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379,明悦兮没死,是这个人把那孩子偷龙转凤了……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379,明悦兮没死,是这个人把那孩子偷龙转凤了……
     就连靳媛也关注了起来,因为这事太玄乎。她这个当妈的,在这个园子住了这么多年,都不知道有这事呢,她女儿,一年也难得来住几天的,居然说家里有秘道,这听着,实在有点难以置信。
     “对啊,爸,欢欢到底在瞎扯谈,还是真有其事啊!”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老母亲,也是一脸茫然之色。
     至于丈夫,更不知情了。
     至于易埜,一脸深深,这个人的心,是最难看透的,深得就像大海里的最深海沟似的,谁晓得他现在在想什么。
     至中天,则瞪大了眼,就像听到了一个有趣而又神秘的故事。
     至于靳长宁,也是一脸的惊奇……
     靳老爷子呢,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环视了他们一圈,而后,没有掩饰的点下了头:
     “对,家里是有秘道。百余年前,造宅子的时候秘设的。为的是不时之需,万一有一天,家里出事了。家里人想要逃出去也容易。不过,这上百年来,几乎没用过。秘道的开启,也只有我知道。欢欢,你是怎么知道的?”
     白发苍苍的老头瞄着萧璟欢,神情是纳闷的。
     “我在老阁楼上发现了一本很旧很旧的书,书的夹层里,有一张地图,然后,我照着地图就找到了那个地儿。按着上头的法子,打开了那个秘道口。”
     不过,那个时候,她是把这个事情当作探险来玩的。
     事后,她还悄悄问过靳恒远:“哥哥,很多老宅子里都有秘道啊什么的,我们这个园子,也有一些年头了,里头有没有啊?”
     哥哥笑着撸她头:“探险故事看多了。”
     是的,她最喜欢看各种探险寻宝的故事了。小的时候,动不动就找爱一些小朋友过来,按着她画的地图,在园林里藏上一件宝贝,然后,大家一起找——那会儿玩得可疯了。
     后来呢,她少来靳园,也就把这事渐渐淡忘了。
     伴着年纪渐渐长成之后,她觉得靳家祖宅有没有秘道这件事,并不重要了。反正这地方,她不爱来,结果,今天却出了这样的事。
     “哦,原来是这样!”
     靳老爷子恍然了。
     “带我过去看看……”
     靳恒远要求着。
     “好!”
     于是萧璟欢带着这干人往后花园去了。
     时,外头,天已完全黑下,偌大的园子,一处处亮起了灯。
     冷风一阵阵呼啸着,吹得人割肉似的疼。
     穿过一片竹园子,绕过一处工作人员居住的小楼,一个宁静的小花园呈现在面前。花园里还叠着一座假山,假山下有个精巧的山洞。洞下有一道门,开门,是一处地窖,分酒窖和冰窖……
     这边这处地儿,靳恒远是来过的,因为爱喝酒,这边藏着不少好酒。
     但他不知道的是与酒窖一墙之隔,却另有洞天。
     一条通往地下的秘道是从这里开始的。
     诚如萧璟欢所说,这秘道,只能出,不能进。机关设计的非常的精巧。
     也就是说,这边若没有人帮忙先把门打开,外头的人是没办法进来的。
     大约是因为长年不开,这处秘道早已积满尘土,所以,用手电一照,就能清晰的看到地上有脚印,看那脚印的大小和数量,应该不止一人,曾在这里走过。
     这意味着什么呢?
     靳家的安保工作,完全是形同虚设。
     靳恒远以手机照着往下走,往前寻去,一路直到尽头,出口是在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石桥的桥洞下面。
     离这座桥不远,正是一条靳家往外去的必经之道。
     至此,靳恒远可以猜想得到:这个带走了萧潇的人,大约就是在这边截住苏锦的车,神不知鬼不觉就把这对母女全给带了去——因为这边没有摄像头。
     *
     晚上七点,靳宅,所有人聚集在客厅,一道道目光全落在易埜身上。
     因为这个男人,还没给解释。
     “易大先生,现在请说说看,你去后花园干什么去了?”
     这一次,不是萧璟欢在发难,而是靳恒远。
     他看了一下后花园两处探头,的确看到这个易埜有在那假山附近徘徊。
     闻言,易埜那张脸上勾出了一抹冰冷的笑,点了一根烟,夹在指间,懒懒吸着吐着,声音是漫不经心的,也是咄咄逼人的,反问起他们来:
     “花园用来干嘛的?
