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91,解开心结,他问,我能抱你了吗?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91,解开心结,他问,我能抱你了吗?
     苏锦是诧异的。
     看样子,情况并不像她们所认为的那样。
     她凝神睇他,而他正扬眉示意她回答。
     她想了想,接上话:
     “这么说吧,我和你谈不上有多深的感情,有的也只是婚姻带来的责任。在这种情况下,你说我在吃醋,这认定,其实很牵强。我只是不喜欢自己的男人被让别人沾了碰了……我觉得,看到那样的画面,任何一个心态正常的妻子,都会有不痛快的情绪冒上来……”
     “我也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沾了,抱了,碰了……”
     靳恒远突然声音淡淡的插了一句进来:“之前,我就说过,过去的已过去,将来最重要。你也答应过我以后不会再让别的男人抱了。你有做到吗?”
     言下影射之意令苏锦一惊。
     难道……
     “我妈出事在急救室的时候,你已经有来过?”
     她脱口就问。
     靳恒远不闪不避,接视点头:“对,我来过,并且看到了一些我不想看到的画面。男人也有小家子气的时候。我没进来,转身,走了。去了警局。”
     他故意略掉了中间一些纠结情绪,无比狡猾的直接提升了自己的形象。
     “……”
     苏锦张了张嘴想解释什么,可又觉得,这是没法解释清的。
     不管怎么样,她的确是被苏暮白抱了,且哭得一踏糊涂。
     唉,他俩才分开两天而已,怎么就生了这么多的芥蒂?
     生生就互相猜忌起来了呢?
     不得不说,没有感情的婚姻,真的是太脆弱了。
     她苦涩一笑,听着靳恒远很平静的在说。他的说话,解了她不知如何解释之围:
     “后来,我想了很多。说来说去都怪我自己。”
     “我没接到你的电话,是因为手机落在爷爷奶奶家,再加上电力不足自动关机了。
     “我的手机内有两张卡。一张工作电话卡,一张是私人电话卡。
     “私人电话是我十六岁拥有第一只手机时就一直在用的号码。
     “工作电话是我从二十岁从事相关工作开始新办的。这些年我一直在用它来处理各种事务,平常电话比较多,套餐很全,有时要是不小心关机了,它会有来电提醒我谁打过电话过来。
     “我给你的是私人电话,现在除了家里人,几乎不会用这个号码联系我。它的套餐类型这十几年来几乎没变过。没有来电提醒这样一个功能。所以……”
     他沉吟着,没把话说完。
     好在,苏锦是个心思剔透之人,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你以为暮白是我打电话叫来的,你认为我余情未了,没给你打电话,没把你放心上……”
     再加上那么一抱,他就气跑了。
     “暮白是小彤打电话叫来的。我这么说,你信吗?”
     苏锦直视他。
     靳恒远目光闪了闪,对于她愿意解释,还是挺高兴的:
     “我信。”
     “他抱我,只是想安慰我。当时,我很乱。你的电话又打不通,我很急。如果因为这样,让你误会了,我很抱歉。”
     苏锦静静的说明。
     这是实话实说。
     那时,她真的急坏了。不存在其他想法。
     而且之后,她也已经很努力和苏暮白保持距离了。
     他要在医院陪妈,她也不好驱赶。
     毕竟,那时,她还曾奢望他可以帮忙救暮笙的。
     如果他因为这样生她气,那也太不知体谅她了!
     所以,她没有作过多的解释,简单一句话,就是她的态度。
     有些事,你越是急着解释,越会让人觉得你心里有鬼。
     所幸,他也是个聪明人,看的很透,并没有在这件事上纠结,淡淡一挑眉后,说了这么一句:
     “好,那我也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你也误会我了。”
     “……”
     靳恒远取过自己的手机,指纹开锁之后,调出了一张照片推了过来:
     “你看一下。”
     苏锦取来看:是他和两个女人的合照。
     其中一个女人年纪较大,坐在一只欧式真皮单人椅上,双腿斜织,坐得高贵端庄,脸孔极为漂亮,头发高盘,笑盈盈,手上端着一杯咖啡;靳恒远和一个清甜的女孩,拥立在身边,女孩把头笑眯眯的靠在他肩膀上;一只手落在女人的肩膀上……
     “坐着的是我妈。赖在我身上的是我妹。同胞亲妹。打小就爱用口水祸害我的脸。我拿她没办法。”
     “……”
     苏锦顿时尴尬了。
     唉,真是误会了。
     靳恒远见她囧了,脸上浮出了淡淡的笑容,收了手机,为她开脱窘境:
     “全是我不好。早该带你去见家人的。只因为我觉得我们婚姻根基不稳,你妈又病的厉害,分心那些事,实在没有必要。最后竟造成了不必要的误会。不过既然是误会,解开了就没事了。我是这么想的。你呢。”
     低低的一问,语调又变温存,眼神也变得柔软了。
     “嗯。”
     苏锦点头,心头有什么释怀了:
     “等一下,有件事,不对。”
     她又皱起了眉,抓起自己的手机看视频。
     “什么不对?”
