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375,哥哥都已经查到邵锋和谢天佑是……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375,哥哥都已经查到邵锋和谢天佑是……
     苏锦看到了,斜斜的夕阳下,萧璟欢耷拉着脑袋在小径上踱着步,本来喜笑颜开的她,现在心情变得很差,差到老远就能感受到她那股子蔫蔫的气息。
     “妈妈,姑姑在那!妈妈快点……”
     萧潇苒指了指前方,欢快的蹦上去,蹦了几步,转过了头,又放慢了脚步,还一脸认真的说:
     “不对,妈妈怀着弟弟呢,妈妈得慢着走。姑姑交代了:萧潇以后也要慢点走,萧潇得牵着妈妈慢慢走……”
     说着,小家伙还真煞有其事的牵着她,将步子放慢了起来。
     苏锦看着失笑。
     这个招人喜欢的小宝贝啊,怎么这么乖,这么懂事啊,小小的手啊,牵在手上,那还真是有感觉。
     她想象了一下,以后一手牵着萧潇,一手牵着儿子,恩,就随萧潇的心,权当这一胎是儿子吧,两只小手一起牵在手上,软软肉肉的,在晚霞里,在这个美丽的园子里漫步,那得多么的有意思。
     “姑姑,妈妈我给你找来了……”
     萧潇苒在那里脆脆的叫,同时,一把牵住了萧璟欢的手。
     “有事?”
     苏锦含笑问。
     “没有呢!我闷,想找个人说说话。”
     萧潇苒在那里叹着气,把头耷拉在苏锦肩头上,语气闷闷的:
     “这个家,这么多口人,可没有一个是我能说得上话的。我闷得有点受不了了……”
     “怎么会?你不是一向最能和你哥哥说上话的吗?”
     苏锦虎摸她的头,纠正她的说法。
     “你也看到了,我和我哥谈崩了……”
     萧璟欢撇撇嘴,哀哀的叫。
     “可为什么会谈崩的呢?”
     萧潇苒仰起小小的脸蛋,好奇且认真的问着。
     “小妞,话不投机半句多,你懂吗?”
     萧璟欢勾了勾娃娃的下巴。
     “不懂。我只知道爸比不再让做的事就不能做。爸比永远是对的……姑姑就应该听爸比的话……”
     某位小娃娃在那里,用一种稚气而严肃的声音表达了自己对爸比的强烈推祟,并在极力怂恿一个个性强烈的大人应该按照她所祟拜的人的意志行事。
     苏锦笑了,靳恒远对他女儿的影响,那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乖乖闪边上去,哪儿好玩哪儿玩去,还有,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许插嘴。你爸比又不是天神,不可能永远是对的,姑姑的做法是在弥补你爸比的不足……”
     被小娃娃的话噎到的萧璟欢,马上摆出了大人的姿态。
     萧潇苒撇撇嘴,歪着头说:“才不才不,爸比是最棒的。姑姑也是小破孩……”还做了一个鬼脸:“这是奶奶说的,奶奶说:姑姑就是个没长大的小破孩,尽干一些让人不省心的事……比萧潇还不省心……”
     “坏萧潇,连你也来气姑姑是不是?等着,等我逮住你,不好好打你一顿屁股,我就不和你一个萧姓……”
     玩心十足的女孩故意装出了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扑了过去。
     萧潇苒呢,嘻嘻笑着逃开了,嘴里还嚷着:“姑姑抓不着,姑姑抓不着……”
     声音是那么的快乐,清清脆脆的,在这个大大的园子里荡漾着。
     萧璟欢没有追,只是看着小侄女无忧无虑的,张开双臂,学着蝴蝶飞舞的样子,在她们面前展现着她幸福的童年。
     哦,不,她的幸福,也不太见得是完整的。
     因为,她没有一个生她养她的亲妈,从小照看着她长大。
     在这个偌大的靳宅,又有谁的人生是完整的呢?
     好吧,有一个,那个人是易中天。
     她非常嫉妒那个和她一并拥有了母亲这一半血统的异父弟弟。
     “发什么呆?”
