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331,这个傻瓜,赚到的是她好不好,她才不想赖呢……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佛说,相遇即是缘,前世百次回眸换来今生的相遇。
     佛说,缘聚或缘散,前世今生业巳注定,不必强求。
     苏锦说:人的一生,是一场说漫长不漫长、说短暂不短暂的旅行。人在旅途,总会遇上诸多意想不到的事绂。
     而缘分,总会在意想不到时悄然而至逼。
     她这一生,年幼时,被人贩子倒卖,是她意想不到的;随即,认得了仗义相救的二斤哥哥,是她意想不到的;之后,被解救,被苏家领养,从此走入安稳,是意想不到的;多年后,却在深爱时失恋了,人生再次走进了破碎的转折,更是意想不到的……
     若细数,这些意想不到中,蕴藏的皆是缘份。
     缘份来时,他们相识了,共患难了,相守了,相恋了;缘份去时,总有那么多的理由,成为彼此之间的阻隔,让彼此成为对方心里的隐痛,思不得,恋不得,想不得……
     2013年4月,她因为相亲而遇上靳恒远,刹那间的顺眼,便有了结婚的冲动,便有了意想不到的改变在寻寻常常的日常生活中悄无声息的发生了。
     谁也想不到,命运的齿轮,会就此重新开启。
     是的,嫁给这个陌生男人的那一刻,她从不知道未来的人生,会因为他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时,她只想给养母一个安慰而已:简单的一个心愿,竟然就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
     仅仅只一个多月的时间,她成了他名副其实的妻子,一颗不为任何人所动的心,为这个男人迅速的沉沦,这是最最让她始料不及的事。
     是的,曾经,她觉得爱情已枯竭,她再不会爱,也不可能去爱。
     却不想,爱情来时,你完全没办法阻挡。
     它会以它悍然的姿态,让你为它为之倾倒,为之疯狂,为之全部燃烧。
     是的,灰色的四年过去之后,当她迎来第二份爱情,一切变得欣欣然不一样了。
     是的,多事的五月,就这样过去了。
     收获了婚姻,收获了爱情,收获了一枚精致的求婚戒指,闪亮在了她的素指上——它无形的向所有人宣告着,她已是一个沉醉在幸福里的已婚人氏。
     婚后短短的一小段时光,已让她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
     人生是一个不断的前进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有可能跌倒。
     跌倒其实不可怕,倒下了,重新站起来就好。
     苏锦细细想过,再如何厉害的人,都会有跌倒的时候。
     她跌倒过,恒远跌倒过,暮白跌倒过,暮笙跌倒过,葭慧跌倒过,韩彤跌倒过,顾丽君跌倒过……
     最后,他们都爬起来了。只要知道爬起来,继续往前奔走,那就是好样的……
     是的,因为有靳恒远,苏锦那跌得头破血流的人生,就此拥有了新生。
     在这个崭新的婚姻当中,他们用心的在浇灌他们的感情,只愿可以长长久久。
     所以,在2013的5月,她和他,在一处寻寻常常的咖啡厅内,订了情,却又在很多年轻男孩女孩吆喝着“亲一个”的欢呼声中,她拉着他落荒而逃。
     她是害羞的女人,才不要在人群里接吻,那得多丢人!
     可求婚的画面,却被靳恒远让人用摄像机永远的定格了起来。
     回到家,他收到了视频,看完甚是满意,冲她洋洋得意的显摆说:
     “这辈子,你别想再赖掉了!”
     苏锦呢,睇着指上那异样精致的戒指,微然而笑。
     这个傻瓜,赚到的是她好不好,她才不想赖呢……
     她是要缠他一辈子的。
     ……
     浪漫过后,是平静的生活。
     而生活从来是平淡的。
     2013年6月初,苏暮笙参加了高考,作为姐姐,她加入了送考队伍。
     清晨送他上考场,一天守在考场外,在迎接他出来的时候,送上一瓶水,给以一个鼓励的微笑。
     tang
     几天后,成绩出来了,暮笙考的不是特别理想,但与这孩子来说,他已经进了全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
     读书从来不是他的专长。
     拿到了成绩的那天,他对靳恒远说:
     “姐夫,我想当兵。”
     靳恒远上下打量着问:
     “你准备好吃苦了吗?”
     “准备好了,不吃得苦中苦,就不是真男人。”
     苏暮笙说的豪情万丈。
     这孩子,渐渐的,终于长大了。
     靳恒远笑笑说:“机会我可以帮你争取,但能不能进去,还得看你的实力。”
     之后,苏暮笙以不俗的格斗本事,以及在计算机上的天份,被特招了进去。
     拿到通知书的那天,苏锦和靳恒远为姚湄举行了满七脱白仪式。
     其实满七之期早过,但为了不影响暮笙高考,他们故意拖了一下,直到有了这样一个喜讯之后,他们终在亡人面前脱白报喜。
     虽然最亲爱的人去了,可她最牵挂的人,却已蜕变成熟了起来。
     这与亡人而言,那也是一大捷报。
     ……
     时间最易流逝。
     很快,就到了六月底的周末。
     这天上午,靳恒远闲在家里做菜,苏锦则上下忙碌着打扫。
     是的,这段日子,他们没有请钟点工,家里所有事务,全是他们俩个闲来没事一起整理的。
     衣帽间,她正在收拾衣裳,靳恒远走了进来,拿着手机,交到了她手上:
     “听一下,找你的。”
     “我的?”
