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叶凡唐若雪 > 第四十四章 大衍神图
最快更新叶凡唐若雪 !

    “你等百般计谋已经尽皆用过,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我就要把你们闹得天翻地覆不可!”

     陈成钻进方盒子,让方盒子随着水流流出宝塔,又马上钻出盒子,这下也管不了许多了,若是等精灵王回来,恐怕自己早就尸骨无存,也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

     想想还真是有些后怕。

     “魔头,别猖狂,自有天收你!”那精灵也是没了手段,说话间也没了之前的底气,精灵王正在外面被一个长胡子魔法师给缠住,要是精灵王回来了,还能容这魔头这么嚣张?

     陈成听到这里,心里一想,估计精灵王果真有什么事情回不来,之前他大闹一场,也不过是因为蜂王浆饮用过多,产生副作用从而急火攻心罢了,这下子倒是有些冷静下来。

     那群竹蜂武士不知道陈成在想什么,看他出来的时候,也都是吓了一跳,此时也都是围而不上。

     “哼!”他眼看蜂群也死伤不少,顿时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冷哼一声,就要离开精灵王座,不过出口究竟在哪里呢,他去过几个房间,连个天窗都没有。

     “不行的话,我去地底看看,大不了给它掘地三尺,挖出个通道出去。”

     他心里默默想到,说干就干,向下扑去,那群漫天的竹蜂见陈成要离开,顿时都不知道该不该追,皆面面相觑,看着精灵,似乎在等待指令。

     “哼!”谁成想,那精灵的眼角划过一丝寒光,抬手让竹蜂群停止进攻,果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过去啊!

     上河县驿馆。

     “报告少监大人,有好些时日没有听到那个炼气士的消息,不知道是出了什么情况?”

     少监依旧在蒲团上盘坐休息,这时,一名武士前来拜道。

     “嗯?本官还以为他是潜龙在渊,亦或者于心有愧呢躲起来了呢,不过,任他百般手段,又如何能逃出本官的手掌心!”

     他赫然站起,负手而立,眼睛中闪过一丝毒辣的寒光,令面前的武士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且容本官算算!”

     他从怀中取出一副宝图,比寻常八卦九宫图都要复杂了许多。

     阴阳家卜人命运,先是掐指,后是掷币,又有龟壳八卦罗盘等各种各样的器具,视不同的阴阳家,器具都不同,而测试的结果的精准度也千差万别。

     “大衍神图!”

     这是他赖以成名的法宝,之前测卜尚方宝剑和魔法师小组的下落都全是仰仗它,此时也不得再拿出来使用。

     他坐在一张椅子上,闭上眼睛,左手掐指,好似移星换斗般,默念咒语,顿时大衍神图光华四溢,各种玄机应运而生。

     “好家伙,才没多久就跑去了中央大世界,嗯?那个魔法师也不在上河县,不过他法力深厚,我无法测出,要是有云笈七笺就好了,可惜可惜,不过这上河县其余的魔法师和剑士刚好可以一网打尽!”

     他一下子站了起来,浑浊的老眼顿时变得有几分清明起来,似万千星辰黯灭,唯他一颗独亮。

     “大人,请问接下去该如何行动?”

     那武士在一旁悄声问道,这种种玄机,他看在眼里,觉得十分恐怖,有种命运被人握在手里的感觉。

     “嗯,你现在去调集所有的武士,待本官寻个吉时,伺时而动。”

     他眉眼一皱,说道。

     “遵命!”那武士得令就想快点离开这个房间,任谁都不喜欢命运被人握在手里,和阴阳家一起待久了,搞不好自己也会变得阴阳怪气的。

     他正转身要出门,突然感觉到身体一轻,再低头时,不由得又转过头来,口里满是鲜血,想大声喊,却没有力气,想说什么都说不出来。

     “大人,你!”只有口型,声音却未出,然后他头一倾,倒在了地上,死都不能瞑目。

     “咳咳咳,这大衍神图每用一次就要耗费我无数的生机,也不能怪本官,若是任务没有完成你回去也是要死!”

     少监咳嗽了几声,嘴上颤颤巍巍地说道。他眼中充满着阴鸷和寒意,嘴里也满是血,却正是那名武士的血,他低下身,将武士的眼睑抚下。

     “命运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我能通晓甚至更改别人的命运,却从来都不会知道我自己的命运,这算不算得上是阴阳家的悲哀呢?”

     从他得到大衍神图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不再是普通的江湖术士,从此专为帝王效命。

     帝王心,最难揣摩,甚至不能够揣摩,身为阴阳家,能够位极人臣,却也会随时被一巴掌给拍死。

     精灵世界虽然号称大世界,却也有不知道多少个精灵国,大燕的帝王乃是真正的天子,绝非那些半调子精灵王可以比拟的。

     这时候又有一个武士进门来,突然看到地上还没来得及处理的尸体,又看了眼少监狰狞的面孔和嘴角的血迹,顿时骇然,浑身都打着哆嗦,原本想要说什么却一下子说不出声。

     “此子勾结魔法师,已经被本官处死!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少监抬起头来,说道。

     “回…回禀大人,小的近日在街头闲逛,听有人正在议论阴阳家,说阴阳家都是…”

     他原本就不知道该如何说,又看了眼地上的尸体,更是不敢说下去。

     “说什么?”

     少监最近一直以来都感觉有什么不妙的事情会生,听到这里,顿时心里也是一惊。

     “说…”少监越是吼他,他越不敢说,顿时就差点吓哭了。

     “啪!”

     少监大雷霆,用力拍了下桌子,大声喝道:“到底说什么了?”

     “回…回禀大人,他…他们说阴阳家都是妖言惑众,自…以为卜人命运,其实专…门害人,还…还说…”

     “还说什么了?”少监一脚把武士给踹倒在地,简直是废物。

     “还说阴阳家自己气运将尽的时候,就会剥夺他人的生机!”他索性直接痛痛快快地说出来,本来他是不信的。又看了眼地上的尸体和少监满是狰狞的脸和嘴角的血,顿时就全信了,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共事简直就是与狼共舞,剥夺生机这玩意儿实在太恐怖了。

     “老子…本官放你全家的臭狗屁,是谁在妖言惑众,那些寻常百姓从哪里听的这些谣言,你给本官说出来,说不出来,你就是死罪,你知道么?”

     少监一把抓住武士的领子,他气得差点喷一口血出来,眼睛睁得跟拳头那般大,怒不可遏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