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121,危机起,她被下了套;婚礼,对女人很重要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121,危机起,她被下了套;婚礼,对女人很重要
     苏锦气愤极了。
     她办事,一不拿回扣,二不偷工减料,一直是按着合同来做的。要是遇上达不到合同要求的情况,一定会第一时间和客户协商。
     重要的是,那些个供货商,都是和金辉合作了多年的工作伙伴,彼此都是信任有加的。
     这一次,他们联合起来给她玩了这么一票,与她来说,简直就是个晴天霹雳。
     “我也相信你没干过这种事,可是,现在老齐他们都说这是你授意的。重要的是他们还提供了一个很重要的证据,证明这件事是真的……你过来看看吧……”
     乔大川招了招手,将一份证据从文件袋内取出来,推了过去。
     苏锦取过来看。
     “这是什么?”
     “你拿取回扣的证据。从老齐帐上转出去的一笔钱的回执单。”
     的确是两张银行取款和存款的单子。
     “不可能。我没拿回扣,也没说过让他们以次充好……”
     声音忽就嘎然而止,她看到了收款人的名字:姚湄。
     天呐,老齐怎么会有养母的私人帐号?
     她整个儿惊懵,没法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幕。
     乔大川见她惊成这光景,不由得解释了一句:
     “老齐说,为了避嫌,你不让转账,又不想拿现金,因为这么一笔金额,由你自己拿着去存,太引人注目,所以,就让老齐直接现存到了你妈妈这个常年不用的帐号上。这里有两张单子。一张是老齐取钱的凭证,一张是老齐给你妈账上现存时的签名复印件……”
     “我没做过这种事!”
     一股狂怒,从心底迸射出来。
     可恨!
     实在是可恨!
     他们竟然拿已死之人大作文章!
     天呐,这些人到底有没有道德底线!
     苏锦怒归怒,起码的理智还是保持着的,只是白白净净的脸孔全都被气红了。
     在公司,苏锦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只要你不去惹她逼她,她一向是最好说话的。可你要是敢挑她的底线,她悍起来也是绝不卖帐的。
     像今天这样气红脸的情况,这还是头一次在老板面前发作出来。
     “别激动别激动。冷静冷静!”
     乔大川见状,连忙安抚:
     “我知道,苏锦你是个傲骨之人,根本不屑做这种事。我找你来,也是想弄清楚这事。
     “你看,这账号吧,你妈妈的,老齐应该是不认得你妈妈的吧……你到我们公司工作这么久,你妈妈可从来不到这边找过你,所以啊,除了我和我太太,一般人和你妈是没联系的……
     “所以,我觉得吧,老齐有你妈帐号这事应该是个切入点。
     “你且想想,这个账号,除了你妈,还有其他什么人知道。咱们可以从这个方面入手,排查一下到底是谁想害你!”
     乔大川说的话,明显是站在她这边的。
     这让苏锦心里稍稍平衡了,压了压怒气之后,就凝神想了起来:
     是的,妈妈这个账号,不用很多年了,连她都不知道,老齐那是得了什么本事,竟能知道这个帐号?
     肯定是熟人透露出去的。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苏锦想到了一个人。
     “谁?”
     乔大川问。
     苏锦一字一顿,目光沉沉,吐出一句:
     “就是万臣房产的老总于万福。”
     一停之后,更是加重了肯定的语气:
     “对,一定是他,绝对是他。那个人,以前和我妈认得,他知道我妈以前用的帐号。我记得清楚的,他曾给我妈汇过钱的。乔总,现在事情很明显了,这一系列事件,根本就是于万福故意想坑我。”
     苏锦越想越心寒,那个于万福,怎么这么不要脸,竟在她身上玩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乔大川听了,不由得重重叹了一口气:
     “我也是这么想的。”
     他拍了一下桌面,又狠狠啐了一口:
     “妈的,真看不出啊,姓于的,这一次玩的这么阴?竟早大半年就撒下了这个网,设下了这样一个陷井……那线放的还真长啊……”
     可不是,那两个工程都是大半年前接下的,做到最近,才临近尾声,公司投了多少人力物力进去,结果……
     “乔总,外头,还有多少尾款没要回来?”
     苏锦很纠结这事。
     乔大川说了一个数字,令她越发头疼了。
     唉,这可如何是好啊?
     这么多的钱!
     苏锦光想想就急成一团了。
     “再加上停工那个工程,总共加起来,金额肯定是小不了的。赔钱,收不到尾款,那是次要的,闹大了,名誉会大受损害。这不光是你个人的名誉,还会坏了公司的名声,这对于以后的发展肯定会有影响……”
     乔大川吐着气,按着太阳穴说。
     这几天,为了这两件事,他头发都白了一大半了。
     是啊,这事一传开,她都成什么人了?
     苏锦想了又想,咬牙:
     “我去找于万福。”
     转身要走。
     “回来。没用的。你已经把他开罪了。估计他是不打算善罢甘休了。他这是故意要做黑你,让你混不下去!你要是去找他,难道你能答应了他那种卑鄙的要求不成?别去自取其辱了……”
     话是说的没错,可要是不去找于万福,他们还能有什么办法,把这件事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苏锦捏着眉心,心上已急成了热窝上的蚂蚁。
     “好了,大致情况我了解了,该怎么办,让我再想想法子吧……苏锦你先下去,把那天我让你做的精装设计给做出来。其他的事,你别管了。出去吧!”
     乔大川站在窗口,一手叉着腰一边在不断的按太阳穴。
     祸是她闯的,哦,也不能说是她闯的,应该说是祸由她生,她要是不能帮公司把这事给摆平了,那她会过意不去一辈子的。
     可她能有什么办法帮到公司呢?
