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叶凡唐若雪 > 第二十九章 人熊
最快更新叶凡唐若雪 !

    不远处,一头身高足有两丈还多的人熊闻着气味赶了过来,伴随着阵阵的怒吼和咆哮声,足以令这附近的所有飞禽走兽都胆战心惊。

     这是一头真正的丛林霸主,向来都是所向披靡,一拳可以轰碎巨石,令再经验老道再身经百战的丛林猎手都避之不及,它全身的黑毛已经黑到了极致,甚至带有一丝光泽。

     陈成惊恐万分,他原本以为战退狼群,可以好好休息一番来恢复灵气,没想到又要面对一头如山岳般高大的巨兽。

     这头人熊已经极其饥饿,迈动着粗大却并不显拙劣的步伐扑了过来,一把抓起一头凶狼的尸体,啃吃起来。

     它原本对死物是不怎么感兴趣的,但是无奈他的体形太过庞大并且伴有极其难闻的气味,令猎物在老远都可以感受它的到来,然后仓皇的逃窜。

     那头巨兽张着如脸盆般的大嘴,正吃到一半,突然看到了陈成,这是什么?它久居深山,从来都没有见过人,不由得十分惊讶。

     它从这坨肉的身上仿佛嗅到了什么十分可口的东西,而且对自己来说十分滋补,只要把他吃了,自己的身体可以变得更为壮实,关键是这股能量可以储存很久。

     “嗷呜!”它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起来,但是在陈成听来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明显这头人熊正在蓄力,就是要一巴掌给自己拍碎不可。

     “怎么办?我身上的灵气用得七七八八,已经是强弩之末!”

     陈成也死死地盯着这头人熊,他握紧拳头,而另一手则悄悄摸向腰间,要绝境反杀,得倚仗尚方宝剑不可。

     “呼!”在那人熊蓄力的时候,宝剑出鞘。

     一丝寒光闪过,几乎要刺破了人熊的眼睛,在那道寒光之下,人熊的眼神变得更加狰狞和凶狠,但是它又不知道怎么觉得,一丝危险的气息正在逼近。

     不过管不了那么多了,丛林法则,从来就是你死我活,若说弱肉强食,也得先分个高下来,再来决定究竟是谁吃谁。

     “好!”

     宝剑在手,陈成顿时就觉得有了几分底气,他靠着这把宝剑在震宫层的时候杀了南山刀客。那南山刀客乃是一方豪杰,还要做武林盟主的人,相比起这人熊,只是体格小了些罢了,气力倒也丝毫不差。

     更何况陈成已经是中宫层,气走丹田,浑身抖搂,唯一可惜的就是刚才战狼群的时候,把灵气用得差不多了,这是轻敌的缘故,若是早掏出尚方宝剑,估计是一边倒的杀戮。

     狮子搏兔,尚需全力,以后不能这么任性了,即便是想要磨练自己,也得量力而为。

     他虽然这么想,但是真正若再来一次殊死搏斗,恐怕他还是会这么干,人就是这样,往往身临其境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而事后才觉得后怕。

     看似想了半天,其实在他脑海中也不过是瞬间的事情,他是修真者,思维比以前更加活跃。

     而眼看着人熊也蓄满力气,有如排山倒海之势,连吼带叫着扑了过来。

     他倒也不慌不忙,整个身体变成弓形,步走七星,只是一剑。

     人熊两只如脸盆大的熊掌砸在了陈成的身上,而他的一只熊掌也被宝剑给生生斩断。

     宝剑极其锋利,仿佛只是轻描淡写地一下,而人熊似乎丝毫不感觉到疼痛,它还没有想到自己的熊掌会被斩落下来。

     “呼!”陈成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他被人熊给一掌拍飞,硬生生砸在了地上,连五脏六腑都仿佛被震出血来。

     一股钻心的疼痛顿时在遍布全身上下,灵气耗尽,不能保护他的肌体,他早就想到了这种结果。

     他勉强自己站了起来,宝剑支撑着他,一丝鲜血在嘴角滑落,这是内伤形成的淤血。

     “嗷呜!”人熊现了一击得逞,仰天咆哮,响声如滚滚巨雷,附近传来一阵鸟兽的惊叫声,然后便是窸窸窣窣逃跑的声音,它们要离得远远地才好。

     人熊也并不顾自己有一只熊掌被斩落,又是边吼叫着,边冲了过来,陈成无从闪躲,眼看又要被一掌给拍飞。

     他的眼角划过一丝寒意。

     “吃掉他!”他咆哮道,他的另一手早就伸进怀里,摸出了方盒子并将它打开,顿时四五只长了角的食人鱼扑了出来。

     它们已经长了角,可以短时间在空气中生存,而且借着跃出水面那一下的弹力,一下子就紧紧咬在了人熊的身上。

     特别是那断了的熊掌处还流淌着鲜血,那简直是绝美的食物。

     人熊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只觉得浑身被咬得又疼又麻,而且怎么都挣脱不掉,顿时十分惊恐,开始在地上打起滚来。

     然而那几条食人鱼仿佛跗骨之蛆,哪有食物在前,会松口的道理?

     纵高大如人熊,也不由得慢慢停止了呼吸,食人鱼除了食人血肉,还能把魂魄一口吸出,那人熊失了魂魄加上流血过多,根本没有反抗的力气,任由自己的躯体被食人鱼给分吃得一干二净。

     陈成本来不想动用食人鱼,因为这头人熊的皮毛极其雄厚,绝对是制作御寒衣物的上好材料。

     况且他还没有吃过熊掌,以前那个世界的熊是保护动物,这个世界就不同了。

     不过鱼与熊掌不可得兼,既然熊要杀死自己,就索性舍熊掌而取鱼者也。

     他突然又有了一丝明悟,只不过眼下并不是理清头绪的时候,他收起食人鱼,并把方盒子放进怀里。

     他要盘坐在地上恢复灵气,否则在这个夜晚,不知道还有多少奇形怪状的凶兽会把自己给撕碎。

     只觉得浑身的骨骼都被震得粉碎,相比起五脏六腑几乎乱成一团,这仿佛还算好的,也不知道那人熊究竟有多大的力气,竟然如此蛮横。

     这时,一群兀鹫仿佛现人熊已经死了,它们本来就没有飞远,突然看到地上盘坐的少年,顿时各个眼光一寒。

     “吃了他!”

     “吃吃吃!”

     它们的心里在疯狂地咆哮着。

     只是几乎一瞬间,它们全部都按耐不住,俯冲下来,它们长长的巨喙比钻头都要尖锐。

     这就是丛林,任何动物都是凶兽,而且一个比一个阴险,它们会找准各种机会把食物给撕碎,然后吞进肚子中。

     “嗯?”陈成正在恢复身体,突然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来临,马上又站了起来,挥舞着宝剑,寒光一一闪过。

     人为财死,而鸟正为食亡,只是片刻之间,地上洒满了黑色羽毛,在这个本就沉寂冰冷的夜晚,更添了许多阴寒。

     那地平线上,一轮阴沉的白光格外的明亮,却又如一张巨嘴,要把一切都吞没!

     他实在支撑不下去了,突然眼睛一黑,然后倒了下去,似乎整个世界对于他来说,已经不再重要了。

     那些令世人千愁百转的生离死别、恩怨情仇,仿佛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笑话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