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195,绑架,将计就计,他要将他们绳之于法 (要看)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195,绑架,将计就计,他要将他们绳之于法 (要看)
     女人那阴嗖嗖的声音,再度钻进了苏锦的耳朵:
     “如果你想苏暮笙安全的话,就得听我说的做,而且这一切,还不能让靳恒远知道。靳园那边有我的人,如果我这边一旦确定你和靳恒远通风报了信,接下去,我会对苏暮笙进行活体分尸……你的手机上会接收到苏暮笙被肢解的照片……”
     苏锦听得背上那是一阵阵发冷,牙齿打架。
     肢……肢解?
     天呐,要不要这么残忍啊?
     这女人,怎么长了这么一副蛇蝎心肠?
     而且,这边,居然还有他们的人?
     苏锦转身急忙冲到窗口,往外探看,为靳园工作的人,有好几个呢,这当中,谁会是他们的人?
     可怕!
     真是太可怕了。
     这人,是什么来路啊?
     “你到底是谁啊?”
     她紧张兮兮的急问起来。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我是谁吗?哼,苏瑜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蠢到家的侄女,靳恒远怎么会看上你这样一个笨女人的?”
     对方冷冷笑着,语带嘲弄。
     苏锦没有恼羞,凝神细想,心头惊讶无比。
     因为,这句话,透露了四个意思。
     一,她认得苏瑜姑姑。
     二,她认得靳恒远。
     三,她仇视这两个人。
     四,她恨乌及乌的在仇视她苏锦。
     为什么呢?
     难道这人是苏瑜姑姑生前得罪过的死对头?
     不可能啊!
     苏瑜姑姑生性随和,不爱惹事,只会与人为善,怎么可能和人结恶?
     再说了,这人看样子还和靳恒远有过结?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她想了又想,可这又岂是凭她想想就能想得通的?
     没再废话,她丢下一句话:
     “我要确认暮笙是安全的……”
     “这没问题!”
     对方下一刻将手机移开了,在对暮笙说:
     “苏暮笙,打个招呼吧!”
     话筒里好一阵子静默。
     “不说话是吗?行啊,我就拿你的小女朋友开刀……”
     话音落下,另一阵女孩子的尖叫尖锐的响了起来。
     “你们别动她,不许动她。”
     那边传来了暮笙愤怒的狂叫。
     苏锦的手心起了层层汗水,一颗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暮笙,暮笙,你怎么了?他们还抓了谁?”
     那边,暮笙极快的叫了起来:
     “姐,他们把我和唐鸯一起抓来了……蒙了我们的眼睛,看不到他们长什么样,但我听得出来,他们一共有四个人,一个女的三个男的……”
     苏锦的心跟着陡然一沉,话筒里暮笙的声音一下没了。
     “听到没有。”
     女人森森的声音,如魔音一般再次出现了。
     “他俩现在好好的……不过,你要是不合作,第一个倒霉的会是谁,你知道吗?”
     不等她回答,这人就自答了上来:
     “会是这个纯纯的唐家小姑娘……想把一个小姑娘彻底毁掉,有一个办法绝对是最彻底的,你想让我们在她身上试试吗?”
     话里的浓浓威胁之意,令苏锦头皮一阵阵发紧:
     “说吧,你想让我干什么?”
     有一件事,现在可以非常确定了:
     暮笙和唐鸯肯定已经被梆架了。
     可对方为什么要梆架他们呢?
     是冲她来的?
     还是冲靳恒远来的吗?
     冲她,她从不得罪人。
     冲靳恒远,为什么她刚刚还要牵扯到苏瑜姑姑?
     她想不通。
     “好,我要你办的是这么一件事,你给我听好了:甩掉你身边跟着的人,打车去XX路上的祺园……到了那边之后,想办法进去和顾丽君拍一张合照,用彩信发到这只手机上。在我确定你和顾丽君在一起之后,我会再联系你接下去怎么做的。
     “记时从现在开始,下午一点前,我要是看不到你们的照片,到时,唐鸯小姑娘,会有点小倒霉……她那根漂亮的、将来会戴婚戒的手指,可能会被连根拔掉……”
     说完,她没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就直接挂了电话……
     苏锦瞪着手机,心脏砰砰砰急跳起来。
     天呐,这人,这到底想干什么啊?
     为什么要让她去祺园啊?
     唉!
     想不明白啊!
     她狠狠抓了一下头皮。
     不管了,先跑过去再说。
     她噔噔噔从楼下跑了下来。
     薄飞泓就坐在客厅沙发上,正拿着一副牌玩耍,听得下楼声,抬起了头。
     “脸色怪怪的?怎么了?”
     他站了起来,眼神一眯。
     “呃,没什么。”
     苏锦一个劲儿的往后退了又退。
     这事,不能说啊!
     暮笙和唐鸯的小命,全在他们手上呢?
     可是,如果不说,她能有什么能耐将他们救出来?
     最终只有任凭宰割的份啊……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她该怎么做才好啊?
     愁绪,在她眉眼间不经意的就散了开来。
     她可从来没经历过这种阵势。
     哪怕再如何镇定,此刻,心头早已一片大乱。
     “是吗?没什么,那你慌什么?”
     薄飞泓的眼神是何等的尖利,上下一研究,直觉不太对劲,刚刚他好像有听到一阵手机铃声隐约传下来的。
     才一会儿功夫,她就跑了下来,神情就大变了。
     分明就有事。
     肯定是那通电话的缘故。
     就这时,别墅门外,有人走了进来:
     “把机票订了,马上回大陆……”
     是男主人回来了。
     不过,这一次,苏锦并没有扑上去,而是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了。
     靳恒远一进门就看到了她,脸色白的异样。
     “没睡好?”
