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356,这大半年时间,你们到底在查什么事?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苏锦缩在沙发上,狠狠得盯着,就是没接,而那个手机,却像是和她扛上了一样,不知疲倦的唱着,声音那么的刺耳鹊。
     不知过了多久,才算消停了。
     这时,门那边,传来了“叮咚叮咚”之声,她回神,连忙跑了过去。
     透过门眼,苏锦看到是靳媛来了,连忙把门给打开了……
     “妈……”
     看到可以依靠的人,她绷紧的心弦,终于松了下来。
     “小锦,你……你怎么了,怎么满头是汗?”
     靳媛一看到脸色异样的厉害的苏锦,满口疑狐的问了起来。
     是吗?
     她出汗了吗?
     她抚了一下额头,还真是满头大汗惧:
     “这事,说来很复杂……等一下我再说……季北,铁镜,你们怎么也来了?”
     和靳媛同来的还有季北勋和铁镜。
     在这个时候,看到他们,她心里很惊讶。
     “靳让我过来看看,在他没有回来之前,让我们来守在你家……”
     季北勋简单作了回答,眼神直直的盯着她又端详了一番:
     “苏锦,你一脸的惊慌,这是怎么了?在我们来之前,苏暮白离开之后,发生什么事了吗?”
     唉!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那眼神,真够毒,居然把时间段都给估计出来了。
     “先进来吧!我慢慢说给你们听,这事,说来有点可怕……我正愁找不到人商量呢……一个人正怕的慌,还好,你们来了……”
     苏锦把他们让了进来,关上了门。
     季北勋没追问,他从来是最耐得住性子的人。
     而进门第一眼,他就看到了客厅地毯上那掉了一地的照片,径直就走了过去。
     靳媛则牵着苏锦的手轻轻说叨起来:
     “我刚刚来上海,才到机场呢,就接到了恒远的电话,让我直接来这边,说让我必须留在这边陪着你,大约是怕你急,怕你伤心……你表妹家出事了是不是……出这样的事,那是谁也想不到的……小锦啊,你呆千万别太往心里去啊……”
     宽慰的话还没说完,那边季北勋已经看完那一打照,又拣起了那只老人手机,扬了扬,打断了她们的说话,凝声问道:
     “苏锦,你刚刚说怕,指的是这个?”
     两个人的注意力全被拉了过去。
     “嗯!就是这些东西……”
     苏锦点头,挽着靳媛走了过去。
     这些东西,她都没勇气看第二遍。
     铁镜把这些东西给接了过去,嘴里怪叫了一句:
     “真够血腥的啊……不过这P图技术,真是有待加强啊……”
     苏锦:“……”
     人家一点也不怕,也没半点心理紧张压,而是很专业的研究起技术问题来了。
     苏锦心头不由得为之轻叹起来:专业水准不同,视角不同,看到这些照片的感受,那也是截然不同啊。
     “哪来的?”
     季北勋则若有所思的问了起来。
     “刚刚有外卖到。门卫保安让送外卖的给捎上来的。
     “就在你们来之前,这个手机又打来电话了。
     “非常恐怖……我,我不知道怎么了?
     “六月的时候,有过一回,我打恒远电话,有个女的接的,曾威胁说,我要不和恒远离婚,不离开恒远,我身边的人,就会一个个出祸事。后来,这事,我一忙,就忘了……
     “昨天傍晚,我又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用小彤的手机打过来的,声音男女难辨,紧跟着小彤和毕大哥就出了事。我去查监控,居然查不到那个人的长相……
     “季北,你看到没有,毕大哥的照片上,被编了个‘1’字,不仅画了一个红叉叉,还附了一张毕大哥被撞的照片。他刚用电话告诉我,这一切,只是刚刚开了一个头……
     “按着他的意思,接下去小彤被疯掉,葭慧的孩子也会出事——巧不巧,那孩子今天就在发高烧……
     “我……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那个人,到底是未卜先知,还是在操纵这些事的发生啊……”
     她困惑极了,也心乱极了,无比紧张的抓着靳媛的手臂,整个人在发抖。
     靳媛呢,听得有点稀里糊涂,直接过去把那一打照片给接了过来,越看脸色越沉。
     “世上没有人能未卜先知的。”
     季北勋极其冷静的答了一句:
     “至于想要操纵事件的发生,不管他如何筹谋,如何完成的天衣无缝,总会有破绽……你放心,对方只要敢动,就一定有破绽可寻。而他越是想要掩饰破绽,那就会暴露更多的破绽。这世上想要做到没有破绽,只能不动如山。”
     可要是不动,让事件按着它命该如此的轨迹运行,照片上的这些死亡
     tang,是不可能如他编排的那样,一一在未来发生的。因为这世上无人可未卜先知。
     所以,这只是对方想要吓倒她所采取的一种手段而已。
     重要的是,那人是谁?
