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71,姐,靳恒远在外头有女人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71,姐,靳恒远在外头有女人
     香气袭来,娇软入怀。
     哎呀呀,这孩子,这么大了,怎么还和以前一样,一见到他就黏人黏的厉害,牛皮糖似的。
     靳恒远有点无奈。
     “鬼灵精,怎么跑这儿来了?身子才好,就四处乱跑,你皮痒了是不是?”
     眼前的脸孔,青春洋溢,笑容清甜,气色绝佳。
     他捏了她的鼻子一下:怪不得他给长宁打电话问到了哪里时,他声音怪怪的,原来这两人串通好了,在玩偷龙转凤呢!
     短发女子把头黏在他肩头上,满口娇声娇气:
     “想你想的紧,就来了呗!”
     “想我,还是想我的荷包?”
     他睨着,拆穿她的小心思,用手指点她鼻子:
     “每回你想我了,我的荷包就得大出血。三小姐,被你惦着,可不是一件好事……”
     “哎呀,二哥这是什么话,钱赚来不就是花的吗?你现在又不用养家,也没包明星,挣了那么多钱,总得有人替你花的嘛……我要不帮你花掉点,谁帮你花……”
     她娇娇的说。
     “歪理。”
     他摇头。
     “是你想歪了好不好,我就是想你想疯了,才跑来这边的……”
     短发女子嘻嘻一笑,挽着靳恒远的手说:“对了,我听长宁哥说,最近二哥休了假是吧!怎么没去看我,也不回老宅,尽住这里了,哎,你不会是在外头金屋藏娇了吧……要不然你怎么会跑这种鬼地方来?呀……”
     说这话时,她往四处探望了一番,却遭了靳恒远一记爆栗子:
     “这儿好着呢,怎么就鬼地方了?”
     “地儿太小,又堵的厉害。”
     短发女子撅着嘴说:
     “本来早到了,都是堵车给堵的……”
     “我又没请你来。就爱挑刺儿。走了,我赶时间……车你开,我还得备一下案……”
     “OKOK……请……靳大律师……请……不过,我的劳务费你可不能少给!”
     她做了一个请了动作,脸上尽是俏皮之色。
     “就知道你是冲我的荷包来的。”
     “嘻嘻。我知道二哥是最好的……”
     短发女子咭咭而笑,神情是掐媚的。
     “说,又看中什么了呀?”
     “车。我看上一辆法拉利跑车了。权当是送我的生日礼物了好不好。反正我想死那辆车了。二哥行行好,就解解我的相思之苦吧!你看,就这辆……”
     她抓出手机,把那辆车的基本资料给拉了出来。
     靳恒远凑过去看了一眼:
     “啧,比我这辆陆虎贵多了。”
     “二哥,你可千万别跟我哭穷。我可都听说了,最近股市涨的厉害,你手上那些家当恐怕已经翻了好几番了吧……一辆法拉利,对你来说没什么的……”
     “哎哟,死丫头,居然还惦记着我所有家当来了。”
     他戳她头。
     “嘻嘻!”
     她吐了吐舌头。
     靳恒远拿她没辙。
     “买车,可以。问题是,你养得起吗?”
     “当然是二哥帮我养了……我一个穷困潦倒的学生,哪来的钱,正好,二哥又不差钱……”
     短发女子笑眯眯的。
     “就知道占我便宜。”
     靳恒远斜眼瞪她。
     她扮无辜:
     “现在不占便宜,以后就占不着了。等你成了家,我哪好意思再伸手和你要这要那。所以,现在狠狠宰你,那是必须的。我也只能在坑你荷包的时候,才见得着你面,平常你忙的根本见不着人影,你自己想想吧,自从上回分开,到今天多少日子了,除了偶尔给我打个电话,你有让我见着你人过没有……”
     好吧,最近,自己的确太疏忽她了。
     靳恒远淡笑着捏了捏那渐渐恢复健康的脸孔:
     “行了。车我给你买,养车的钱,也由我出。但有个前提条件!”
     “什么条件,你说。”
     “乖乖听话。”
     “我什么时候不听你话来了?”
     “必须早早忘了那个男人,这,你能做得到吗?”
     靳恒远一字一停,坚毅的目光,直直的盯在她身上。
     笑容在短发女孩脸上僵了一下,老半天,她才点下头:
     “我会忘了他的。以后找男朋友,一定要比二哥强的。比二哥差劲的,我一定不甩他……”
     靳恒远笑了:
     “小妮子,你这是打算一辈子做老姑婆了是不是?比我强的,又得是年轻有为的,不多吧……”
     “二哥二哥,这次见面,我发现你比以前喜笑多了呀,居然还自恋起来了……你确定你没恋爱吗?“
     短发女子惊讶极了。
     “什么自恋,那叫自信好不好。不和你这没文化的小妮子唠叨了,走了,开车……让我看看你的车技长进了没有……哎呀,得你接我一趟,我得损失一辆法拉利,这生意,好亏啊……”
     他似吟似叹着上了后座。
     女孩嘻嘻笑,跟着跨进了驾驶座。
     车子启动,很快就汇入了车流。
     街头的这一幕,本来寻常之极。
     有人候车,有人接人,忙忙碌碌,皆是生活的缩影,平淡无奇。
     可某些事,在某些有心人看来,它会变得很复杂。
     靳恒远并不知道,自己和这短发女子亲亲我我拥抱的时候,被苏暮笙全看到了。
     苏暮笙因为落了东西在病房,公交都走了好几站,最终还是半路折了回去,却在无意之间将这一幕全收罗进了视野里,那双眼睛,因为这些亲密画面,立刻就蹿出了愤怒的火苗星子,心下更是本能的有了一个判断:
     这男人果然有问题。
     提起手机,他想都没想就给苏锦打了一通电话过去,语气是愤愤不平的:
     “姐,靳恒远根本不是好货。我们都上他当了……”
     另一头,苏锦刚停好车,反应很平静:
     “暮笙,你怎么对恒远怀了这么深的陈见?说吧,他又哪里招你惹你,让你看着不爽了。”
     “哎呀,姐,那不是陈见问题,是这人人品真的有问题。”
     苏暮笙急的想跳脚。
     苏锦无奈:“反正啊,你就是讨厌他。我有眼睛,看得出来的……你见着他,就像仇人相见似的……恨不得扑上去再大打一架……”
     当然是仇人,那人与他有夺爱之仇,想让他喜欢那位,怎么可能?