     他走了过去,仔细端详着。
     “嗯……”
     苏锦含糊答应着:
     “要回去了吗?”
     “下午就回。既然没睡好,那就再去补一觉。我有事和长宁他们讨论一下。吃中饭我叫你。现在乖乖上楼去吧,我就在这边客厅。”
     他将她往楼上推。
     她晕了。
     客厅是必经之路,他守在这边,那她怎么出去啊?
     苏锦咬着唇,往楼上去。
     靳恒远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上楼之后,转头看薄飞泓:
     “有事?”
     “不确定。”
     薄飞泓回答:
     “也许你该查一查她的手机来电。感觉刚刚发生过有点不太正常的事。”
     他的判断一向精准。
     靳恒远目光一闪,立马跟了上去:
     “我去看看。”
     *
     苏锦慌慌张张上了楼,心里乱的不得了。
     才进了卧室,正急的踱步,门紧跟着开了,靳恒远走了进来,却把她吓了一大跳,捂着胸口,就惊叫了一声:
     “啊!”
     靳恒远可是个人精,立马就看出她不对劲了,将她抓到怀里仔细观察:
     “有事瞒我?”
     苏锦一愣,却故作镇定:
     “没……没有。”
     都结巴了。
     靳恒远抱起了胸,眯眼逼视:
     “说好的夫妻坦诚呢?”
     她头皮发麻啊,这事可事关暮笙的安危的啊……
     下一刻,他将她手中的手机抢了去。
     “喂,你干嘛?”
     苏锦急着想抢回来。
     靳恒远用一只手臂挡着,另一只手熟稔的翻起通讯记录,翻完之后交还给了她,已是一脸顿悟:
     “有人向你打来威胁电话了是不是?”
     苏锦一下瞪大了眼,吃惊的不得了:
     “你……你怎么知道的?”
     靳恒远淡淡道:
     “因为不久之前我已经接到了电话,说暮笙和唐鸯一起失踪了。”
     呃?
     什么情况?
     苏锦愣住了,困惑极了:
     “等一下,为什么会有人向你报告暮笙和唐鸯的行踪的?”
     靳恒远的回答非常直接:
     “因为我有派了人保护暮笙的安全?包括杨葭慧和韩彤,我都有派人跟着。”
     苏锦越发不解了:
     “可你为什么要派人跟着呢?”
     “因为有人想对你不利。这种不利,有可能变态到最终将你身边的亲朋好友一起锁定为目标。”
     靳恒远解释的很详细。
     可是苏锦就是不懂。
     “我……我还是不太明白啊!“
     “这件事解释起来很复杂,而且这会儿也不是解释的时候。现在,请你告诉我,打给你电话的是男人还是女人?其他事,我们有空再细谈,正事要紧……”
     靳恒远没有细说,只把重点放到了这一通电话上。
     苏锦自是分得出事情轻重缓急的,也就没有再追究:
     “是个女人。”
     “她让你办什么事了?”
     苏锦马上把那女人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说完之后,脸色顿时惨白,压低着声音直叫起来:
     “完了完,现在你知道了,暮笙他们不会出事吧!”
     靳恒远连忙安慰她:
     “薛姐是信得过的人,厨师在厨房根本不可能监视我们,外头的保安和清洁工、园艺工,我不敢百分之一百能保证他们是安全的,但他们一般不会接近主屋,也不可能听到我们说话,所以,绑匪是不可能知道你和我说了什么的……”
     这么一分析,苏锦还真觉得有道理。
     “那我们接下去该怎么做啊?恒远,那都是些什么人啊?发生这么大的事,你之前怎么都没对我说一说的啊……”
     她扒了扒头发,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说好要坦诚的,你却事事瞒我。”
     语气是生恼生愠的。
     虽然她知道他是怕她担心才不说的,可总归他是瞒了她的,要不是现在事情紧急,她真想和他大吵一顿。
     “你先别急,这事,善县那边,是季北在帮我跟进处理。你等一下,我和季北通个电话。”
     靳恒远立马和季北勋打了一通电话。
     两个人隔着千里通过电波商量了一下,最后制定了一个计划:
     “小苏,你给我听到了:
     “这一波人,已经不是第一次作案,多年前就作过一场大案。被警方抓了不少人。可惜主谋人逃了。
     “多年之后,他们卷土重来,所幸,我查的及时,主力已在多日前被端掉,剩下这三四个人现已经是强弩之末,没多少作为了。所以,暮笙和唐鸯不会有事。季北会带人及时把人救出来的。
     “但我一直怀疑我们这边可能有个隐藏着的内贼:他们现在在大陆,一直被季北的人盯的死死的,根本没办法出境分身跑来这里另外作案。唯一能帮他们的也就只有那个内贼了。
     “现在,我们一要为季北抓到他们而争取更多的时间,二,需要顺藤摸瓜去查一查他们联合起来究竟想干什么?
     “所以,我们得将计就计。
     “接下去,你就按着他们的要求马上去祺园。别害怕,我会派人暗中牢牢保护好你的。
     “到了那边之后,要是那边的人不放你进去,就说你是萧至东请去的。
     “见到顾丽君,如果顾丽君不配合,你就跟她说……”
     他突然沉默了一下。
     苏锦看着。
     他思虑好一会儿,才淡淡吐出了一句话:
     “璟珣的死,春燕的死,不能白死。你受的罪,也不能白受。所以参予了那个案子的人,我们都该将他们一个个绳之所法。千里之外的余犯逃不掉,近在眼皮底下的危险也不能放过。这一步棋必须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