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392,道破来龙去脉:事到如今,你还想作怎样的辩解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季北勋站了起来,脸色一如既往的冷峻,一双黑眸比斐查兹海渊还要深不可测,不可捉摸。
     他看了一眼神情惊疑不定的萧至东和萧至北,以及捂着鼻子、翘着沾血的唇角满面急怒的有点做作的萧至阅,又环视了一周其他人,将那些难以置信的目光尽数收了去,而后,低沉而富有力量的声音,似大提琴一样,响了起来:
     “各位,现在,由我来给你们解读一下我们手上的一些资料。请看大屏幕……鹊”
     他示意了一下那些幻灯片,沉静如水的说道:
     “用红线被圈出来的那些人,都是涉案人员,有些已经在这二十几年间死亡惧。
     “其中,有一半资料,萧至阅有直接涉历其中。
     “不过当初,我们并没有把萧至阅视为排查的重点对象。
     “原因是:他财力不够,能力不够。
     “他的圈子,非常的复杂。什么样的人,他都乐意去结交,这导致的结果是:他曾在很多起其他事件上都有受到牵扯,但结果,他都只是被牵累,小奸小恶常有,大奸大恶,他都没沾上边。
     “当然,他的幸运,更多时候是来自家里人的调停和扶持。若没有背景,这样的人,早进去了。
     “基于他生平劣迹斑斑,我们在排查的时候,并没有非常深入的调查。
     “当初我们只认为他只是交友广泛。但凡三教九流的人,他都结交之心。
     “不过,现在,我们已经确定,他就是我们要查找的幕后那只黑手。
     “现在,我给各位捋一捋整件事的脉络……”
     季北勋用鼠标点开了第一组照片:
     “比如这一组,萧至阅和濮少君曾共进晚餐。
     “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池晚珠也在,时间是换孩计划的前一天。拍照片的人为:靳媛靳女士。
     “靳女士,您看一下,这些照片是您拍的吗?”
     他问起在场的靳媛来。
     “没错。这几张照片,的确是我拍的。”
     靳媛承认,心下很是惊诧,恒远什么时候把这些老照片全给搜罗了去,她竟完全没有查觉到。
     “很好。”
     季北勋很满意的吐出这两字后,再次示意他们看照片:
     “现在,请你们仔细看一看萧至阅和濮少君的眼神。
     “大家看了之后,是不是会生出好奇之心:这两个人,一副眼底有话的样子,会让人产生这样一个错觉:他们彼此对对方有意思。
     “可事实上是,濮少君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不可能看上萧至阅这种花花公子的。
     “萧至阅呢,则一直暗恋池晚珠。这两个人是不可以成为一对的。
     “唯一的解释是萧至阅和濮少君,他们正在秘密进行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那么,濮少君为什么要一边假装帮着池晚珠换孩子,一边却要把孩子偷偷摸摸送去给萧至阅呢?
     “原因很简单。濮少君缺钱。
     “她的男人需要大量的钱才能续命。
     “濮少君账上的钱,大部分全是萧至阅给的。
     “那时的池晚珠虽然嫁给了明澹,但手上其实没多少可以自由支配的财产。
     “这一点池晚珠可以证明,当初,她并没有给濮少君那么多钱。
     “池女士,这是您之前说过的原话对吧!”
     季北勋一边征询池晚珠,一边在大屏幕上放出了一组转账单据,上面的金额被圈了出来。
     “对。”
     池晚珠仔细看了一眼,静静点头:
     “我是承诺过给濮少君财物的,但因为事情没有完成,所以,我给的只是预付款,之后答应给的我没给。现在我有一个疑问,这些钱是怎么进了我的账户,又是怎么通过我的账户转出去的?”
     这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困惑。
     “障眼法。”
     季北勋扔出三字后,深入解释了一句:
     “该银行内
     tang部有萧至阅的人在帮忙办事。想要办到这事,并不难。
     “同期萧至阅亏空萧氏名下多少钱,萧至东先生,您应该是最清楚不过的。”
     他的目光又落到了满目凝重的萧至东身上。
     “是。他是有挪用过公款。”
     萧至东并没有包庇,直接证实了季北勋所言非虚。
     这时,靳媛马上脱口问了过去,语气是惊疑的: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萧至东淡淡瞄了一眼神情越来越惨淡的萧至阅,没答。
     “现在,请你们再看,这两笔转到濮少君头上的钱,是不是和萧至阅在萧氏亏空的金额很接近?”
     那边,季北勋用他那冷静的让人无法忽视的声音,把靳媛的注意力拉了回去,大屏幕上,有两组数据被红线圈了起来,的确很接近。
     “不过,当初萧至阅亏空财务时,给萧至东先生的说法是赌钱输的。
     “而萧至东先生出于对弟弟的维护,自己出钱把这个窟窿给填上了,没把事情闹大,就此把萧至阅赶出了公司。
     “这当中不是因为他能力差业绩差,而是他亏空了公款,令萧至东先生不敢再留他……
     “萧至东先生,您说是吗?”
     萧至东轻轻一点头,这件丑闻,终于还是被人刨出来了:“是!”