     “不就是散步用的吗?
     “我喜欢靳园的园林幽静,今天过来给你妈妈过生日,刚又在一个小丫头片子手上受了气,我出去走走我怎么了?
     “你们家那探头,只能看到我在附近转了转,有看到我进了那假山洞,去了那酒窖了吗?没有吧!”
     的确没有,因为酒窖边上的那个探头坏了很久了,一直没修。
     靳恒远接不上去。
     易埜见状,又用夹着烟的手着重的在桌面上点了一下,声音不轻不重,却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全给拉了过去:
     “重点中的重点,那是你们靳家的地道,就连靳媛都不知道,我会知道那边有一个暗道?请问,你们这个靳宅,这些年,我前前后后来过几次,一双手的数都凑不齐吧……我可能知道你们家那点秘事吗?”
     客厅内,一时静默了。
     靳恒远点了点头:“有道理,那我们就来听听欢欢的其他理由的吧……欢欢,你刚刚说了其一,那是不是应该还有其二其三了……如果有,就说来听听,如果没有……”
     “当然有,第二个理由就是……”
     萧璟欢来到了哥哥身边,不驯的盯着在烟雾中一派闲适,完全不知道心虚为何物的男人:
     “他知道嫂子就是明悦兮。”
     此话一落地,在场各人神情顿时各起了变化。
     靳恒远淡淡瞄了一眼自己这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妹妹,实在想不到她会冒出这么一句。
     易埜狠狠吸了一口烟,眼珠子一眯再眯。
     易梵看着易埜,那表情有点古怪。
     靳媛则惊站了起来,整个人被那名字给惊到了,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靳老爷子和靳老太太你看我我看你了一眼。
     易中天则好奇的问了一句:“这明悦兮是谁啊?”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明悦兮死了都有二十六年了……”
     那边,靳媛已然惊叫了出来。
     被这么一提醒,老太太好像也记起来了:“你们说的这孩子,就是明家那个出事的小毛头吗?”
     “对!明悦兮没死,是这个人把那孩子偷龙转凤了……”萧璟欢指着易埜,说的言辞凿凿:“圈里人谁都知道,这个易埜和明澹,还有池晚珠,结的那是死怨……他这人有仇必报,这就是他的动机所在……”
     “等一下……欢欢,你怎么知道苏锦就是明悦兮的?苏锦不是孤儿吗?”
     靳老爷子皱着眉问了一句。
     靳恒远审视着,跟着附和了一声:“这也正是我想问的。”
     他很清楚,关于这件事,自己并没有向妹妹说起过。
     “因为我知道哥哥在查明家,我想知道他在办什么事?所以,我也跟着查起了明家。”
     提到这事,萧璟欢有点心虚,但还是勇敢的说了出来:
     “之前,我听姥姥说起过,哥哥曾向她打听明家的事,还拿了一张镯子给她认。我觉得哥哥这么热衷肯定是有原因的。因为,那明悦兮如果活着的话,现在应该是二十六岁,而嫂子也正好是二十六岁。
     “我觉得这两才之间应该有联系的。
     “之后有一天,我去了哥哥家,打开了哥哥的保险箱,果然就找到了那只手镯。就放在嫂子的首饰盒里。
     “再之后,我用过嫂子的手机,在她QQ空间仅自己可见的相册内发现她给镯子拍过一张照片,还备注了一行字:失而复得的童年宝贝……这说明,那镯子正是嫂子的,同时验证了哥哥为什么要花下大心血查明家了……”
     说完这些,萧璟欢明显感觉到自己被哥哥关爱的眼神,深深睇了一眼。
     “小远,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小苏真的就是当年的明悦兮吗?”
     靳媛向自己的儿子求证起来,眼底发出了激动的亮光。
     靳恒远看到易埜也正咄咄的逼视着自己,在等回答。
     “对。小苏就是明悦兮……”
     靳媛捂住了嘴,震惊是她唯一的表情。
     易埜呢,狠狠吸了一口气,然后扔在地上,用脚尖给生生踩灭了。
     从这个动作,靳恒远却明白到了一件事:妹妹说的这些事,有些是事实,有些只是她在臆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