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272,如果你想离婚,只要你开口,我可以满足你(要看哦)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272,如果你想离婚,只要你开口,我可以满足你(要看哦)
     “怪我说话不算话,把你找着的太迟了?”
     这一句话,说的很轻,却是带着重重的自责以及无奈。
     他的目光,是无尽温存的,当手掌轻轻抚上她的发,他又低低补上了迟到多年的解释:
     “那时,我伤口发炎,住了很长一段日子的院,根本就下不了床。
     “后来有去找过你的。
     “找去时,孤儿院出了点事,所有领养记录全部被一场意外焚烧殆尽……
     “就这样,我失去了你的消息。
     “直到后来,在叔叔的相册里看到了你和苏瑜姑姑的照片。
     “虽然,那时,你长大了点,但我还是一眼认出了你,这才知道你被苏家收养了。
     “可那一年,我已经二十二岁,与当年的约定,足足迟到了八年。
     “在确定你是小书后,我从北京赶回嘉市,专程回来见你。
     “就那天晚上,我被人拉去了那个化妆舞会。
     “本来以为那会是一个无比糟糕的舞会,去,纯萃是散心,却没想到,有了一个意外的收获,遇上了你……”
     这个深藏在心里那么久,久到外头人不知道的秘密,终于被他说出了口。
     好了,这一下,他算是彻彻底底把什么都交代清楚了。
     这与他,是一种解脱。
     苏锦呢,也终于明白了,那天他怎么会出现在那里了。
     原来,是为她而来……
     “可是,可是那时候,你为什么没认我啊?”
     她的声音哑得特别特别的厉害,语气委屈。
     已经迟到八年,见了面,却还是没道破。
     她真有点闹不明白,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靳恒远静默,手指轻轻捋着她的发:
     “宴会那天只顾着和你跳舞,重新认识你,忙着逗你说话,忙着观察你,没机会。也不想就这样冒冒失失的认你,重逢这么难,我想把你和我的再见安排的妥妥当当的……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那晚,我看到苏暮白总霸占着你,看你的眼神很不对劲。第二天,我刻意查了一查,知道这些年,你们俩几乎形影不离。感情不是一般的好。
     “周日那天,我带着满心的高兴找你去了,偷偷就翻进了苏家的围墙……看到你……”
     他停了一下,手指也顿了顿,脸上泛起了一丝古怪的笑,声音轻了一轻:
     “看到你和苏暮白在一起……正接吻……”
     她一呆。
     晕死,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
     她和苏暮白初吻时,他在边上围观?
     几丝尴尬,不由得在她眼底浮现了出来。
     他看在眼,淡淡一笑:
     “所以,忽然就不想认了……
     “知道你过的很好,我挺欣慰。远远看着你幸福,也不错。
     “在我,求而不得,是一件痛苦的事。偏偏我又不能横刀夺爱……来破坏了你平静的生活……
     “怎么说呢,认了之后,你肯定会和我以后的生活发生更多的交集。
     “让我看着你们相亲相爱,还要送上祝福,那得多折磨人。
     “我不想面对这样的事,那倒不如不认。”
     原来如此。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
     十八年前的生死与共,是根基;十年前的舞会邂逅,令他情根深种;而他的骄傲不允许他来夺人所爱,所以,不认她,离开了,却又在多年之后,再度守护她,然后是相亲相见,成夫妻……
     “那之后呢,之后,你怎么没跟我说?”
     她再问。
     “一直想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靳恒远睇着这银镯子说:
     “这镯子,算是给了我一个机会……因为……”
     他顿了一下,轻轻的搂住了她的腰:
     “因为,我不想再失去你。”
     一个吻,轻轻在她额间落下,在发顶久久的烙着。
     “小书,相亲见到你,让我觉得老天很厚待我,因为,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你还是绕进了我的生活,我怎么肯辜负这份得之不易的缘份,把你推开?”
     所以,他们顺理成章做了夫妻。
     她咬唇看他。
     这真的是命里注定的吗?
     十八年前的大哥哥,救了她,改写了她的人生;十八年后,她鬼使神差的嫁给了这人令她一直想再见一见面的他。
     委屈吗?