     苏锦甚是惊讶,怎么会有人找她打到靳恒远手机上了?
     她疑惑的接过,一个温和轻快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知道我是谁吗?”
     苏锦还真不知道,那声音是那么的陌生,怪怪的看了一眼靳恒远,只见他在微笑。
     “不知道。”
     “顾丽君。”
     那女子轻笑着说。
     苏锦自是讶然的。
     据她所知,顾丽君并不知道靳恒远的手机号码的。
     今天,她却打通了他的电话,他不仅接了,还让她和她说话。
     “很惊讶是不是?”
     顾丽君在那边笑:
     “是我求萧至东帮忙打的这通电话。否则他也不可能会接……我没别的意思,就是一直想再和你见个面,却总是没有机会。我只是想亲口向你道一声谢谢。”
     原来是因为这一茬。
     “不用。”
     苏锦淡一笑,若不是她来了电话,她都已经忘光。
     “必须的。苏锦,若不是你开导,我这一生怕是要毁了的……而今天下午,我就要去美国读书了,璟祺也会去。临走之前,我想我必须和你打个电话的。我想和你说:你的恩情我记下了,以后若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什么恩情不恩情的,说得有点过了。我只想说,肯静下心来去读书,挺好。”
     苏锦微微笑,并不居功:
     “相信读完书之后,你会成为一个出色的人才……”
     “嗯,到时,我会留在美国发展,并重新开始……”
     现在的顾丽君,语气无比的平和。
     走出牛角尖的人,果然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好,那我在此预祝你早早找到自己的人生位置。”
     这句,苏锦说的由衷。
     “谢谢。我会活出另一种生活的。”
     寥寥只浅聊了数句,而后,就挂了。
     她抬头望窗外:时正当梅
     雨季,天地之间,雨过天晴,天空别样的蓝,别样的亮……看着真是舒服极了。
     这么想着,苏锦含笑看欺过来的靳恒远,娇娇的说:
     “很圆满。”
     “对,很圆满。这全归功于你。”
     他搂住了她,咬住她的唇之前,低低的叹了一声。
     是的,人生至此,很圆满,他已无憾。
     更圆满的是发生的7月初。
     那会儿,苏暮白在医院有了起色,双脚渐渐有了知觉。
     这绝对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
     同一个月,萧氏集团总裁萧至东在家晕倒,被急送医院就诊。
     医师声称:萧至东疲劳过度,必须卸下所有职务就此养病。
     其实,这只是精心编排好的戏码。
     总导演是靳恒远。
     他以这样一个方式安排父亲萧至东从现在的职位上下来,正式接受治疗,而他借势接管了他的所有职务,成为了萧氏的代理CEO。
     从那一刻起,靳恒远又做回了萧璟珩,成为了上市公司最年轻的CEO。
     ……
     7月底,苏靳萧三家老爷子老太太,找了一个时间,商量了一下结婚事宜,并正式敲定了结婚日子为来年的三月二十六日,四月二十八日。
     结婚地点定为泰国普吉岛,英国某庄园。
     日子是六位老人家挑的。
     他们找了算命先生前前后后挑了又挑,最终挑了这两个日子。
     对于靳恒远来说,什么时候举行婚礼,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经拥有她。
     ……
     8月,靳恒远带着苏锦参加了姥爷的生日宴,只是家宴,并没有广宴宾客。
     苏锦临摩了一幅百鸟朝凤图作为寿礼,姥爷收着很高兴。
     8月中旬,苏锦正式和金辉合资办了分公司。
     投资的钱,是她向靳恒远贷的款,几分利息,怎么还,白纸黑条写得分明:
     利率以银行为准,一年还不了,开始生头胎,两年生不了,生二胎,三年还不了,生三胎,以此类推……
     这自然不是苏锦写的,乃是某位大律师的精彩手笔,她笑着签下了大名。
     ……
     9月1日,苏暮笙入伍,苏锦送行,心有千万不舍,却只能放手。
     ……
     9月10日,韩彤宣布怀孕,消息传来,靳恒远长长叹,第一时间打电话问苏锦:
     “我的娃在哪?”
     苏锦闲闲反问:
     “措施是你在做的。亲爱的,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怀孕意味着禁欲。你说你选哪个,才更有利用我们现阶段的人生发展?”
     靳恒远想了再想,下了一个决心:“从今晚起,我们要加倍恩爱,这样才对得起未来的禁欲生涯……”
     苏锦听罢无语之极:“……”
     靳先生,你想的好长久……也太能找借口了一点吧!
     是的,小日子,就这么甜甜蜜蜜的过着。
     对于苏锦而言,唯一遗憾的是,薄飞泓和葭慧的关系,一直没有任何起色,除此,一切如意,她正静享岁月安好——题外话——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