     为什么要这么恐吓她?
     这是她百思不解的地方!
     苏锦想了又想,心里忽浮现了重重疑惑:
     “季北,你能解释一下么?恒远人在英国,却能第一时间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并第一时间通知妈来陪我,而你们俩位,也直接来了这里,如此兴师动众,为什么?是不是之前发生了什么你们刻意瞒了我的事?”
     否则,靳恒远怎么会让季北勋来保驾护航?
     没等来回答,等来的是靳媛的惊骇叫嚷:
     “这……这根本就是赤祼祼的恐吓行为……报警,必须马上报警。”
     她的情绪难免会激动,上头罗列出来的人,一个个与她戚戚相关……自己居然还被诅咒将会变成植物人。
     士可忍,孰不可忍啊!
     “夫人,这件事,已经由我接手,暂时不需要警方保护……”
     季北勋不觉勾了勾唇角,看向苏锦的目光,带着几分激赏,这女孩子的脑袋瓜子反应还是挺敏锐的,一看到他就觉察出了异样。
     “至于苏锦,关于你问的这事,等靳回来,你自己亲自问他吧!
     “今天我来这里,的确是来确保你安全的。现在有我们在,你大可以松下你那高度戒备的心理,放下心去好好吃一顿晚餐吧……
     “哦,对了,我和铁镜也还没用晚餐,麻烦给我们也叫上两份外卖吧……谢谢……
     “夫人,这些照片很血鲜,看多了会影响食欲,交还给我吧……我还想拿它大派用场呢……”
     他把照片接了过去,收了起来。
     这时,房间那边,章以赞的哭声传了过来。
     苏锦顾不得再往下询问,忙往里跑了进去。
     很快,她把章以赞给抱了出来,抱在手上哄着,哭声这才轻了。
     客厅,靳媛从震惊中回过神之后,深深瞄了一眼坐在沙发拿着那些照片看的铁镜,以及正在研究快件上的快件单的季北勋,眉心皱了又皱,实在想不通乖巧懂事的苏锦能得罪了谁,居然招来了这种可怕的诅咒。
     她总觉得,这些事,可能和儿子这半年以来在暗处细细查访的事情有关。
     “小季,我知道,这大半年时间,你和小远一起频繁接触,跟我说说看,你们到底在查什么事?
     “是不是和明家有关的?
     “我记得半年前,他很刻意的让我和明家冰释前嫌。之后还安排了我去给明悦兮超度亡灵……
     “不久之后,我听说明家别墅有人半夜侵入。
     “东西倒是没偷去什么。
     “可我总觉得有点奇怪。
     “最关键的是,小远一直想让我透过各种途径,想把池晚珠的下落给找出来……
     “他这么关心明家这是几个意思?”
     季北勋抬了头,扯了扯唇角,靳家这位女士,果然是难对付的。
     “这事,真不是我该说的。阿姨,您呢,也不急在一时半刻的对吧,明天呢,靳就回来了。您有什么疑问,到时直接问他。该不该说,说几分,又该保留几分,这个度,得由他来决定。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只负责帮他办事。对外解释,不是我的工作范围……”
     唉,好吧!
     靳媛不会蛮不讲理的逼着非要知道的。
     每一份职业都有其职业操守。
     就像儿子做律师这一行一样,帮委托人保密是最起码的职业法则。
     那就明天再研究这问题了——题外话——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