的街道上出现了一个疯女人,她略有几分姿色,皮肤白皙,头发和衣服很干净,应该是离家走失的精神病患者。疯女人常常在集市上转悠,捡拾烂菜叶吃,晚上就睡在卖鱼的水泥台子上或者桥洞下。她的精神时好时坏,桥柱上还有她用石灰写的几个字,告诉路人不要在此大小便,因为这里是她的家。

     人们发现,疯女人的肚子渐渐大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鬼干的。

     后来,疯女人不见了,一个光棍汉在深夜强行将她拖回了家。

     光棍汉叫青山,住在东石鼓村西头的石头屋子里,他家总是很冷,散发着一股臭味,屋外就是猪圈,猪圈外的两亩地里种着向日葵,夏天开着金灿灿的花,芳香从两株向日葵之间,从花瓣的缝隙之间弥漫向整个村庄。光棍汉青山不好意思说是街上捡来的老婆,就告诉村民是买来的媳妇儿。在他的心里,在村民的眼中,买要比捡光彩体面得多。

     村里有好几个人都是买来的媳妇儿,而那些买来的媳妇儿有的跑了,有的已经成了在田里摘棉花的大婶,或者在墙根下晒着太阳纳鞋底的大娘。

     疯女人给光棍汉生了个孩子,呆傻傻的,光阴荏苒,孩子慢慢长大了。

     疯女人清醒的时候,就和正常人一样,犯病的时候,谁也不认识,就连吃喝拉撒都无法自理。她会写字念报,会织毛衣,可她始终想不起自己的家在哪里。

     青山说:俺爷俩打工赚钱去,给你治病,给你把精神病治好。

     疯女人说:治好了,我就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了,你不怕我跑了?

     青山说:不怕,有娃呢,咱家还有葵花,你可喜欢吃瓜子了。

     孩子喊了一声娘,说道:娘,你别跑,治好了病你也别跑,你再疯,也是俺娘啊。

     疯女人说:唉,我也舍不得,我一犯迷糊,又不知道跑哪去了。

     青山过年烧香时磕头许下心愿,父子俩决定去打工,赚钱给疯女人治好病。

     他磕头,在心里对佛祖表示,他这辈子做了一件错事,也做了一件好事。

     他在乡集市上的水泥台子上强奸了一个智障女人,不止一次,这是错事。

     他做的好事是——把这个女人带回了家。

     即使是生活在泥潭里的人,也向往着美好的明天,正如黑暗中的向日葵始终能够辨别阳光的方向。

     疯女人给父子俩各织了一条线裤,这两条线裤她断断续续织了三年。打工前夕,青山将自己的疯媳妇儿托付给本家的二婶子帮忙照看。

     青山说:给她点儿吃的。

     青山的儿子说:别让俺娘乱跑。

     父子俩去打工,从此一去不回……疯女人饿得皮包骨头,无论白天黑夜,像幽灵似的在村里游逛,这是一种迎接的方式吗?她不知道丈夫和儿子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从哪条路回来,这个神志不清的女人偶尔有片刻清醒,她看着村口发呆,用石灰在村前村后都做了记号,她担心自己走出这个村子,就迷失在人海,再也回不来了。

     那间石头屋子的墙上,还有她写下的一个字:家。

     据犯罪嫌疑人郭五交代,郭家兄弟在火车站遇到了出门打工的青山父子。他们都是东石鼓村村民,在火车站有过这样一段对话:郭大对青山父子说:青山,恁爷俩上哪儿干活儿去啊?

     青山说:没啥手艺,去建筑队搬砖,当钢筋工。

     郭大和郭二交换了一下眼神,试探着问:要不,恁爷俩跟俺去矿上干活儿,比干小工挣钱多。

     郭二急忙说:哥,不行,说好的让老三和老四去,人家矿长不要外人。

     青山儿子袖着手问:能挣多少钱,够给俺娘治病不?

     郭大说:多劳多得,比你当小工强。

     青山犹豫了一下,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要不这样,俺跟你们搭个伴儿,去矿上干活儿?

     郭大:那你顶替老三,在矿上你得叫我哥,还得改姓郭,人家矿上不要外人,怕出事。

     青山点点头说:中。

     郭大对青山儿子说:娃儿,你得喊我大爷,喊他叔。

     青山儿子:行。

     郭大说:来来来,喊大爷。

     青山儿子:大爷。

     郭大指着郭二说:喊他叔。

     青山儿子对郭二喊道:他叔。

     郭大照着青山儿子头上扇了一巴掌,骂道:你这个憨巴子。

     郭大再次强调了事情的严重性,因为井下干活儿很危险,小煤窑事故频发,矿上不要生手,也不要外人。郭大和郭二帮青山父子办理了假身份证,再三叮嘱他们不要泄露真实身份,否则煤窑主会解雇他们,连工钱都拿不到。

     郭家兄弟三言两语骗得青山父子的信任,一起去小煤窑打工,窑主与矿工签的合同上面白纸黑字写着:若出现意外,一个指头赔偿50元,一条人命3万元。

     郭家兄弟在井下将青山父子杀害后伪造成矿难,冒充亲人向窑主索要赔偿金。这种杀人骗取赔偿款的罪行,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干过多次。因为街上的智障流浪人员越来越少,他们找不到合适的受害人,所以穷凶极恶的他们将魔掌伸向了本村的老乡。

