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364,疯一阵,傻一阵,乖一阵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韩彤疯一阵,傻一阵,乖一阵,不正常的神智,令苏锦觉得天崩了地裂了。
     毕家倒是有人来看望了,是毕爸爸。
     听说毕妈妈也倒下了,也进了医院,不过,不是同一家鹊。
     毕爸爸看到那个孝顺懂事的儿媳妇,变成了这样,不觉老泪纵横,直拍大股,痛叫:“我们老毕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值得幸庆的是,韩彤已经不认得这个男人是谁了。
     ……
     时间是不等人的。
     混乱中,时间就悄悄的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匆匆去了。
     悲也好,痛也好,喜也好,欢也好,它总是匆匆的,从不为任何人停留惧。
     苏锦一直守在医院,公司那边请了假,那是没办法的事,韩彤已经没有亲人了。作为她唯一的亲人,她只能把工作暂时停下来,把精力全用在了韩彤身上。
     这一晚,她守在医院,哪也不去。
     靳恒远处理完工作上的事,过来陪她,有事就在医院处理。
     他怕她胡思乱想,怕她也钻了牛角尖。
     第二天是周六,杨葭慧赶到了医院,她的宝宝因为高烧不退,现已经转院到了上海儿童医院。她在那边安排好一切之后,匆匆而来。
     时,韩彤正醒着,神智颇正常的在和苏锦聊天,聊的全都是大学里的事。
     这个时候的她,记忆好似回到了大学时代,指着自己被砸的头问:“我是怎么了?”
     苏锦随机应便,编着故事哄着:“你的头被住宿楼上落下的一个硬物给砸到了,才住的院,你记得吗?
     韩彤一径摇头,说:“不记得了!”
     “不记得没关系,你啊,你只要好好养着就好。”
     “哦!”
     她乖乖的答应。
     聊了几句后,她闷闷的又反问了起来:
     “姐,那我病了,为什么子骞没来看我?为什么我妈没来看我?”
     这一问,问得苏锦好一会儿语塞。她想了又想,才接上话:
     “子骞离开了,你不记得了吗?他说过大学毕业就会回来找你的。舅妈那边还没通知呢……你确定要通知吗?舅妈那么忙……”
     一半是事实,一半是编的。
     这应该符合她现在记忆存在的印象。
     她听了愣了好一会儿才苦笑:“对哦,对哦,子骞早离开了。我怎么忘了呢?”
     苏锦松了一口气,再问:“那还需要通知舅妈吗?”
     她连忙阻止,说:“不要。小事情就别惊动我妈了,我妈会担忧的……”
     事情就这样唬弄过去了。
     杨葭慧来看望,韩彤很高兴,还半句嘉市话半句普通话的调侃自己那混乱了的脑子说:“我脑子洼特跌(我脑子坏了),我脑子洼特跌(我脑子坏了),哪能陪法(怎么办),我做梦我结婚了,还有喜了……肚子大的来……”
     这些话,全是脱口就来的。
     然后,她捂着自己还显得臃肿的身子,闷闷的说:“我什么时候肥成这样了啊?以后真不能贪吃了……”
     杨葭慧看到了她这样,差点哭出来。
     苏锦呢,强忍着才把眼泪忍了下去,心头痛啊……
     二十年了,她们从最单纯的孩提时代走来,一起戴上红领巾,一起走进花季,一起为高考奋斗,一起读同一所大学,一起走上社会。
     年少时,她们憧憬未来:找到自己心爱的男人,约定要一起举行婚礼,在彼此的祝福的笑眸中,走向那个人,走进她们想要的人生,走出一片能让人不悔今生的灿烂。
     长大了才知道,年纪一长,爱情就失了其原本的颜色。她们在迷茫中蹉跎人生,不确定未来那个他,在哪个方向。
     后来,她嫁了,韩彤也嫁了,嫁的不是自己的初衷,得到的是另外一种生活。
     所幸,那种生活,也不赖。
     人嘛,都得学会长大。
     因为梦想和现实,距离很大,接受现实,就是一种成长。
     若就这样往下走去,生活也还如意,那就这样过吧!
