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109,相处融洽,他让她快乐,是知音人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109,相处融洽,他让她快乐,是知音人
     苏锦呆了好一会儿。
     丝丝缕缕的感动,像蚕丝一样,一层复一层的缠住了她。
     她被他这一种设身处地为她着想的宽广心胸折服了。
     她不得不由衷的表示感激。
     感激他没来介入。
     因为没介入,所有才有了今番这样一种感动。
     想那个时候,她和暮白,爱的是那么那么的深。
     深到已根本没办法将他从自己的精神世界拔除。
     在她的生命里,除了暮白,任何一个男人,都没办法揉入她的眼睛。
     其实,从小到大,她不泛追求者。
     一个个,或阳光的,或冷峻的,或聪慧的,对她怀好感的,大有人在,只是,她的心,一直一直被暮白占满,看不到其他任何人的好。也不愿给别人机会。她是一个很专一的简单女孩。
     当然了,暮白也是真的好。
     如果那个时候,出现了靳恒远来向她表达追求之意,她会怎么做?
     她会浅浅淡淡的给以一个微笑,婉拒:
     “谢谢,我有男朋友了。”
     靳恒远是一个骄傲的男人,想来也是预料到了这样一个结果。
     在这种前提下,他仍有两种选择。
     一,继续死缠烂打,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苏锦觉得,这个男人骨子里肯定有这种特质在。
     只是,他可能会以另一种形态来表现他这种个性。
     而这种选择,誓必会严重打搅到她。
     二,选择放弃,淡淡退出。
     他不想打搅到她,所以选择将一切扼杀在最初。
     不见面,不结交。
     这个男人,给予她的是一种无声地守护。
     她咬了咬唇,感动的同时,实在又是不懂的:
     为什么,他要待她这么好?
     这种好的根基在哪?
     她想问。
     他先她一步问了一句:
     “今天打算在这边住吗?”
     靳恒远又走了回来,双手扶上她的腰,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此刻,他心头呈现的是一片柔软。
     相隔六年,谁能想过,有一天她会回来他的世界,回到这里,成为他的妻,成为这里的女主人。
     兜兜转转的命运啊,竟会给他带来这样一份意外的惊喜。
     “之前,有人在给我解释设计稿的创意主题时说过,你设计的这个家,从女性角度出发,更容易得到女主人的喜爱。现在你就是这里的女主人,小苏,你想留下感受一下那张你为我挑选的床的舒适度吗?今晚上,我们可以在上头滚来滚去……”
     他笑得轻快,用极为动听的声音,在她耳边诱惑,话里透着挑逗的味道。
     苏锦连忙伸手捂住了那张坏坏的嘴巴,感动的气氛被破坏光了。
     她有点无可奈何的睇他:
     “你……你怎么就这么爱逗我?”
     因为,我喜欢你脸红生羞的模样。
     这话,他没说。
     想曾经,他是那么的嫉妒苏暮白!
     那个男人,曾拥有她最甜美的笑容,最羞涩的脸红,最生涩的亲吻,最娇软的身子……
     而现在,他已然接管了所有,自然也得物以致用。
     “要不要留下住?”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
     柔软的手心捂在唇上,让他心神泛起层层荡漾。
     他牵起,在手背吻了一下。
     “晚餐怎么办?还有,这里能睡吗?我的意思是说……”
     生怕误会,她急着想解释。
     “能睡,能住,更会有晚餐。之前我有让老姜他老婆帮我晒洗了这边的床上用品,简单的食物储备也应该有准备妥当。”
     “你能未卜先知吗?知道今晚我们会过来?”
     苏锦有点惊讶。
     “要是真能未卜先知就好了。
     “我只是觉得,我们在上海住不久。
     “回来之后要是再去睡那幢租来的小公寓的话,我有点不习惯。
     “太小了。
     “早点带你来这里,会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所以我就打电话让人安排了。
     “只是我没想过我们会这么快过来。
     “刚刚老姜接到我电话时,也是满口吃惊……”
     说到这里,他一顿,接着又感慨了一句:
     “这边,我已经很久没来了……走了……下楼去,看看厨房那边能有什么好吃的……”
     靳恒远牵她往楼下走,满脸的兴致盎然。
     厨房冰箱内,果然塞满了新鲜的食材,还有酸奶。
     靳恒远说,那是给她准备的。
     苏锦正好肚子有点饿了,打开来喝,味道好极了。
     “你要不要来一瓶?吃晚餐估计还得过一会儿。”
     “好!”
     他笑着凑过来吻住她,舌头一卷,抢走了她嘴里刚吸进去的。
     那有力的舌头啊,怎么就那么那么的霸道。
     “好喝极了!”
     满意的笑,挂上了他好看的眉梢。
     “……”
     这人一天不耍流氓,他就皮痒吧!
