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叶凡唐若雪 > 第二十八章 战个痛快
最快更新叶凡唐若雪 !

    (特别通知:每日二更,更新时间为2o:3o和21:oo,如有加更,另行注明!此外厚着脸皮求下收藏和推荐!)

     一片片红色的枫叶落下,几点寒霜如晶莹般附着在上面,踩起来咯吱咯吱作响。

     任太阳的刺眼的光芒都不能生出半分暖意,仿佛已入寒秋!

     少年手持一把三尺来长恍如冰霜一般的短剑,站在山巅,双眼如炽,望着山岚起伏,大河滔滔。

     来中央大世界的第三天,天寒人更寒。

     他原以为北方世界现在天气正是温暖和煦,精灵世界偏南应该更加暖和一些,没想到却是越来越寒冷。

     这一处地方乃是一座高原,海拔足有四五千米,而往前,海拔只会更高,他极目远眺,甚至还能看到一座座的雪山,山尖如剑,仿佛要刺破苍穹,十分震撼。

     “我原本是找蝴蝶精灵来的,结果越走越远,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高原之上,寒风刺骨,还好我是炼气士,若是普通人像我穿得这般单薄,早就冻死了。”

     陈成索性坐了下来,运转炼气诀,天气间的灵气并没有因为在高原之上就显得稀薄,反倒是十分的浓郁。大概是因为人少的缘故,不像在三江门中,那么多修真者,哪里分得过来?

     “嗷呜!”正当他沉入修炼中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阵的狼嚎声,在这一望无际的高原中,几乎没有人烟,更显得十分骇人。

     “哼,我正愁没有一件衣服御寒,这就送上门来了。”

     他站了起来,这三天时间中,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厮杀,只不过都是小打小闹罢了,并没有碰见十分凶悍的猛兽。

     不过,狼群是天生的掠食者,正是这座高原的霸主之一,它们可能没有特别雄壮的体格,但是智慧足以过很多凶兽,而且向来都是靠团结取胜,所向披靡。

     尚方宝剑打着哆嗦,它需要杀戮来让自己变得更强,就如同它现在的主人一般。

     “杀杀杀!”

     这就是丛林,为了能够生存下去,只有杀!

     群狼大概有五六十只,每一只都有半丈多长,怕有一百多斤,比陈成之前世界所见过的狼都要大上一倍。

     它们嗅着食物的气味,很快就聚集过来,大如婴儿拳头般的眼珠露出猩红的目光,长长的獠牙上面还有残肉,口水如雨水般滴落,令人作呕。

     一头狼大概是忍不住了,带着狰狞的目光先冲上前来,锐利的爪子和牙齿有一丝刺眼的亮光一闪而过,似乎在炫耀自己的武力,长长带有刺的舌头伸了不知道多长,仿佛在表示它已经饥肠辘辘,誓要杀眼前的猎物不可。

     凶猛的恶兽从来都不说废话,都是选择最恰当的时机动手,一旦动手之后,便不会留有任何余地。不像人,有时候会因为装比而错失良机,也正是这种野生天性,才会极少失手,从而在大山中往往处于食物链的顶端。

     “好!”

     陈成不退反进,他索性把尚方宝剑收了起来,要战便战个痛快。

     他默念口诀,顿时觉得经脉中的灵气被燃烧起来,充斥身上的每一个角落,如温玉般的骨骼也在噼里啪啦作响。

     他觉得身体变得无比轻盈,纵身一跃,就是五六米高,拳头上也注满了不可思议的力量。

     一拳轰去!

     仿佛可以劈山碎石,那头凶狼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瘦弱的少年,拳头有如此大的力气,还好在紧急时刻它抬起了爪子,只是把爪子给轰断了。

     这就是修真者不可思议的威力,陈成的拳脚上都被灵气包裹起来,所向无敌。反倒是那凶狼的爪子竟然硬生生被轰断,鲜血顿时弥漫而出,空气中都仿佛能闻到血液的腥味,令人作呕。

     “嗷!”凶狼明显也是十分吃痛,但是并没有丝毫后退,反而步步紧逼,受伤只会平白给它增添凶狠,并不能让它心生畏惧。

     狼群是天生的掠食者,一旦饿极了的时候,连强壮如巨象都敢扑上去,也不怕死伤那么几只。

     狼群似乎现情况不对劲,也并不准备什么车轮战,而是一哄而上,誓要在短时间内把眼前的猎物撕成碎渣。

     “杀杀杀!”

     只是几乎抽几口旱烟的功夫,有两只凶狼就被陈成撕碎,而他的身体某些部位也被狼群撕咬下块块血肉,露出森森的白骨,让人一看就觉得害怕。

     “哈哈,我若怕了你们这群狼,我陈成的名字便倒过来读。”

     他的双眼开始变得赤红,明显是杀红了眼,一股犹如野兽般的气息也迸出来,连疼痛也都不觉得,却也增强了他的恶狠。

     “成陈,倒过来读快了的话,也差不多。”

     他不禁自嘲道。

     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那群狼见死了两个同伴,稍微后退准备等眼前的猎物随时松懈下来。

     但是他并没有,而是反冲上来,这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这是真正的殊死相搏。

     炼气士在普通人中,算是出类拔萃,但是在真正拥有野性的猛兽眼里,只不过是稍强的人猿罢了。

     四五十头狼一拥而上,场面极其壮观,却也激出陈成的野性,他全身都颤抖起来。

     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以前身为小说编辑,做事有时候还有点畏畏脚的。修真界未必不像丛林,基础的法则就是弱肉强食,他现在是炼气士还好,到了筑基境才是真正你死我活的时候。

     只是在人类世界不能完全展开手脚,而在丛林里,可以尽情杀戮,更何况这群狼想要吃他,就是全部杀死也不会丝毫有什么内疚。

     “我本心向善,多的是人想要杀我,我怎么可能让他们得逞,从此作恶,便一不可收拾!”

     他突然想起南山刀客的那句话。

     顿时仰天大笑,笑声悲壮且凌厉,充满着豪情。

     “和每个人的经历都足以让我成长,亦如清客所说,命运,当掌控在自己手里,任谁都不能更改半分,杀!我要杀他个天翻地覆!”

     眼看,四五十头狼冲向面前,他的眼睛如鲜血般猩红,相比起狼是猛兽,是凶兽,他就是猛兽霸主,凶兽之王。

     不知多长时间过去了,他浑身浴血,狼群也减员近半,不堪再减少下去,又仿佛是嗅到了什么气味,纷纷拔腿就跑。

     此时已经到了晚上,树林里一片黑暗,皎洁如月华亦变得有些黯淡无光。

     有的只是沉寂,是阴沉,是冰冷,让人觉得有些恐惧,地上的血腥味和空前的沉寂有如实质一般凝结起来,仿佛人间地狱,令最坚毅的人到了此处都会作呕,甚至担惊受怕。

     偶尔一阵雄鹰的唳声在树林上空盘旋,更添惊悚,似是闻到血腥味,不少夜行的兀鹫从老远飞了过来,看着站立的少年,却都不敢上前。

     良久,他喘了口气,累,实在是太累了。

     “吼!”突然,一阵巨大的咆哮声仿佛要震碎山岳,刺破天际,从远处滚滚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