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叶凡唐若雪 > 第五十九章 斩陈任(四)
最快更新叶凡唐若雪 !

    “杀!”

     陈任一声厉喝,长枪似一条蛟龙,仿佛要吞没一切,他修炼的气功技破雷法攻击十分凌厉,枪枪带有电蛇,哧啦作响,等闲筑基三层的修士都敌他不过。

     更何况陈成才是炼气九层,足足三个小境界,真气差了何止十倍?

     修真本来就是追求自然之道,相比起气功,明显气功更适用于打打杀杀,方才互相试探,陈成已经就不是对手。

     不过陈成也丝毫不惧,因为碰到这样的敌人,你愈是惧怕,反而死得愈快,只能放手一搏,说不定还能求得一线生机,若是功法巧妙,还能反杀。

     他就是这么想的,索性紧守心神,免得被陈任的气势给恐吓住。

     步走七星,整个身心于自然契合起来,这是震宫层就已经能掌握的技艺。

     剑随心动,出鞘,划过漫天剑光,似乎要与日月争辉。

     他要在远处驭剑,一寸长一寸强,武器没你长,我便在远处打击你。

     “好,你这把宝剑仿佛有帝王威仪和无尽的杀意,但是你舞这剑,就是太阿倒持,我刚好需要换把武器,这把剑归我了。”

     陈任眼中闪过一丝贪婪,挺枪便打。

     顿时剑光和电蛇斗得仿佛洒落漫天光辉,长枪胜在厚重,而剑强在灵活多变。

     一时间,剑枪碰撞了无数次,陈成只觉得胸腔血气膨胀,而且全身似被雷电给电的酥麻,不由得打起了哆嗦,差点失了心神。

     破雷法,果真非凡,这还是没有直接持剑硬悍,否则非被雷电把内脏烧坏不可。

     陈任眼看陈成似乎支撑不住,脸上划过一丝笑意,一枪把宝剑扫飞,仗着马快,冲了过来,他要一枪挑落陈成的头颅,终结这场虐菜的游戏。

     “哼!”

     陈成一声冷哼,他技远不止如此,又从怀中掏出永镇天魔塔。

     “永镇天魔塔,给我镇!”

     一声厉喝,宝塔顿时化作数丈大小,洒落森森魔气,直直向陈任头顶砸去。

     宝塔坚硬非常,气师和同等级筑基境修士几乎没有办法打破,而宝塔除了可以摄人,本身就可以用来砸。

     陈成才拿到宝塔,不得其精要,索性当砖头使用。

     “雕虫小技!”陈任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宝塔给砸到脑袋,同样一枪扫飞,那宝塔滚落在地,砸起一地尘土。

     然后他就看到陈成一脸惶恐的表情,心中大喜,黔驴技穷了么?他仿佛可以看到陈成脑袋搬家的样子。

     直直一枪,几乎用尽全身力气,陈成若是被刺中,性命顷刻休矣,那上面附带的雷电恐怕会在眨眼之间就把他的身体给烧成灰渣。

     在场所有人都大叫不好,没想到陈任狠辣如斯!

     “去死吧!”

     陈任一声厉喝,他丝毫不会手下留情,对他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不过,陈成又何尝不是如此,他脸上划过一丝狡猾的笑意,陈任顿时觉得心中麻,暗道不妙,转眼想到,一个炼气九层的炼气士若没有百般把握,怎敢随意越级挑战?

     果然是一肚子心机。

     陈成方才砸出宝塔,就是为了让陈任以为他无计可施,否则非把他装进宝塔不可,不过,装进宝塔干什么?还不如直接杀死,这样来的痛快,这家伙想致自己于死地,就是片刻也不能留他。

     他打开方盒子,一股水流喷涌而出,陈任猝不及防,正准备一跃而起,而那股水流却本来就不是冲他,那匹马被这股水流一冲,顿时感觉马失前蹄。

     陈任只好弃了马,不过他原本是借着马的冲势,一枪刺来,没了马,倒是无妨。

     “好!”

     陈成也并不打算躲闪,因为躲是没用的。

     飞镖现,鱼群出!

     陈任借势而出,被八只飞镖和鱼群冲来,顿时大骇,他想要跳转枪头,却不能向平常那般轻松自如。

     飞镖在他身上割开片片伤痕,虽然不致命,但是百头长角食人鱼,专门找被飞镖割伤的伤口咬去。

     陈任何时见过这种怪物,顿时催破雷法,连连电死几头食人鱼,令陈成一阵心疼,不过也没有办法,只能任之屠鱼。

     他索性一跃而起,就是数十米,一把拿过宝剑,从天而降,硬生生向陈任头上插去,尚方宝剑锋利无匹,就连荒龙的皮肤都可以轻松切穿。

     “啊!”

     陈任正在屠鱼,一下子无暇顾及陈成,被他一剑当头插下,顿时血喷如柱!

     陈成还不放心,一脚把陈任的身躯踢入方盒子中,顿时染红一大片水,而陈任身上的雷电在方盒子中不断蔓延,又连连电死数十头食人鱼,极其夸张。

     这一战,真可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食人鱼损失惨重,不过它们的血肉连带陈任很快就被剩下的食人鱼分吃,倒也不浪费丝毫能量。

     一时间,剧烈的反转,令在场所有人和精灵全部都惊骇起来,炼气九层炼气士斩杀气师三层,而且方才一战,其实不过是数个瞬息之间,简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此子了得,这一战,可以拿出去吹一辈子了。

     然而,他的每一战几乎都是越级对敌,这次虽然惊险,其实也算不得什么。

     “好好好!不愧是我兄弟!”

     陈志在帐中,听到外面打得正热闹,早就在辕门旁看得一清二楚,他原本还在为陈成即将要被陈任杀死而感觉到遗憾,却没想到陈成竟然可以反杀,心中也是十分骇然。

     他已经有些跟不上陈成的脚步了,就在几个月前,这厮还是个废柴。

     三个月前,陈成被送到三江门,一个半月前,炼气成功后昏迷,又在三江门修炼十天,开始历练,前前后后,花费了一个月,而来精灵世界,不知不觉已经有近半个月了。

     三个月,一个公认的废柴突然逆转,成功修炼到炼气九层,不可谓不夸张,最关键的是,越级斩杀气师三层,虽然仗着法宝众多,但是运气何尝不是实力的一部分?

     这三个月,陈志在陈家,才刚刚从气士八成修炼到气士九层,这样的一个近乎妖孽的兄弟,又该如何面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