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219,爱情失败,婚姻失败,因为拧 (揭密过往)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219,爱情失败,婚姻失败,因为拧   (揭密过往)
     白建飞绝对是一个学识渊博的人,英文,法文,日文,都会,更精通国学,却又没有书呆子的酸腐气。他最大的嗜好是,找各种书来读。
     在那个年代,也只有书这种东西,能让他摆脱精神上的痛苦了。
     那时,他喜欢以沙盘为教板,将他脑子里的那些早已经长了根的东西,传教给虚心好学之人。
     宗洁就很喜欢跟他学习。
     三年时间,她学会了英文和法文。
     有时,她和白建飞在一起时,常用法文来和他交谈。谈他们感兴趣的事,而不需要担心被人听了会惹祸上身。
     萧至东因为宗洁对这两门语言生了兴趣,为了和她拉近距离,也一起学了。
     不过,他的重心没投在这上头,这人只对建筑感兴趣,所以,那会儿,他学的比宗洁差。
     白建飞是个不得了的才子,若放在当代,他必然桃李满天下。无奈生不逢时。
     对于这个人的才华,萧至东绝对是认同的,但是对于宗洁对此人的热情,他是不喜欢的。
     出于一个男人的危机感,他感觉再这么处下去,宗洁恐怕要犯原则性错误,他觉得自己必须阻止她犯错。
     于是,他忧心如焚的写信给父亲,希望可以尽快离开这边,最好能得到推荐,去上工农兵大学——宗洁太渴望读书,他觉得是白建飞身上的博学多才吸引了她。
     不久之后,萧至东接到了通知,可以去上海读大学了。
     谁知,宗洁不肯去。
     她说她要陪着白建飞,因为她已经深深爱上了那个大她十几岁的男人。
     哪怕留在大西北过苦日子,也不愿意接受这份推荐名额,回去做知识份子。
     萧至东气极,不明白啊,那个男人到底给她吃了什么迷魂汤,竟让她如此着迷,连家都不要了,学都不肯上了。
     几次和宗洁谈心,做工作,可她就是认定这个男人再也不肯离开。
     正当萧至东一筹莫展之时,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来到了白建飞身边,宗洁这才震惊的知道:白建飞竟是有妻儿的。
     受了骗,伤心欲绝的宗洁,最后跟着萧至东去了上海,开始接受高等教育。
     74年秋天,顾原和万婉也被推荐来了上海,也进了高等学府,四个人又聚到了一起。
     同一年,年底,宗洁嫁给了萧至东。
     原因是:宗洁酒醉,和萧至东有了夫妻之实,怀上了。
     在那个年代,未婚先孕是一件羞耻的事,萧至东被其父亲狠狠打了一顿之后,两个人匆匆举行了一场简单的婚礼。婚后,二人继续读书。不想结婚没多久,孩子就流掉了。
     77年,全国恢复高考这一年,萧至东成了一名建筑工程师,一毕业就进入了国家重点部门,就此与建筑建立起了千丝万缕的感情,开始了他不一样的锦绣人生。
     同年六月,宗洁诞下一子,取名萧璟珣。孩子满百天之后,由萧老太太带着,宗洁继续读研究生。
     78年,萧至东的事业,蒸蒸日上,相反,他的婚姻生活,却是风云惊变。
     大学毕业的万婉离校之后,就和宗洁各有了自己另一片天地,两个人就靠写信联络着感情。
     这一年的十月,宗洁接到万婉的来信。
     万婉用一种很沉痛的语句告知了宗洁:所谓的白建飞的妻儿,全是假的,这一切的一切皆是萧至东为了让她跟去上海读书而让人演的一出戏。白建飞为了她能有个更好的前程,就答应欺骗了宗洁。
     她的信中强烈遣责了萧至东,利用萧父的影响力,横刀夺爱,卑鄙无耻。
     并且还传递给了她一个惊人的消息:白建飞已经在一次抗洪抢险中因为被重物砸伤了头部,坏死了脑神经,变成了傻子。
     得知“真相”之后,宗洁深受打击,痛不欲生,和萧至东大闹了一场。
     虽然萧至东一再向她解释,那不是他授意的,他完全不知情,他很冤枉,可她就是不信,恨极的在毁掉了所有有关她和萧家的照片之后,绝然离去。
     她说她要去照顾白建飞。
     因为,至始至终,她爱的只有白建飞。
     可那个时候她肚子里已怀有二胎。
     她对萧至东说:孩子生下来之后,她会将他送回萧家的,可这个婚,她一定要离。
     萧至东阻止不了她。
     再说白杨村这边,那个曾经风度翩翩的白建飞早已变得什么人都不认得。
     宗洁去了之后,竟神奇的认出了她是谁。
     就这样,她在那边照看起这个被人视为傻子的男人来。