     苏锦轻轻问,发现萧璟欢睇着萧潇苒的神情有点异样。
     “在感慨。”
     叹息声中,萧璟欢随手摘了一片叶子,嗅着,瞅着这个哪怕在冬天也美丽无比的园子:
     “靳宅本是我最熟悉的,那个时候,姥爷疼我,姥姥爱我,妈妈惯着我,哥哥宠着我,我曾是这个园子里最娇贵的小公主。
     “可后来呢,什么都变了……
     “因为妈妈另嫁了,因为我闹着让妈妈和爸爸复合,于是变得姥爷不疼,姥姥不爱,妈妈也不惯着我了。
     “每一次来这里,我都会有一种:我是客人,姓易的是主人的感觉。再也没办法在这里找到自己的定位。
     “姥爷变得不喜欢我,因为我总能把他气到;姥姥没办法亲近了,因为有中天吸引她的注意力了,中天那么乖,而我总是那么坏,总想着去欺负他,姥姥说我没姐姐的样子;妈妈呢,不再把我当宝贝一样疼着了,成了别人的妈妈。表面上,她说爱我,其实她最爱的还是中天,我和哥哥再也不是我妈手上的宝了……”
     她又幽幽叹了一口气,语气是那么的沉重:
     “其实我很不喜欢来这里的。
     “如果不是因为哥哥,我肯定不来。
     “这里能遇上太多太多能叫我发脾气的人了。
     “我喜欢香港那个家,喜欢嘉市那个家。但是,十四年前,那个家就碎了,它变得太冷清了。
     “嫂子,我喜欢的是那天在香港我们一起给爸过生日的氛围……而不是在这里,看着妈妈,和另一个男人亲亲我我……”
     苏锦静静听着,那份寂寞,她听出来了。可她那份心愿,却是不可能实现了的。
     一时,她竟不知道要如何去安慰她。
     “嫂子,那个易埜,真不是东西的。我实在有点无法忍受要和这样的人同桌进餐……我不该来……嫂子,我现在离开可不可以……我留着,只会闹得大家都不愉快。”
     萧璟欢沮丧的说:
     “我是一个失败的人,完全不知道要和他们怎么相处!”
     让萧潇苒把嫂子带来,就是为了这事,她想听听嫂子的想法。
     “当然不可以。你要是离开的话,妈妈会很失望的。”苏锦立刻阻止:“别走,一年只一回。就算你心里对他们意见再大,这一天,你必须忍。”
     “唉!”
     萧璟欢闷闷的望着蓝蓝的天空。
     苏锦则在边上轻轻劝着。
     萧萧苒呢,一蹦一跳在她们周围唱着儿歌自顾自玩着。
     经过苏锦的开导,萧璟欢脸上的郁色这才淡淡散了去,开始问她有没有妊娠反应啊什么的。
     两个人往向阳的凉亭坐着,聊了不知有多久,末了,萧璟欢神情有点怪怪的问了这么一句话:
     “嫂子,哥哥从新加坡回来之后,有和你说什么吗?”
     苏锦听了,不觉困惑的反问道:“说什么?”
     “关于邵锋的事……”
     “没啊……”
     苏锦诧异极了:
     “你的意思是说:邵锋在新加坡吗?”
     “不知道!”
     璟欢摇头,语气沉沉的,心情无比的压抑:
     “嫂子,自我出事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我一直坚定邵锋不是那样的人。也一直害怕,他的失踪,不是他想避开我,而是出了很可怕的事。我就怕哥哥瞒着我什么也不说!最近我有很努力的在读书了,可他就是不给我半点消息。真是要急死我了……嫂子,你要是有消息,一定要告诉我啊……”
     两个人正说着话,那边萧潇苒追着家里的牧羊犬走远了。
     苏锦站起来,准备追过去,嘴边则应着:
     “我还真没听他提起过这件事。最近,他忙我也忙,关于这些事,他一句也没提及。欢欢,你放心,只要有消息,你哥肯定会和你说的……”
     “唉,未必!”璟欢扁扁嘴,怏怏不快道:“哥哥都已经查到邵锋和谢天佑是生理学意义上的父子关系了,可他仍在我面前守口如瓶,这个哥哥,现在是越来越不贴心了……”
     苏锦一怔,竟有这事,还没等问什么,那边传来了璟欢的尖叫:
     “救命……”
     只有一声。
     又急又快又短促。
     苏锦一惊,和璟欢对视了一眼,忙飞也似的往那个方向冲了过去。
     花坛边上,那只牧羊犬在地上抽搐,萧潇却已然没了踪影。
     “萧潇……”
     “萧潇……”
     苏锦和萧璟欢不约而同急叫了起来。
     空空的庭院,只有寒风在扫落地,发出一阵阵乌乌瑟瑟的声音。
     她们找遍了整个园子,却怎么也没找着萧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