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114,他逼她卸下心头的防线,懂得和他互动……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114,他逼她卸下心头的防线,懂得和他互动……
     下午一点,靳恒远载着苏锦去刑警大队。
     靳恒远本来是不想带她去的,脚都扭伤了,出去不是很方便。
     苏锦不同意,固执的坚持己见:
     “反正我要第一时间见到暮笙。你要不带我去,我打电话让葭慧过来带我过去。”
     那脾气倔的可以。
     “那我不走了,看着你,哪也不许去,人,我让北勋去带回。”
     他故意和她扛上了。
     苏锦急得立马想跳脚:
     “靳恒远,你不带这样的。”
     靳恒远老神在在的,耍赖说:
     “我就是这样的。”
     “靳恒远……”
     苏锦眼巴巴瞅着,不知道拿他怎么办了?
     她心下自是明白的,他也是为她好。
     可见,她真的想快点见过暮笙。
     终于,靳恒远软下了语气:
     “真的非去不可吗?”
     “嗯!”
     她飞快点头。
     “求我!”
     靳恒远一本正经的说:
     “求我,我就带你去!”
     “……”
     苏锦终于明白了,原来这坏男人,想着法儿的故意在逗她呢。
     “好,我求你!”
     唉,她只好顺着他。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是老古人说的,总归是不错的。
     这个男人有这种极度恶俗的癖好,想让他改,一时肯定是改不了的。
     “求的有点勉强。而且表情很不真诚。”
     靳恒远对她的真诚度做了评价。
     “那你教我!”
     苏锦想叹息了。
     靳恒远想了想,一脸严肃的给了一句参照:“亲爱的老公,求你带我去接暮笙回家……”
     “……”
     呃,能不能别这样肉麻?
     她咬唇瞪这个坏坏的恶劣男人,他在一次又一次的刷新“无耻”这个词汇的最新定义。
     “怎么,不说?那我们耗着吧!”
     靳恒远坐在那里剥手指,一副我准备和你玩到底的模样。
     “老公,你瞧,我现在行走不方便,拜托你送我去接暮笙好不好。你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
     苏锦编了一句听着比较不掉鸡皮疙瘩的话,只是最后一句,还是让她身上一阵发冷。
     请原谅她吧,撒娇这件事,这几年,她真没做过。
     何况还是和一个半生不熟的男人撒娇,感觉不是一般的怪。
     靳恒远很满意,笑着接受了。
     虽然这样玩,有点幼稚,可他就是想一点一点攻克她的心,逼她卸下心头的防线、懂得用一种比较亲呢的方式和他互动,这既能增加夫妻之间的情趣,又能促进夫妻关系的和谐发展。
     当然,这个度,也是需要掌握好的。
     靳恒远将她抱上了车。
     没一会儿功夫,就来到了刑警大队。
     苏锦因为脚伤,又不好意思让靳恒远背着她进刑警队,就待在了车里。
     后来等得急了,就干脆从副驾驶座上走了下来,金鸡独立的站在那里耐心而又焦灼的等着。
     十五分钟后,戴着墨镜的靳恒远和季北勋并列着走了出来,两个人穿得都是黑衬衣,远远观之,会让人觉得他们酷的不得了,身上都有一种无与伦比的气势。
     在他们身后,铁镜背着电脑包,暮笙低着头,时不时抬头睇望前面那两个男人。
     刑警大队的队长带着人相送在最后。
     下了台阶,季北勋和靳恒远挥手致别,带着铁镜先走了。
     靳恒远转头又和刑警队的人握手相谢,道别,然后,带着暮笙冲苏锦站的位置走了过来。
     暮笙很快看见了她,眼神陡然一亮,飞快的奔了过来:
     “姐。”
     “哎!”
     苏锦笑亮了眼,单跳着脚迎上去,却在无意之间扯痛了脚,险些往地上栽去。
     暮笙及时扶住她,欣喜变成了怪问:
     “姐,你脚怎么了?”