     杀害青山儿子时,这个刚刚成年、呆头呆脑的年轻人跪地求饶,他哭着说:大爷,叔,别杀我,别杀我,我还得挣钱给俺娘看病哩。

     郭二说:好,你转过身去,别睁眼。

     青山儿子转过身说:杀了我,那俺娘就没人管啦。

     郭大将手中的撬棍狠狠地砸在青山儿子的头上,他说道:你值3万块钱哩。

     郭家兄弟将煤炭堆在死去的青山父子身上,伪造成矿洞塌方的场面。

     比煤炭更黑的是人的心!

     这些煤炭像是堆起的坟头,他们的身上覆盖着远古时代的垂柳和亿万年前的小茴香苗。

     小煤窑的安全措施本就不完善,一旦出了事故,窑主只想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果被煤炭局或者劳动局知道矿上死了人,除了罚款之外,还会面临停产整顿的局面。窑主想尽快赔钱了事,郭家兄弟希望多要一些抚恤金,一边假装悲伤,一边讨价还价,经过一番谈判,窑主拿出钱来,双方最终签订了一个意外死亡与窑主无关的协议。

     一年多时间里,郭家兄弟共杀害了八个人,除了青山父子之外,其余的全是街头找来的智障者。在他们眼里,那些流浪汉,那些智障人士,都是钱,一条人命3万元。对于尸体的处理,他们选择了最简单的方式:掩埋。

     郭二说:火化得要死亡证明。

     郭三说:这都不是事,街上那么多办假证的,身份证户口簿都能办,死亡证明也能办。

     郭大说:问题是,火化得花钱,咱还花那钱干吗呀?

     郭四说:就是,大哥说得对,我看,找个地方埋了就行。

     郭五说:埋了吧,埋了省钱。

     郭家兄弟将八具尸体都埋在了村外的野地里,警方始终没有搞清究竟是谁将一具尸体挖掘出来,又拖到了河堤的土洞里。特案组想到了死者青山的那个疯老婆,对于一个疯子来说,这种怪异的行为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可是,这个疯女人是怎样发现尸体掩埋地点的呢?

     她在墙上用石灰写字,她在路边插上树枝,她在村前村后都做了一些记号。

     这个疯女人担心自己走失,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家,即使是夜里,她也在村中游逛,她一直等着丈夫和儿子回来。

     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她会一直等下去,尽管要等的人永远不会回来。在这个疯女人混沌的心中,对生活有过片刻的温馨回忆吗?她清醒的时候,坐在昏黄的灯光里,给丈夫和儿子织线裤,心里在想些什么?后来,认领死者遗物时,她为什么号啕大哭突然流下了眼泪?

     离开一个人,才知道自己有多么想念他。

     特案组临行时,大泽乡又下起了雨……那个疯女人呆傻傻地站在雨中,看着自己家的石头屋子,墙上有她写下的一个字:家。

     门外的地里栽种着向日葵,已经砍去了头,只剩下葵花秆淋在雨中。向日葵的果实即种子。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路,深知黑夜的冷和雨水的苦,只要走下去,总会遇到属于自己的那朵花儿,那朵怒放的一直在等待着自己的向日葵。

     心中的向日葵,永不凋谢。

     特案组特意去了青山的二婶子家,青山父子俩出门打工时将疯女人托付给本家的二婶子照看,二婶子却连一口饭都没给她吃。疯女人无人管,无人关心,饿得骨瘦如柴,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死掉。

     青山的二婶子为自己辩解,理由是——青山没给钱。

     梁教授拿出一笔钱给了青山的二婶子,这个可爱的老头儿用一种充满威胁的严肃语气说:钱是公安局放在你家的,不要乱花,你们家吃什么,就给那疯女人一口吃的,要是饿死了她,就把你抓起来关进监狱!

     认识的人多了,我就更喜欢狗。——罗曼罗兰2010年10月25日,佩县东关的一个老头儿,天还没亮就起床去晨练。

     老头儿走在林荫路上,此时天色未亮,正值霜降时节,几片枯黄的梧桐树叶随风飘落,街上没有行人。老头儿路过一个家属院的时候,看到路边的护栏上坐着一个人,他以为也是晨练者,打了个招呼,说道:起这么早啊。那人没有回答,老头儿也不介意,头也不抬地从那人身边走过。

     铁护栏有一人多高,而且带有尖刺,那人就坐在铁护栏上。

     老头儿觉得很怪异,他想,那人是怎么坐上去的呢,就不怕扎屁股吗?

     老头儿走回来,他有些花眼,黎明之前总有一段时间特别黑,老头儿打着打火机想看清楚。那人坐在铁护栏上,脚尖对着老头儿,一动不动。老头儿举高打火机,凑近一看,吓得打了个寒战,打火机也掉在了地上,他竟然看不到那人的脸,那人的身体正对着他,后脑壳也对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