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93,逼婚,他说:我外头早有人了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93,逼婚,他说:我外头早有人了
     下午,靳恒远去了一趟刑警大队,了解了一下案件最新的发展。
     三点,驱车回了老宅一趟。
     一连几天,靳恒远没去看小丫一下,老爷子见到他哪肯给好脸色,劈头就骂:
     “有你这么当老子的吗?女儿烧成这样,你也不知道来看一眼,要是我和你奶奶老掉了,家里没了人,你这是打算把小丫烧死在这里了是不是?”
     挨了骂的靳恒远,还得陪笑:“爷爷,哪呢,哪呢,就因为有您二老看着小丫,我才放心在外办差的嘛……”
     “滚蛋。
     “少来谄媚人。
     “少嘻皮笑脸。
     “我们都这么大年纪了,你还好意思啊老把小丫丢下,麻烦我们操碎这份心啊……
     “不行!
     “不能由着你这么胡闹了。
     “马上给我找个好姑娘,把婚结了。
     “马上。
     “这样以后小丫也好得个人来照顾。
     “你自己看看吧,小丫都这么大了,她是实在需要一个妈好好带着的。
     “而且必须养到你自己身边去了,不能再跟着我们了,必须给她一个完整的家。
     “你是不知道,你这几天不来,她一笑都不肯笑,后来是简云来了,才把她逗开心了的……
     “我和你奶奶都合计过了,简云不错,就她了……
     “那姑娘家教好,又会弹钢琴又会书法,一定能把我们家小丫培养好,做好你的贤内助的……
     “你要不反对,过几天,我们就帮你去简家提亲去……”
     客厅内,老爷子指着他的鼻子骂了几句,又板着脸来回走了几遍,接着语重心长的一番,最后忍无可忍,想逼婚了。
     实在是那简云吧,他和老伴都钟意,生怕这混小子再这么拖下去就把这么一个好孙媳妇给拖没了——跑去简家给简云做媒的人,不少,他们清楚着呢!
     “爷爷,您饶了我吧!”
     靳恒远一听,立马皱眉,神情顿时变得极淡:
     “包办婚姻有几对是幸福的?您难道想让历史再重演吗?”
     被触到了痛处的老爷子,顿时神情一僵,转而颓然,重重坐下,再也不说话了。
     靳恒远意识到自己把话说重了,摸了摸鼻子,上前坐到他身边去:
     “爷爷,我没有怪您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您,婚姻这件事,您放手让我自己去处理吧……”
     见不吱声,他忙勾住了老头肩膀,拍了几下:
     “爷爷,别跟我这臭小子较真啊!我也是被您逼急了才说了那话。
     “得得得,看您这脸拉的这么长,那我就给您说件高兴的事儿……
     “我外头早有人了。
     “这几天没回来,是她家出事了。
     “我正和她处着。
     “等我搞定了,我答应您,立马就举行婚礼,隔年就让你再抱上一个小孙孙。
     “您别为我愁了……笑笑好不好……”
     老爷子的眼神一点点又亮了起来,可多少带着一点怀疑: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啊!”
     现在他不好说自己已经领证了,否则老爷子一定得逼他把人带回来。
     就目前这种情况,带回来还不行,他得一步一步缓着点来。
     老爷子才喜上眉梢,忽又拧起眉,正想说什么时,门外头传来了老太太的嚷叫声。
     “简云简云……”
     很急。
     靳恒远不觉抬起了头:简云在这边?
     “哎呀不好,被那孩子听到了……简云怎么了?气跑了是不是?”
     老爷子急奔了出去。
     靳恒远跟着走过去,看到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站在侧门台阶上,望着那穿着长裙急奔而去的背影直叹气:
     “是啊是啊,气哭了……气跑了……”
     “奶奶……”
     他叫了一声,直觉自己又要倒霉了。
     果然,下一刻,老太太转过了头,立马就往他额头戳了一手指过来,半恨半恼半无奈的叫:“你呀你呀,既然外头有人了,怎么不早说。我都和她说了,让你娶她了……你倒好……说的话,全让这孩子听了去了……”
     “哎呀奶奶,婚姻的事,你们怎么能给我瞎作主……”
     他见老太太瞪他瞪得都要跳起来了,马软下道:“行,全我错。”
     爷爷奶奶都是一大把年纪了,他的做法是,哄,哄孩子一样的哄。
     “唉,算了,算了……这也是命里注定的事。你看不上就看不上吧!回头找机会,我去找她陪个不是。只要你娶得衬心如意,并且早点给我娶回来就好。”
     老太太还是很开明的。
     “是是是,我一定加快步伐,早点把人带回家!”