     “不小心跌了一跤。没事没事!养几天就能好的……”
     苏锦欢喜的抱了抱暮笙,从头到脚又扫了一遍,想确定他没有瘦了,还好还好,还是和之前那样有精神:
     “这一次,你能有惊无险,全靠恒远和季先生。暮笙,以后交朋友一定得慎重知道吗?瞧瞧这一次,多让人觉得后怕。所幸现在都没有了。妈要是知道了,也一定会很高兴的……”
     “嗯……”
     暮笙也紧紧抱了一下苏锦。
     抱着姐姐的感觉真好,可惜妈没了,以后,永永远远都不能看到母亲欣慰的微笑了。
     “姐,我想妈了!我想去告诉她我出来了……”
     他低低说,莫名就黯然神伤了。
     “好好好……我们这就去看妈!”
     苏锦满口应着。
     靳恒远在边上看着,有点嫉妒这姐弟俩的感情呢!
     也不知得过多久,他老婆才能这样对他千依百顺……
     未来,任重道远!
     不过,他相信一定会有这一天。
     “恒远,麻烦你送我们去看妈好不好?”
     姐弟俩叙完旧之后,苏锦转头轻轻请求起来。
     “麻烦我?”
     靳恒远咬着三个字,似笑非笑:
     “小苏,你这口气,我怎么听着那么生份呢?”
     “……”
     这人,非常不喜欢她和他拉远距离。
     好吧,那就换个说法:
     “恒远,我们一起去看妈好不好……我想告诉妈,她的好婿女帮她儿子得回自由,洗清罪名了……”
     肉麻是肉麻了点!
     可是,很管用。
     靳恒远立即笑了。
     苏暮笙抖了抖身子,有点吃惊,感受到了这一男一女之间,有一种极其微妙的感情在潜滋暗长起来。
     这是好事。
     可他莫名就吃味了!
     姐姐到底要成别的男人的了。
     他有点感伤。
     “暮笙,上车吧!我扶你姐坐好!”
     他过来,当着暮笙的面,一把将苏锦抱起,送进了副驾驶室。
     将这一切看在眼的苏暮笙,神情微微一黯,唇角又淡淡泛出了一抹笑:
     这样也挺好。
     他们到底是夫妻了。
     夫妻不和睦不亲密,那才是悲剧。
     *
     一柱香,两盘鲜果,三束祭花,被静静摆到了墓碑前。
     暮笙在碑前郑重其事的磕头。
     “妈,我无罪释放了。是姐夫帮的我。
     “妈,以后我一定好好的,不再让姐操心,不再惹是生非,也一定好好用功读书。
     “妈,姐夫很好,之前都是我对他怀的陈见太深了。
     “妈,这世上要真有另一个世界,如果你真在另一个世界看着我们,那请保佑姐姐和姐夫,夫妻恩恩爱爱,一辈子和和美美……”
     经过一次事件,暮笙变得稳重不少。
     人生的磨难,有时,只是一种催化剂。
     苏锦看着很欣慰。
     靳恒远淡淡在笑。
     离开墓园,下午三点半。
     上了车,靳恒远车头看暮笙:“我和你姐商量过了,以后,你和我们一起住。我得替妈看着你,在你成才之前鞭策你。你要是再敢出一点点乱子,我一定找鞭子抽死你……”
     说话的语气特别的凶,眼神也特别的危险。
     “你吓他干什么?”
     苏锦忍不住嗔他。
     “你要再惯着他,他成不了气候。听我的,他将来一定有所作为。你到底想让他成为人才,还是废材?”
     “……”
     “走了,回去,让这小子自己收拾点衣服,搬去和我们住。记住了,暮笙,回头自己收拾,不许让你姐为你操持……你二十了,不是十二,以后生活上的事,什么都得学会自理。听到没有……”
     靳恒远不给苏锦面子,淡着脸孔,冲暮笙叫了一句。
     暮笙不像以前那样露出不驯之色,而是受教的点下了头来:“知道了。”
     这现象,看得苏锦好生惊讶:暮笙现在很服他呢!
     *
     同一时间,盛楼在满世界的找苏锦,因为,他得到消息,苏暮笙无罪释放了,苏锦亲自来接的他。
     这一次,他一定要找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