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叶凡唐若雪 > 第七十九章 斩草除根
最快更新叶凡唐若雪 !

    “又是一具阴沟里的尸体!”

     夜幕下,一个男孩一脚把一个刚被他杀死的人给踹入下水道中。

     恐怕第二天白天,头领的小弟们就知道大哥死亡的消息,那时候就会是连绵不绝的报复,而他要做的就是斩草除根,把一切能够威胁到自己的敌人都踩在自己的脚下。

     “神明,我向您忏悔,希望您能够宽恕我的罪行。”

     一个牧师正在家中跪在一尊神像下面连连祈祷着,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那就是死亡,他畏惧,十分害怕,跪着的脚依旧在打着哆嗦。

     “说,你的罪行!”

     这时,他不知道谁这么说了一句,但是他误以为是神明的拷问,连连磕了几个头,说道:“我为了两个金币,撺掇他人拆了几间民房,我的同伙在不经意间失手打死了一位老人,但是为了掩盖罪行,我不得不找了一个无辜的人顶桩。”

     “还有呢?”

     “还有,我今天和一个有夫之妇苟合了,但是我本意并非如此,我也不过是给她开光而已。”

     “不是这!”

     一声暴怒喝道,一下子把牧师给吓了一跳。

     “神明啊,请求您一定可以宽恕我,我是您最忠诚的信徒,这所有的罪行,都是为了给您献上最好的供奉和祭品而已。前几年,我和另一个牧师喝醉了,闯入一间私宅,想拿点水喝…”

     “只是拿点水喝吗?”

     那声音打断了他,他不由得脚下一阵哆嗦。

     “其实是偷点东西,被主人现了,然后我担心事迹败露,就把他给掐死了,当时还有个小男孩,我并没有下的去手,证明我原本就是存有良抿之心的。”

     “咚”的一声,一个圆球状的东西滚落到了地上,他吓了一跳,这是神明赐给自己的神佑之物么,他不由得大喜,马上爬过去抓起来一看。

     “安德烈牧师,是你!”

     他变得惊恐起来。

     良久,一个瘦弱的身影从房间中走了出来,眼角还噙满泪水,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大仇终于得报。

     这是一个杀戮的夜晚,老天爷并没有因此而降下细雨,因为这原本不过是这座表面繁华的城邦背后的缩影而已,每天都会有许许多多的恩怨情仇上演。

     “走吧,既然大仇都已经得报,就无需再心怀仇恨,你所需要的就是怜悯之心,当然对于一个企图对付你的人,你干掉他,就足够了。”

     泰隆站在夜幕下,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一个晚上,他杀了二十多个人,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

     随着干掉一个个的仇人,手法也越来越娴熟,他甚至不需要扑过去用匕或者飞刀扎到一个人的心脏,对于使用飞刀,已经可以收放自如了。

     他谓之,斩草除根。

     当然,还有一些无法反抗的人,他会刺破他的大动脉,让他在惊恐中缓慢死去。

     他谓之,刺客诡道。

     一个刺客,一个杀手去杀人,更要在心理上深刻地打击他,相比起用飞刀斩杀掉敌人,活生生的吓死一个人,那种感觉最美妙。

     当然,还有一些难缠顽固份子,不得不用飞刀悄无声息割破他的喉咙,以免让自己暴露或者受伤。

     他谓之,割喉之战。

     只是他这些技巧都不是非常娴熟,不能领悟更新的杀人技艺,所以一切还需要再磨练。

     “人呢,不能总是活在阴暗中,更应该想向往美好的生活,杀戮的目的不也正是如此么?”

     陈成轻轻拍了拍泰隆的肩膀,人终究不能仇恨和杀戮迷失了双眼,那样结果就是杀人恶魔,这个小男孩,还需要他的正确引导,虽然今天夜里的引导,不是如何健康。

     时间一滴一滴就过去了,眼看黎明马上就要到来。

     肖克才从睡梦中醒来,不由得打了个呵欠,喃喃道:“睡得真是舒服,我想那个蠢货一定还在睡懒觉,不如去打搅一下他。”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陈成一夜没睡,刚刚才回到驿馆,至于泰隆,也让他在河边上梳洗了一番,还帮他买了衣服,这样看上去还是挺有精神的。

     “早!”

     陈成和泰隆刚跨入驿馆,就看到了鬼鬼祟祟不知道想干什么去的肖克,于是随口打了个招呼。

     “早!”肖克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尽管他醒了,但是睡梦依旧朦胧,一下子还没有回过神来。于是上楼梯,走到一半,心里一咯噔,刚才是谁给自己打招呼来着?

     而陈成和泰隆则在一个饭桌上叫了早餐准备开吃。

     “我要上楼去干嘛?”

     肖克回过头看着正在等待早餐的陈成,一下子就迷糊了,简直是活见鬼了。

     “谁知道你想干什么,难不成看到了什么漂亮的小妞?”

     陈成在等早餐,反正也没事儿干,于是随便接道。

     “大概吧!”

     肖克心里一惊,不过印象中好像也没有看到什么漂亮的小妞啊,于是也来到桌子边,一把抓起桌子上的烤面包,正准备开吃,被泰隆一把夺过,愤怒地说道;“这是我的,你要吃,自己要去。”

     “哟呵,你小子…对了,你是谁?”

     肖克这才现旁边还坐了一个小男孩,不过看到他的眼神有些可怕,自己虽然是魔法师,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就对这个小男孩有种莫名的天生畏惧感。

     就像耗子见到了猫一样。

     “我弟弟!”

     陈成喝了一口牛奶,他早知道肖克会问,所以随便编了一些理由。

     “真够无聊的,什么时候多了个弟弟,我现你亲戚还真是多,话说你是第一次来到英雄之城吧!”

     肖克实在想象不出这其中的原委,简直是够搞怪的。

     “圣光牧师唐纳德的私生子,有意见么?你可以喊他刀锋之影。”

     陈成随便编了一个身份,不过自我感觉挺好听的,至于真名,还是没有说,谁知道肖克这家伙会不会心血来潮去查什么户口之类的。

     而唐纳德,则无缘无故地躺枪。

     “没…当然没有!”肖克哪敢有意见啊,若说圣光牧师的远方侄子,那还没什么,但是私生子就不一样了。

     而且,他一看到泰隆的眼睛,就感觉到有一丝害怕,简直邪门,索性从陈成的盘子里夺过一块面包,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