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叶凡唐若雪 > 第五十八章 斩陈任(三)
最快更新叶凡唐若雪 !

    陈成在白驴子上,悠闲地看着敌军,正不知道说什么好,索性便什么都不说。

     这不是陈成少爷么?什么时候变成了竹蜂军主帅,简直诡异。

     虽然说这次来竹蜂一族打的旗号就是救陈成,但是旗号毕竟是旗号,要目的还是掠夺资源罢了。

     “好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刚好二姨太给我打了招呼,见到你就是杀!”

     陈任在心中默念道。

     而他手下许多士兵也一下子认出陈成了来,那不是陈家的少爷么,怎么时候混到竹蜂一族去了。他们原本得命就是因为陈成被竹蜂一族精灵王给抓走了而过来救他,看这情况也不像是被抓走了的样子啊。

     于是,一时间全部都面面相觑,更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

     正在这时,陈任突然厉声喝道:“好,你这小子,身为陈家少爷,居然私通竹蜂一族,我陈任就替家主,替家族灭了你!”

     什么?

     他要杀了少爷,虽然陈任是他们的直接上司,但是杀少爷这件事,非同小可,若是被家主知道了,恐怕他们也逃脱不了干系。

     其中更有一名七层的气士站了出来,喝道:“陈任你这厮莫不是以为立了头功,就可以对少爷下手了,你这是背叛陈家,你这是自寻死路,你知道么?”

     听见这话,一时间群情激奋,许多将士也都站了出来,纷纷出声对陈任进行指责,要他们抛头颅,洒热血,杀竹蜂武士还行,但是对少爷下手,那是为虎作伥,万万要不得。

     陈成已入兑宫,听觉也比以前灵敏许多,对面吵起来了,他怎么会没有听到。只是没想到的是,这个陈成之前虽然是个废柴少爷,但是本家族的人还是认可的。

     不由得有几分得意,这种感觉还真是爽歪歪。

     “你找死!”

     陈任被众人指责,脸色一红一白,顿时就恼怒起来,长枪一挺,连气功技都不使用,直直一枪,就把那带头的气士给挑落马下。

     果然不给点颜色看看,这些人还真不知道花儿究竟是怎么红的。

     他是气师三层,修炼的更是上品气功技破雷法,而且身经百战,绝非等闲三层的气师可比,故此颇得二姨太看重,就是捅出了天大的篓子,也有人给兜着,还怕个什么?

     再者说,只要杀死陈成,陈志未来接任家主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自己还不是飞黄腾达?

     在他眼里,陈成不过就是个废柴少爷罢了,能有什么能耐,他从来都不会觉得陈成能在三江门中学到什么花样出来,竹蜂一族果然是无人了,居然派个废柴来应战。

     简直是滑稽,简直是可笑!

     他一枪挑落那名气士,顿时场上就安静了下来,那些人还想说什么,都闷在肚子中,待会儿只要不出手就好了,说不定关键的时候,就要倒打一耙。

     “好你个陈任,滥杀无辜,果然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陈成本来还感受这种爽意,突然看到陈任手起枪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看来这个陈任是非杀自己不可。

     索性也就开始挑衅了起来,他虽然只是兑宫层,但是真气雄浑,等闲筑基境一两层的修士也比不得,而且还有诸多法宝,这些全部都是他的助力。

     “战!”只有在战斗中才能够突破,他一声大喝,拔出尚方宝剑催着白驴子冲出阵前,要和陈任决一死战,不过架势着实好笑。

     “哼,果然废柴就是废柴,不堪大用,若是一拥而上,说不定我还会有所忌讳,但是单挑,真当我破雷法是开玩笑的么?”

     他心里默默念到,眼角划过一丝阴险的笑意,也并不多话,跨马而出。

     一寸强一寸长,他这长枪也并非籍籍无名,名号破军,也不知沾染过多少鲜血,长足有一丈,乃是锟钢所制,乌黑得锃锃亮,而枪头更是十分锋利,时有寒芒闪过,以显示它的不凡。

     一马一驴眼看就要碰撞到一块,陈任的眼中寒光一闪,一把把长枪掷出,杀人就要有脑子,尽管他对自己的实力非常有自信。

     “不好!”

     陈成心底一惊,他原本还以为要和陈任过上几招,谁知道这人脑子这么阴险,不过他也是当机立断,一跃而起,堪堪躲过长枪,而那把长枪也正好从他的脚底滑过。

     “好险!”

     陈成又落到白驴子上,还好他也是身手不凡,等闲炼气士,这一下子非得被刺个穿心透。

     陈任见一击没有得逞,也是一跃而起,一把接过长枪,当头劈下,长枪虽然是枪头锋利,但是本身也十分沉重坚硬,这一下砸下去,若是命中了,也非得把脑袋砸开花不可。

     “好手段!”

     陈成并不虚他,宝剑寒光一闪,硬生生抵过这一击,不过他也不好受,这一劈,力道极大,比他之前遇到过的对手都要强横许多。

     精灵王纵然强,但是毕竟大多数时间在装比,不像陈任,枪枪都是杀机。

     陈任仗着马快,来回又刺又挑,甚至连气功技都没用,完全靠的战斗的本能,虽然陈成都尽量躲过,但也被砸得浑身都不好受。

     “好!”

     陈成一声厉喝,又是一跃而起,弃了白驴子,真正战斗的时候,驴子反倒拖累了他。

     他在半空中翻了个跟头,站在了地上,宝剑又回鞘中,负手而立,死死地盯着陈任,这家伙方才也没有使用绝招,完全靠的是战斗技艺,他是看在眼里。

     “没想到你这一去三江门,果然学了些手段,不过在我看来,不过是婴儿学步罢了,简直滑稽,我正好取了你的性命。”

     陈任脸上露出一丝轻蔑,但是也不敢小视陈成了,他虽然没有催气功技,但是气功炼体魄,强精神,他一身力量也是大得无匹,对战同级别敌手,都可以保持不败。

     没想到陈成虽然敌他不过,却每次都堪堪躲过,这绝非运气使然。

     “哼,说大话谁都会,要战,便来吧!”

     陈成刚才也是想检验下陈任的战斗技艺,果然非凡,不过他现在有诸多法宝,未免没有一战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