     可这话,他又不好说。
     “对,我就是讨厌他……但今天我反应的问题,和个人恩怨无关,姐……他……他在外头有女人……”
     “越说越离谱了……”
     “姐,这绝对是千真万确的……”
     “……”
     “他是别人养的小白脸……
     “……”
     “哦,不对,他根本就是一个吃软饭的……对,他就是个吃软饭的……”
     “……”
     “你不知道,我亲眼见到的,刚一个打扮的像妖精似的女人,开了一辆路虎来接了他,两个人亲密的不得了……”
     “……”
     “我保证,我眼睛肯定没花,那是进口路虎……”
     “……”
     “姐,你想想啊,他刚刚怎么和我们说来的,他说一男同事会顺道来接他的……结果来的却是一个女的……
     “……”
     “姐,你听明白了没有,他在撒谎。他的话,根本就不能信……
     “……”
     “姐……姐,喂,你在听吗?”
     苏暮笙激动的叫了好几句后,发现听筒里没声了,以为信号中断了,喂了好几声。
     那边,苏锦正靠在驾驶座上,好心情全给他这通电话给毁掉了,好半天才静静的回了一句话过来:
     “在听呢!”
     “在就好。姐,我真不唬你的。对了,你等着,前头好像堵上了,我现在就跑过去把那对狗男女狼狈为奸的画面给拍下来,让你看看……”
     他啪,挂下了电话,鹰一样的眼睛盯上了在东边路口等着通行的路虎。
     与四周十几万、几十万的车比起来,它绝对是醒目的。
     在这种小县城,能开得起这种车的人,没几个,而苏暮笙自小长在苏家,见的最多的是有钱人,名衣名车名表名包,见得多了,就生了火眼金睛,只消一眼,他就看出这车值多少钱。
     想当初,他也算是富家子弟,身上从头到脚一身打扮,没一个小五位数,那根本就穿不出门的,富贵日子,他不是没过过。特别是暮白工作了之后,他要什么,只要在暮白面前叨一句,回头就会出现在他床头柜上。
     以他目测,那女的开来的车,最低配在一百四五十万,那女人的打扮,估计得是个大五位数,甚至可能是个六位数。
     一个人得有多有钱,才会身上穿戴个百来万,手上开着个百来万的?
     人家是个富家女,那是不用置疑的。
     本来嘛,人家有钱,那是人家的事,摊上一个有钱的老爸,当然是要什么有什么的,令他愤怒的是:靳恒远竟然一边和这样一个富家女纠缠不清,一边还在他们家扮演好老公、好女婿这样一个角色。
     最糟的是,他妈、他姐,全相信了他,一个个被他耍得团团转。
     只要想到这事,他就肝火直冒。
     这人竟敢玩弄他姐。
     这是他怎么也无法容忍的。
     他冲到路边,想要追上去,第一时间揭发了他的真面目,结果,那边的交通突然通了,车流滚滚尽数向东而去。
     两条腿哪能跑得过四个轮子的?
     他思绪转的飞快,立马冲一辆空的车招了招手。
     那车往边上一停,他飞身上去,后车门才开,肩上却被人牢牢给扣住了,本来就急怒攻心的他,以为是有人想抢空车,不由得狂怒的叫了一句:
     “闪开,这车是我先叫的。”
     一个过肩翻,他想把人撂倒,不想,他根本拽不动那人。
     “你是苏暮笙?”
     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出现在他身后。
     他一怔,转头,一张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脸孔,赫然跳进视线,面生的很,他不认得的。
     “你谁?放手。”
     语气很不善。
     他正生气呢!
     “我是县刑警大队的罗泗,严小丽你认得吗?”
     那罗泗摘了墨镜,亮了亮手上的警官证件,直直的盯着他。
     一听严小丽这名字,苏暮笙就皱眉:
     “认得,怎么了?”
     他又回头看了一眼,那路虎已消然失在汪汪车流中,现在想追也追不上了,不过,车牌号,他记下了,是上海牌照的。
     “她死了。”
     三个字把苏暮笙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死了?”
     他脸上立马浮现了几丝怪异之色。
     “对,死了,并且,我们这里有足证据证明你和严小丽死前有过接触,现在麻烦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话音一落下,他只觉手上一凉,一把亮闪闪的手铐,跟着就铐了上来。
     “喂……这关我什么事啊?喂……”
     他叫着,却被两个便衣刑警拉着,强行塞进了由远及近的警车。
     下一刻,拉响警报的车子,带着苏暮笙往县刑警大队驶了去……
     等候他的,将是未知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