     靳恒远唯唯喏喏的点头,一转头,看到小丫抱着一只小白熊站在他们身后,脸色透着一股子病白。
     “小丫!”
     他笑着走了过去,想抱抱这个小姑娘。
     但今天的小丫并不像以前那样黏人,只眨巴着眼睛瞅:
     “爸比,您真要给小丫找新妈妈了吗?”
     靳恒远将小丫拢进了怀,想了想,点头:
     “嗯!”
     “可我只喜欢简云阿姨。爸比,我想让简云阿姨做我妈妈!除了简云阿姨,其他任何人,我都不会叫妈妈的……我只要简云阿姨,我只要简云阿姨……”
     小丫怏怏不快的推开了她,往楼上奔了去,声音里还带上了哭音。
     靳恒远笑不出来了。
     这孩子?
     怎么回事?
     “没事的没事的。孩子都认好。简云疼她,她喜欢上了……只要以来新进来能待她好,小姑娘还是好养乖的……”
     老太太过来安慰他一句,追上了楼。
     靳恒远重重吐了一口气。
     晚餐,靳恒远本来是想回去吃的,爷爷非留他,再加上小丫在闹脾气,他要走了,小丫会更埋怨还没进门的新妈妈的。
     五点的时候,他打了一通电话给苏锦说不回家吃了,爷爷留饭,但晚上会回去。
     晚餐后,靳恒远又哄了小丫好一会儿,那个大脾气的小姑娘这才重新喜笑颜开了。
     九点半,他哄睡了小丫,驱车回善县。
     到家已有十点多,苏锦已睡,还是睡在岳母的房间,细一看,脸上有哭过的痕迹。
     他去看了一眼,洗了一个澡,拿出手提,又工作了一会儿,这才回苏锦的房躺下。
     闭上眼后,他左思右想了好一会儿。
     苏锦不能留在这边,睹物思人最是伤神。
     而且,她天天睡在岳母的房,这样分床睡,不利于感情发展,哪能尽快完成答应爷爷奶奶的事……
     必须把她弄到他地盘上去。
     一夜合计,天亮,他照常起来做早餐,喊她一起用餐。
     餐后,他接电话,她收拾。
     “小苏,今晚上陪我去个地方好吗?”
     挂下电话后,他把手机搁在边上,转着心思,见她收拾的差不多了,就把她拉了过来坐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那美臀坐下来时,一阵发软,叫他受用极了。
     苏锦可不习惯这样的亲密,脸上马上浮现不自然的红色。
     “去哪?”
     “我有个朋友来,带了家眷的,晚上约好一起用餐。”
     她的唇,可能是因为刚刚喝了水,特别的亮,靳恒远看着心痒难捺,探过去就啄了一下。
     苏锦一呆,咬了咬被轻薄过的唇,觉得心跳在加速。
     不管怎么样,这种相处方式,与她来说,真是太不适应了。
     “不太好吧!我正在孝里。不好参加各种娱乐活动。”
     对于各种应酬,她本来就不心水。
     不是她故意推托。
     “没有娱乐活动,就是一顿饭。想带你见个人,一个在刑侦方面很厉害的朋友,是个行家。我已经说动他帮我查暮笙这案子,今天过去,主要是想把初步的情况和他说一说……你难道不想尽快帮暮笙恢复自由吗?”
     靳恒远故意有暮笙说事。
     苏锦一听,马上就心动了:
     “他真能帮到我们?”
     “当然。”
     靳恒远点头。
     “好。”
     “那你收拾一下。”
     他看了看腕表:“嗯,午后我们就上去。”
     “上哪去?又要收拾什么呀?”
     苏锦有点糊涂了,不是吃顿饭的事吗?怎么就这么复杂?
     “上海啊!饭局在上海。”
     “啊……”
     “啊什么啊?你不是请了一周假的吗?我这几天会很忙,明天下午有个官司要打,后天还有个案子要整理,回这边不太方便。既然你闲着,正好跟着我去上海住几天,这样安排不好吗?”
     苏锦迟疑了一下,这是要彻底走进他生活的节奏吗?
     走进他的朋友圈,走进生活领域?
     好吧,既然想经营下去,走进去是必须的。
     何况,还事关暮笙。
     她考虑罢,终还是点下了头:“好!”
     靳恒远见状满意一笑:
     还好还好,这小女人,还是满好拐的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