     苏锦脸红的瞪起得意洋洋的他。
     结果,瞪着瞪着,她忍不住微笑,伸手掐了他的脸孔一下:
     “厚脸皮。”
     这是她第一次碰他的脸孔,骨感十足,肉很少,指间的肌肤有点粗厚。
     靳恒远一楞,而笑,放下手上的刀,摸了摸自己的脸。
     除了家里那几个女人,这可是第一次被异姓捏脸。
     “没人敢这么捏我的。靳太太,你胆儿肥起来了啊!”
     他一派笑吟吟。
     苏锦有点小小的羞涩,挑眉道:“你刚刚也说了,我靳太太,太太当然能捏先生的脸了。”
     “其实,我比较喜欢被你亲……”
     “……”
     “什么时候,你要是愿意偷着亲我,我一定比被捏还要高兴。”
     “……”
     “脸红了脸红了……”
     他好以整暇的笑着逗她。
     她噔噔噔跑上了楼。
     哦,这个流氓,真是太能使坏了。
     但,有一点,她不得不承认,他俩之间的相处,真的是越来越融洽了,总有一股子淡淡的温情在彼此之间流淌。
     每每面对他那笑容可掬的脸孔,她的心情会跟着好起来。
     是的,他让她快乐。
     即便是最简单的事,他都能让她从中体验出一种非比寻常的愉快。
     *
     晚餐后,靳恒远拉上苏锦去散步。
     在皎皎夜色里,听夜风阵阵,夏虫低鸣,感受花蕾悄然绽放的宁静致远,那是一种闲适的享受。
     “你怎么会画画?”
     她终于问起了这个问题。
     那一室的画,将她画得那么的栩栩如生,没一个十来年的画功,是养不出这种高水准的。
     她难免会惊讶。
     “以深说过的,我险些做了建筑师。
     “曾有过那段一段日子,我对画画非常痴迷。
     “后来一些事,改变了我,让我走上了另一条道路。
     “我有专门拜过画师的,潜心修练了大约有四五年的光景吧……
     “如果当初跑去学了建筑专业,我想,如今的我,应该会是一个很出色的建筑设计师。
     “那么现在的情况会是:我造房子,你装修……那将是业界一段佳话。
     “到那个时候,各大媒体会说,谁谁谁设计了某某市的标志性高楼大厦;谁谁谁又是那大厦的室内总设计者。他们是夫妻档,厉害的不得了……”
     苏锦发现了一个现象:
     他吹牛的本事,也不是盖的。
     “你怎么就这么自信?”
     她听着轻轻笑,摇头。
     “我是谁?你老公啊,不出色,怎么勾住你!”
     多神气的调调。
     “你,真的好臭美!”
     苏锦掩嘴低笑。
     “只臭给你看。”
     靳恒远笑着揉她头。
     她依旧笑,嘴上叹:
     “你那些画,画的真好看。”
     居然只学了四五年。
     他也太有能耐了。
     “那当然……你的模样都印在我脑子里了。以后有时间,我们出去旅游。我带上银行卡,你带上画架,去你想去的地方,画你想画的画,用心画,要画很多,然后,开个画展……你说好不好……”
     一副美好的未来,被清晰的勾勒了出来。
     那曾是她梦想拥有的未来。
     是的,小的时候,苏锦有一个小小的愿望,那就是背着画板去旅行,一路画下被自己认为最美的景色。
     曾经,跟着养父养母,她去过好些个地方,也曾用画笔,画下了他们一家人一起走过的足迹。
     在苏家,她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画室,小小的空间,摆着她的画纸、画笔,各种颜料……
     后来,她放弃了画画,钻进了室内设计这个领域。
     因为她清楚的认识到,无名小卒的画,不值钱;名人手迹,才能在绘画市场上一画千万金。
     比如张大千、吴冠中等著名画家。他们手上一张画,拍卖价可过亿。而更多的画手,只能用这门专长勉强养活自己。
     选择软装,一,她对家有着一股子难言的狂热;二,绘制软装设计图稿,可以延续她对画画根深蒂锢的情感。
     这几年,她总是忙碌。
     但为一斗米而折腰,是无数人的人生现状。
     偶尔清闲了,她才会拿出画笔,画一幅自己喜欢的画。
     重拾旧好,常令她感慨万千,总会觉得自己的画功生疏了。
     苏锦记得的,距最近一次作画,是四个月前。
     那天,她陪母亲去公园,在那里画下了:《暖阳之下,母亲漫步花间》。
     苏锦喜欢苏暮白,因为他懂她的心,懂她的画,懂她的艺术,懂她的世界。
     苏锦总觉得,自己再难寻找到这样一个知音了。
     人在精神上,都需要一个可以为之共鸣的人。
     那人会是知己。
     而得夫为知己,那将是人生一大幸事。
     四年前,离开苏暮白,她总觉再无知音可寻,于是画性懒散,难成意境。
     这是近年来她很少再作画的原因。
     今天,她赫然发现,无意当中,自己好像又找到了一个难能可贵的知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