     靳恒远也跟着凑过来看:
     “还有哪不对?”
     “你还瞒了我事的。”
     她咄咄逼视。
     靳恒远了然:
     “你指的是工作上的事?
     “我没瞒你什么,我就在天和国际律所上班。每月能挣多少钱,我给你的卡上都有。
     “如果你之前想着去查一查上面的出入金额,你就该知道的。
     “可你没查。
     “在我看来,律师本来就是打杂的,没什么好眩耀。
     “这一行,混得好,能挣钱,混不好,只能糊口度日。各凭本事吃饭罢了。”
     啧,还真能狡辩。
     偏生她没词去驳他。
     “外头那辆路虎……”
     “过完年刚买的。我的。之前。我说过的,我喜欢开SUV。”
     苏锦突然又头疼起来了:
     “你家很有钱?”
     靳恒远目光一动,想到了她对于有钱男人的评价:
     “不是所有有钱的男人都会花心的。
     “还有,我的钱,都是我靠自己挣的,和家里没半点关系。
     “我看上你,就会全心全意在你身上用心。
     “甜言蜜语,我不会说,人生一辈子很长,人的思想又那么复杂,我不想开空头支票,说未来几十年,我会始终如一。
     “感情是双方面的。我现在对你好,自然是想得到你回应的。
     “你要是一直不肯放开你的心胸,让我靠近你。我的耐心,也会有用尽、被你磨完的时候。
     “婚姻不是光凭一个人的努力就能维持下去的。两个人一起经营,它会光鲜常青,才会在岁月流失中,沉定留香,开花结果。
     “你懂我的意思吗?”
     苏锦自是懂的。
     这是怎样一个男人,她是还没有摸透,但他的思想,无疑是成熟的,稳重的。
     他不光要她的人,更要她的心。
     要是给不了心,也许有一天,他也会走失自己的心。
     “我需要时间。”
     她点头,轻轻说:“你知道的,我爱过别人。现在,我在努力走出过去。”
     一个人,或者可以用十四年时间淡掉一份用四年时间谈成的感情;但一定没办法用四年时间去彻底走出用十四年积累而成的爱情。
     但如今,她已结婚,她会努力将自己拉出来的。
     靳恒远点头:
     “我也说过,时间,我可以给你。但你得学会给我信任。
     “在婚姻当中,感情、信任、责任感,是它的根基,责任感,你有,感情我们可以慢慢培养,信任,是你必须给我的……
     “以后遇见上什么事,我们得第一时间进行沟通。要是沟通不了,意见相左,也不许吵架,更不许提离婚两字,你同意吗?”
     靳恒远的态度,始终很笃定,循循引导着她的同时,稳稳控制着话语权,让她没办法提出异议。
     因为他会让你觉得,他永远是对的,你的想法是不应该的,遵照他的想法,才是理所当然的。
     唉!
     今天这番谈话,让她深刻的意识,和一个律师谈话,是多么的不智。
     “同意。”
     苏锦无奈点头。
     对于这样一个结果,靳恒远自满意的:“现在,咱们把事情说的都这么开了。我能抱你了吗?”
     提这个要求时他说话的语气,语气里露着期待之情。
     男人真挚的男神,让人抗拒不得。
     这个三十二岁的老男人,用了十二分的真心在待她,她感受到了。
     那火辣辣的眼神,让她脸上跟着烫起来。
     “不说话,那就是同意了!”
     靳恒远低低说,张开手臂,满满的,就将她抱了过去。
     苏锦闭眼靠着,一动不动。
     隔着薄薄的衣料,他身上的力量,紧紧箍着她,坚毅的下巴抵在她的发丝上,他身上好闻的味道缠住了她。
     她深吸呼。
     好吧,她得承认,解开心结之后,被抱的感觉,还是满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