     唯一让人揪心的是,葭慧还在爱情和婚姻的外围,找不到入口。
     她也曾和韩彤聚在一起叹:“本以为,葭慧是最容易看开的,结果呢,却是我俩个比她看得开。”
     她俩曾一起为她的未来牵肠挂肚,谁想啊,末了,最悲剧的反变成了韩彤。
     病房里,她抱着韩彤,韩彤抱着杨葭慧,三个人一起大哭了一场。
     哦,不,应该是她和杨葭慧哭了,韩彤只是在笑,还在安慰她们:“别哭,别哭,失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我都没哭,你们哭什么?”
     这个时候的韩彤只记得金子骞走了,一走就再无音讯。
     她记得自己失恋了,记得苏锦和苏暮白还在相恋。/p
     tang>
     三个人情绪化了一通后,韩彤的注意力转开了,看到苏暮白坐在轮椅上很吃惊,盯着看,想了好一会儿,才困惑的问了一句:
     “你的脚受伤了?什么时候的事啊?”
     苏暮白看到昔日最乖巧的小妹子变成这样,心痛啊,可脸上,却还得带笑:
     “之前一不小心摔了一跤,马上快好了……”
     “嗯,一定得快点好起来!要不然我姐得心疼死了……马上要大学毕业了……你们说过的哦……毕了业,你们就得结婚的……”
     她还记是苏暮白和苏锦有过一毕业就结婚的约定,却忘了他们早就已分手。
     苏暮白涩涩然笑笑,看了看一直默默站着边上的靳恒远。
     “咦,你是谁?”
     韩彤也注意到了他。
     靳恒远微一笑,搭上话:“我是靳恒远!”
     “靳恒远?”
     韩彤叫着这个名字,歪着头说:“有点耳熟……什么时候听说过啊?”
     她想了好久就是想不起来……
     “记不起来没关系,没关系……”
     苏锦哄着她:
     “这些不重要……这些不重要……”
     可她还是死劲儿的想,不肯罢休的想:
     “不对不对不对,我好像忘记什么了,我好像忘记什么了!姐,我是不是把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全给忘了……姐,我记得我妈嫁人了,那边有个讨人厌的继弟……还有,南星呢……南星是谁……我怎么觉得他很重要……”
     她一深入的想,就乱了起来,就大叫了起来……
     苏锦忙抱紧她,哄着她:“什么都不要想了……好吗?”
     可她冷静不下来,不停的叫,情绪越来越激烈,最后打了镇定剂才睡了过去。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办公室内,杨葭慧狂躁的抓着医生直问。
     医生回答道:“病人之前遭遇过很大的打击,这一次呢,她又经历了丈夫和孩子一起失去这样一个不幸。她内心很难接受。她想忘记,想逃避。她想找一点快乐的事回忆。但是她的记忆里全是不愉快的过去。她的内心会在想忘记和想记起之间受折磨。
     “她想忘记时,会把自己沉浸在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平静的时间点里,可当周围的人和她记忆里的对不上时,她又会拼命的想。只要她深入的想,她内心的痛苦就会漫上来,就会控制不住自己……这个时候,她有可能伤人,也有可能自残……
     “就没办法治了吗?”
     杨葭慧问得心痛如绞。
     “不好治。”
     医生叹:“最好是你们想一个比较真实的说法,让她相信,她已故的那些个家里人都出去旅游了,或是移民了。对,移民了比较好,而她因为某些原因留在了国内,现正独居。她一旦接受了这个思路,就不会深入的回忆,就会忘记那些不幸的过去,变得比较正常。这是最理想化的一种发展。否则,她很容易神经错乱,最后可能只能在精神病院度过余生……”
     这太糟糕了,真是太糟糕了。
     杨葭慧痛苦的捂住了嘴。
     “我们一定要治好她的……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能就这样被毁了呢?大夫,只要能医治好她,不管花多少钱,我们都治,求你给个法子吧……”
     苏锦求着,情绪也跟着激动了起来。
     她实在没办法接受好好的小彤变成了这副模样。
     医生说:“我肯定会尽全力,不过,家人的配合很重要,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必须让她有一个稳定的心态。这样治疗起来才有效果,否则一切全是空谈……对了,那是叫子骞的人是谁?如果能把这人找来,请他配合着帮忙稳定她的情绪,也许会事半功倍……”——题外话——明天见。明天金子骞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