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叶凡唐若雪 > 第六十九章 恶魔来袭
最快更新叶凡唐若雪 !

    牧师被驱逐出镇之后,嘴上还一直骂骂咧咧的。

     “不行,我得赶快去城邦中找那个大人物,不能再拖下去了,要是被那小子跑了就不好了。”

     想到这里,牧师加快度奔跑起来,他并没有骑马,跑起来还是挺累的,不由得有一丝绝望,这去城里得要多长时间阿。

     最关键的是,他已经离镇子有一段距离了,他回过头来,一眼望不到镇子,莫名的开始慌张起来,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白衣服的,你去哪儿?”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人喊他,不由得紧张起来,这里四处没个人烟的,好吓人。

     “你…你是谁?”

     他转过头来,看着眼前的那个人,黑头黑眸子,一样的年龄,但是怎么都感觉眼前这个人脸色更加诡异,而且始终保持着一种莫名的坏笑。

     他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

     “我?名字重要么?对了,不如本恶魔给你个机会,为一个未来伟大的恶魔取一个霸气的名字,我就不吃了你,怎么样?”

     少年一脸狰狞的笑容,死死地盯着牧师,恐怕牧师只要一跑,他就会如箭冲过去,将之撕得粉碎。

     “你…你是恶魔,不过我怎么会跟一个恶魔苟合,你放马过来吧。”

     牧师当然不会相信一头“恶魔”的鬼话,那样只会让自己死得很快,索性反过来厉喝道。他相信他日夜祷告的神明会与他同在,在最危难的时刻,出来营救他。

     “好,很好!”

     少年仰天大笑,终于有一个人称呼他为恶魔了,不由得心中一阵快意,他之前也杀了不少人,不过没有人敢称呼他为恶魔。因为,他们都害怕得不行,一直坚称他们看到的是英雄,是勇士,而不是恶魔。

     牧师终于放下一口气,开始在胸前画起十字架来。

     然而,很快他就没有机会做下一次清晨的祈愿了。

     “不能在这处逗留了,我隐约感觉到会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向这个地方赶来,我要跑,西方世界那么大,总有我的容身之处。”

     过了一会儿,少年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眼睛一定,朝着一个方向奔去。

     良久,一个身影来到此处,他用鼻子嗅了嗅,闻到了一股若隐若现的血腥味,顿时脸色一变,喃喃道:“这头恶魔的实力越来越强大了,而且身法十分诡异,虽然目前还很弱小,但是实力成长的潜力简直可怕,他身上可能有个隐藏自己气息的法宝。”

     他脸色不由得一变,又见天色已晚,干脆去塔纳镇休息一晚,再做计较。

     “好好好!”

     教堂门口,陈成鼓着掌走了过来,刚才镇长把牧师给放了,他是看在眼里的,不过对于这样的一个小人物,他是不放在心上,反正杀死也好,驱逐出去也好,结果都差不多。

     主要是,眼不见为净。

     “天使大人,您来了。”

     镇长大人一阵汗颜,他把牧师给放了,相信陈成一定知道了,正不知道如何去解释的时候。

     “区区一个低等级的恶魔而已,谅他有多**力,本天使心胸宽广,怎么会去理会一个小小恶魔的死活?”

     装比又开始了。

     “嘿嘿,天使大人果然不凡,既然俗事已了,可以开始谈收徒的事情了吧!”

     镇长抓了抓后脑勺,又是拍马屁,又是把自己的事情推到前台,让陈成解决。

     “暂时还不行,你还需要守斋七七四十九天方可,你平常没少干坏事,只能通过守斋来向天上的神仙来禀明自己远大的志向!”

     陈成看上去说得头头是道,实则纯粹胡编,不过听得镇长一愣一愣的,原来如此,看来想要当天使的徒弟,还不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七七四十九天?早就混到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再者说,就是七七四十九天过了,还在塔纳镇,还不是可以扯别的理由。

     他心里则想到,看来自己颇有当神棍的风范阿。

     正当陈成和镇长各自心怀鬼胎地在街头闲扯的时候,一名身材佝偻的老者进入了塔纳镇,现在已经到了晚上,街上的人并不多,陈成一眼就现了他的存在。

     老者一副闲庭散步般地在镇子中边走边看,看上去十分慈祥普通的一个老头,但是陈成总是感觉到不对劲。

     但是有什么不对劲,就是不知道,反正就觉得十分诡异,不过既然不找自己的事,也就不去管那么多了。

     不过他不去管别人,别人不一定就不会管他,

     “咳咳!”

     那名老者缓缓走了过来,轻轻咳嗽了两声,步伐看上去虽然很老迈很慢,但是陈成感觉到对方度很快,这一定是错觉。

     镇长看到一个老者走了过来,本来觉得十分晦气,不过现在不是要跟着天使学习么,倒也没有之前那么嚣张跋扈了。

     “小伙子,你和一个人很像!”

     老者突然开口说道,虽然没有针对哪个,但是陈成分明知道老者就是跟自己在说话。

     很像一个人?也太诡异了吧,总不会在西方世界也搞出一个什么身世出来,那样太过于夸张了。

     “当然,不是说长相很像,有种很相似的气质罢了,但是仔细一分辨,又有比较大的区别。不过,你不要误会,我并没有恶意,我只是好奇,一个小小的镇子,怎么会有北方世界的人。”

     陈成还不知道高畅的事情,顿时就有些莫名其妙,根本不能理解老者话中的意思。

     “我有种预感,我们西方世界会爆一场大危机,而我从你身上能察觉出,解决这场危机就要靠你了。”

     老者又走了过来,在陈成肩膀上轻轻拍了拍,意味深长地又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离开这边,向远处一个小酒馆走去。

     陈成又是莫名其妙,什么这危机那危机的,自己又不是救世主,干嘛平白无故要解决一场什么莫名其妙的危机,搞不好就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了。

     而且根本没有什么好处,自己又为什么要去做?

     “我想知道,到底生了什么,老先生。”

     小酒馆中,老者正在食品一盘干烙饼,看上去虽然不怎么好吃,不过老者依旧吃得津津有味。

     而陈成则坐在老者的面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