     不委屈的……
     她应该高兴的,可是为什么她现在的心情会那么那么的矛盾。
     先前,她想怨他的,这会儿,她该开心的,因为惦想了那么久的人,终于找着了……
     可是,为什么,她怨的人,和她敬爱着、思念着的人,会是同一个人呢?
     这让她怎么办?
     要让她怎么去爱,又怎么去恨?
     心,一下又纠痛了起来。
     “靳恒远,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苏锦任由眼泪簌簌落下,嘴里则突如其来的控诉起来:
     “之前,你一直没说你是二斤哥哥,是因为时机未到吧……你知道的,早晚暮白的事会被揭穿;你早知道我会怨你,所以,你把这件事就这么攒在手上,挑最关键的时候和我说,你要我怨你不起来……”
     她猛的推开了他,忽就明白了。
     又有点恨他了!
     他怎么可以耍这种阴招?
     怎么可以将她陷于两难?
     她本来就有点不知如何是好,现在越发是了……
     靳恒远沉默的一笑。
     原来,她是这么想他的?
     原来,他已经和卑鄙和无耻挂勾了。
     原来,她本打算怨他了……
     如此看来,今天,他若没拿着这银镯过来这里把过去的事儿给捅破了,他可能就真没戏了!
     心,莫名就冷了一下。
     他转头,睇着初升的朝阳,将背脊挺直了,嗓音,渐收温柔,而露了几分清冷:
     “我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是能招你怨恨的。至始至终,我只是想维护我们的婚姻。”
     苏锦的心思从来敏感,立刻感觉到了他的冷:
     “不管怎样,你就不该一再的瞒我……”
     靳恒远凉凉一笑,转回头,马上淡淡的质问了过来:
     “在法律上,我有向太太通报她前男友生活细节的义务吗?告诉你,对我又有什么好处?难道我是嫌我日子过得太太平,所以,没事就给我们的婚姻生活添加一点不安因子,来加速它往不稳定的方向发展吗?”
     问的好尖利。
     他的职业水平,无孔不入的表现了出来。
     她接不了话。
     他呢,依旧语气咄咄:
     “我娶你,想要的是一个和和美美的婚姻。任何不利于婚姻和谐的事情,我都会避开它。这是一个正常婚姻当事人,都会做的事。谁会愿意自己的婚姻,出现不可弥补的危机。我娶老婆,不是为了玩,是想正正经经过日子的……”
     这话,有道理,她被他堵得没话说了。
     “小苏,婚姻需要两个人一起维护,不是光靠我一个人努力就能行的,这个道理,难道你不懂吗?”
     说这一句时,他的眼里似乎带进了几丝隐隐的伤心。
     这一刻,夫妻俩俩相望起来。
     她一直没有再接话。
     在他面前,她好像永远是理亏的一个人。
     可是,她真就不该生他气吗?
     他见她不说话,随即又苦笑了一声,转而又说道了起来:
     “记得你妈过世前,我曾和她谈过,她让我答应,如果你不想和我过了,让我别为难她,给你一个痛快。
     “当时,我是这么回答她的:要是我没办法让你忘了过去,一心一意跟着我,爱上我,我就放你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婚姻本是一场赌博,赢,两人之幸;输,但可放手另搏……
     “我说,我不会傻傻的用婚姻去困死自己,困死你。
     “现在看来,你已经对我们的婚姻有了别的什么想法……”
     他说到这里,嘲弄一笑,点了点头:
     “好,那我今天,就把话撂这里了。
     “如果,你心里始终放不下他,如果你想离婚,只要你开口,我可以满足你,甚至,只要你发话,我还可以帮苏暮白打离婚官司……
     “想要怎样一个未来,小书,你可以自己看着办……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放心,我绝对不会勉强你……”
     他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
     “我还有事。先走了。
     “这几天,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你可以好好的仔细的想清楚了,以后,你打算怎么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
     “到时或给我打电话,或来找我……我等你来作这个决定……”
     说完,他毫不迟疑,带着满身的骄傲,转身离开。
     苏锦张了张嘴,想叫住他,可声带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就那样眼睁睁看着他迈着大步,自小径绕上车道,坐上了停在附近的那辆黑色路虎。
     车子一动,匆匆的,他就从视线里消失了……
     是的,她没叫住他,因为,她真的真的太需要好好想一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