     季北勋已把大屏幕上的画面换了一幅:
     “再来看这一组照片,十八年前人贩子集团落网,其中有个人贩子叫李田,曾想找关系希望得到轻判。
     “就这人。”
     他强调的点了一下那张脸:
     “此人有个旁系亲属叫沈少毅,曾是易埜先生的某个亲信。
     “当初事发时,沈少毅并没有找易大先生去疏通关系。
     “他直接找的是萧至阅。至于这个资料我是怎么得来的,现在不作解释。
     “我想说的是,当初,萧至阅并没有帮忙,因为在监督这个案子进程的是靳媛女士。
     “靳媛女士之所以会关注这案子,因为靳恒远在这个案件当中,救了一个小女孩。同时,那案子还是靳恒远以差点没了性命才得以告破的。
     “他不敢介入,怕惹火上身,所以,案子照常判下。
     “但是,之后李田名下多了一笔来历不明的资金,这笔钱正是那沈少毅给转汇过去的。几年之后,李田病故牢房。”
     他又换了一张中年男人的照片,让易埜辨认:“易大先生,认得吗?”
     “认得,跟过我几年。”
     易埜核实了自己和这人的关系。
     “他叫沈少毅,是萧至阅介绍给我认得的,给我办了几趟差后,我觉得他做事牢靠,就让他跟了我。
     “后来,时间久了,我觉得他手脚非常不干净,就辞了。
     “现在好像混的还不错,开了一个保安公司,平常和我,还有萧至阅,我兄弟易梵,以及已故的罗新阁都有往来……
     “哦,对了,他在老家时,还有一个名字叫孟买。
     “不过,他已经跑路大半年了,好久没联系了,手机关机……家里那公司现处于停整状态……”
     说到最后,他提到了沈少毅的现况。
     “这事很好解释,原因是:这人在半年前惹了事,用钱联络了一个叫姚福胜的人,进行了一场欺诈性质的买卖,至令苏锦的舅妈——也就是韩彤的母亲,在情绪激化之下,杀死了其丈夫以及继子。之后,失踪不见。如果不是有人在背后帮忙跑路。这人根本不可能逃得这么无影无踪……”
     季北勋把这人和一宗人命官司联系了起来。
     靳媛一想到那叫韩彤的小姑娘,遭遇了那么多的不幸,最终竟是因为这样而来的,心,不由颤了颤。
     大屏幕上,就在这时又换了一组照片:
     “再来看一看这几张照片……
     “这个人叫罗新阁,是易梵先生的好友皆下属,和易埜先生关系也不错,和萧至阅
     也有往来。
     “罗新阁过世之前,曾和一个叫张大民的人见过几次,之后就自杀了。
     “这张大民是靳氏旗下一个中层员工,易梵认得,易埜也认得,和萧至阅私下见过几面,关系貌似不错。
     “重要的是,这个张大民,不久之前,我已经拜托刑警大队的人请去喝茶了。
     “就刚刚,我接到了韩警官的电话:张大民承认了一件事,罗新阁的自杀事件,和他有间接关系。
     “张大民说:他是奉了萧至阅的命,给罗新阁带了一句话,罗新阁才自杀的。”
     一道深深的眸光,在同一时间落到了萧至阅那张灰败的脸孔上,季北勋薄唇再动时,道出了这样一句话:
     “那句话的原话是:罗新阁,现在有人在查你。你不是活得嫌累吧……那就去和你老婆团聚吧!为了易梵的仕途,为了你妹妹的前途,为了不让你老婆久等……是时候了……
     “这句话,我们该怎么理解呢?
     “一,这人,本就有轻生心理。
     “二,二十六年前,易梵有包庇过罗新阁,当年他没有揭发报案。事情一旦曝光,易梵的仕途有可能会就此终止。
     “说到第三点时,我们必须着重提一提某个人,那人叫罗芸阁,罗新阁的妹妹,二十六年前嫁给了一个从山里出来的大学生。
     “这男人山里头有个老母亲,就是这位。
     “据我们查到的资料显示,这老母亲曾给她儿子带过一个女儿。带到五岁大的时候,老太太带着孩子出了大山,结果孩子在途中弄丢了……
     “不久之前,我们找到了一张照片:是老太太离开大山进城前照的,当时照完没取。后来孩子没了,她返回山里取了,日夜思念,最后就病死了……
     “本来,人都死了,线索就全断了。
     “所幸,老太太的侄子把这照片保留了下来。
     “瞧,就是这一张,上头这个孩子,不是别人,就是五岁时的廖小书,也就是曾经的明悦兮,后来的苏锦……”
     伴着他的说话声,屏幕上先是出现了明悦兮毛毛头时的照片,然后是五岁廖小书的模样,最后是八岁的廖小书被救进苏家时拍的一张照片。
     五岁和八岁,孩子在轮廓上变化不是特别的大,所以,可以很明显的发现这两个人系为同一人。
     “所以,罗新阁自杀的第三个原因是,他怕事情连累到妹妹。
     “因为他妹妹现在一家四口,日子过的很幸福……
     “所以,他想以自己的死,终结所有事情。让我们没办法再继续查下去……”
     说这些话时,季北勋一直直勾勾的盯视着脸色已然一片菜绿色的萧至阅,最后,口齿清楚,语气坚定的反问了一句:
     “现在罗芸阁就是一个铁证,顺着她这条线,只要在这个事情当中帮过忙的人全都能被拉出来。萧至阅,事情的大致情况,我们已经掌握齐全,请问,事到如今,你还想作怎样的辩解……”——题外话——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