     应声出去时,她心里不断的想着这个问题。
     *
     靳恒远中午飞去了香港,临上飞机时,给苏锦来了一通电话,告知了自己的行程。
     此去,他是要去打官司的,他的心思全在案子上,身边还跟了好几个同事,所以,只简单和她说了几句就挂了。
     她没敢分他的心,所以,未把自己身上这一团糟的事说给他听。
     一下午,她一直不在工作状态。
     五点下班时,杨葭慧在得知靳恒远出差之后,提议聚餐。
     苏锦给暮笙打了电话,告诉他自己不回去了,让他吃了饭,好好复习,别再玩游戏。
     三个人去了一处豆捞店,团了一张四人份的美团,围着吃。
     这是自姚湄过世之后,第一次三个人聚到一起。
     只是气氛不太好。
     苏锦自是在头疼被污陷这一摊子烂事。
     这事,现在真是有理说不清了。
     杨葭慧跟着直叹息,有心无力,帮不上忙啊……
     “要不你回头问问靳恒远吧……
     “他是律师,也许会有办法的……
     “如果没办法平息这件事,对公司来说,真是一场不小的灾难。
     “再有,这种私下收取回扣的事一经曝光,你的名誉会一下子被毁个精光。这对你来说,会是一个不小的污点。
     “重要的是,要是不把那于万福摆平了,说不定他还会生出其他幺蛾子来……
     “唉,真是一个叫人恶心的老色鬼。”
     她嫌恶的直叫。
     “嗯,等恒远出差回来,我就和他说。现在他正事要紧,我就不去扰他了。”
     苏锦点头,吃着刚挑起来的粉丝。
     杨葭慧则往滚沸的汤水里下了几勺虾滑,那是韩彤的最爱。
     一会儿,虾滑等熟了。
     “韩彤,你的虾滑可以吃了……哎,不对啊,你在想什么呢,怎么今天一直在走神?”
     杨葭慧推了推身边的韩彤,今天这小妞神情阴阳怪气的。
     “没什么,生理期呢……”
     韩彤懒懒的回答,捂着肚子,眉头都皱了起来。
     其实呢,生理期不是让她走神的主要原因,真正的原因,是她知道了一个让她无比震惊的真相。
     “姐,你和姐夫现在处的怎么样啊?说点来让我们听听。”
     韩彤提起精神问起了这一茬。
     “很好。”
     苏锦想到靳恒远,就止不住打心里想微笑。
     “姐好像还没去见过男方家长吧!”她又问。
     “嗯,还没去见。我想缓缓。”
     “为什么要缓缓?”
     韩彤尖锐的问,声音响的有点异样。
     这异样让苏锦为之一怔,看了她一眼之后,才解释说:“我想多一点时间了解他。不想太早去接触他们家的人际关系……”
     “姐,你这是什么想法啊?都登记了,那当然是越早见家长越好了啊……是姐夫没和你提这事吗?”
     前半句带着急切,后半句带着试探,那语气怪极了。
     苏锦疑惑的望了一眼:“提过的。是我想缓缓……”
     “那你们可有想过,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韩彤又发了一问。
     “这事,我们倒是没研究过。不着急的。小彤,你怎么比我还要急。而且,依我的想法是,别弄婚礼,又费钱,又累人……”
     这想法一经嘴巴说出,两个好友异口同声就叫了起来:
     “苏锦,你脑筋搭牢了吧!”
     “姐,你又要犯傻了是不是?”
     前一句是杨葭慧瞪着眼叫的。
     后一句是韩彤的惊呼。
     苏锦一脸无奈,就不知道她们会反对。
     “姐,我跟你说啊,一个女人,没有举行婚礼,没有见过公婆,那在古代就是一个妾身不明的身份……
     “现在,你都被他睡了这么多天了,必须让他带着你在他家人面前正了你的身份。
     “这样隐婚,对你没半点好处。就该让所有人知道你是靳太太,那才是最正确最明智的做法。
     “在我看来,婚礼对女人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必须得办。”
     韩彤一脸严肃,言辞激烈,将自己的反对强烈的表现了起来。
     “是啊是啊,小锦,我知道你不太注重这种礼节上的事。可是在咱们中国,礼节依旧是一件头等大事。
     “我告诉你啊,登记了不举行婚礼,吃亏的是女人。女人一辈子就这么风光一次。
     “不是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么:女人,是一天的公主,十个月的皇后,一辈子的操劳。
     “女人嫁男人,没婚礼,那是对自己的不尊重。
     “如果连你自己都不尊重自己,试问夫家还有谁会来尊重你?
     “到时,俩夫妻要是吵架了,夫家那边的人要是来帮腔,会说是你死皮赖脸的缠着人家,要不然怎么会连婚礼都不办,你还愿意跟着的?
     “真要那样,那不是要亏死。
     “女人,不能亏自己,绝不能。
     “何况,靳恒远他是有能力给你婚礼的。
     “没能力裸婚,那叫被生活所迫。
     “有能力裸婚,那就是轻贱自己。
     “重要的是,这婚礼要不举行,你跟着他就是名不正眼不顺。
     “总之,婚礼,绝对不能少……”
     杨葭慧急忙应和,一句套一句的,说的那是无比的顺溜,一时让苏锦无言以对……
     这婚礼,到底要不要办呢?
     “唉,你们让我再想想吧!”
     与她来说,现在紧要的不是办不办婚礼,而是怎么解决眼前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