     同一年12月份宗洁认回了亲生父亲宗林。
     二十几年前,避难离开的宗林,曾偷~渡到香港,之后,白手起家,一手创立了宗氏房产,因为思念妻子,终生未娶。也曾派人前往内地,寻找妻儿,可惜徒劳无功,本以为此生亲人再难聚首,却不想在病入膏肓之际,见到了自己逃难时还只在蹒跚学步的女儿。
     他在和女儿相聚多日之后,脸上带笑过世。
     临终,他将地产公司过名到了萧至东和宗洁名下。
     79年,国家全面推行改革开放,萧至东放下在国家单位的优越地位,去了香港,替宗洁打理起宗氏房产。
     宗洁呢,继续留在白杨村,对于所谓的公司,她毫无兴趣。
     79年4月,白建飞因山体滑坡过世,宗洁闻讯,难产,大人和小孩都没有保住。
     临终留言:死后要和白建飞合墓在白杨村。
     萧至东忍痛成全,就此以忙碌的工作来纡解丧妻之痛。
     79年年底,宗氏房产因为某个投资出现问题,整个公司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破产。
     80年春节,靳媛随父母回国,在香港邂逅萧至东,对他一见倾心,在得知他难处之后,表示愿意出手助他渡过难关。条件是,她要做他妻子。
     靳媛是一个受过洋派教育的新时代女性,热情,阳光,充满自信,萧老太太是极看重这姑娘的,只是萧至东对婚姻早已心灰意冷,无意再婚,但为了保住宗氏房产,以实现他的建筑梦想,只好咬牙同意了这门婚事。
     因为有靳家的注资,宗氏危机就此解决。
     81年,萧璟珩呱呱落地。
     ……
     “只是我母亲和我父亲的关系,一直处不好。
     “我父亲总是借着工作,让自己忙的没半点空闲。
     “当然,他的忙碌,也是有效绩的。这让他渐渐成了地产这个领域的佼佼者。
     “不仅借着改革的春风,在国内做起了房地产,还借着我母亲的关系,把生意做到了英国。
     “85年,宗氏房产更名为萧氏集团房产。
     “……
     “后来我才知道,我父亲一直念念难忘亡妻。
     “因为思念成灾,他在璟珣身上用的心,就比用在我身上的要多的多。
     “大哥因为自幼身体弱,更能让他牵肠挂肚。每回打电话回家,和我说话,总是寥寥几句,和我大哥说话,却是半个小时都能扯过去。
     “母亲为此曾和父亲闹过几次意见。
     “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淡。后来,他们干脆就互不相干涉对方生活。开始分居两地。”
     说到这里,靳恒远扯了扯唇角:
     “93年春天,我妹妹出生。
     “拿我妈的话来说,那时,她已经和父亲没有夫妻生活好几年。彼此各有各的忙碌。因为一场宴会,他们在英国遇上,久别重逢的夫妻,居然在靳家的庄园上住了三天。
     “正是那三天,孕育了我妹妹。夫妻之间互不关心的局面,也被破除了。
     “我母亲怀璟欢那段日子,这对夫妻的关系进入了少见的融洽期。我父亲知道挤出时间来陪我母亲了。两个人脸上常常看得到笑容了。
     “此后两年,我可以看得出,我父亲很努力的想回归家庭。家中气氛比较温馨。只是因为他们工作的关系,想要像寻常夫妻那样天天腻在一起来,那是不太可能的。
     “因为忙碌,他们少有聚在一起的时候。而感情是需要时间来用心经营的,在夫妻双方将重心投放在各自不同的领域中之后,他们能走到一起的时间真是少的可怜。
     “96年,母亲撕了父亲手上一直秘密私藏着的、仅有的一张宗洁生前的照片,因为一时急怒,父亲打了我母亲一个耳光。两个人的关系再度恶化。
     “97年,年底,璟欢五岁,我十七岁,母亲正式向我父亲提出了离婚。她不要我父亲的任何财产,两个孩子也可以归萧家所有。她只要靳家所有的酒店,就此从萧氏集团分裂出去,和萧氏完全脱离关系。
     “我父亲试图挽救这段婚姻,不仅鼓动我游说去改变母亲的想法,更让璟欢去求她,可母亲坚决不同意。结婚十八年后,两个人就这样和平分了手。”
     一阵幽幽的清风,带着阳光的味道,从树荫下吹过,也吹走了靳恒远嘴里的叹息。
     苏锦也为之惋惜不已。
     在世人眼里,萧至东和靳媛,应该算是天生一对,无奈,十八年的时间,都没办法融掉萧至东对亡妻求而不得的心情。
     这也真是一个在感情里拧到了极致的男人。
     如此这么一想,她突然轻轻道了一句:
     “也许,你爸是爱过你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