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394,惊闻:当年的小悦兮,竟是萧至阅的女儿?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靳恒远呢,背上也是一阵急惊急冷。
     那边,明澹目光痛恨的仇视着,那张嘴似机关枪一样:
     “萧至阅,你一定没想到你费尽心思带走的那个孩子,会是你的亲生女儿吧……”
     他在“亲生女儿”四个字上,把声音拉得特别特别的响亮:
     “对,没错……悦兮从来就是你们萧家的血脉……她应该姓萧,而不是姓明。
     “那个时候,我用尽心机想要打掉这个孩子,结果,池晚珠却是不顾一切,甚至以离家出走的方式非要生下她蹇。
     “她一直以为这个孩子是裴元钦的,其实不是……
     “那个时候,我没办法告诉她,她怀的可能是个孽种。
     “好,最后,终于还是生下来了……我除了哑巴吃黄莲,我还能怎么办?
     “想不到,最后,池晚珠却想出了那么一个办法,想把孩子带出去,想偷龙转凤。
     “另一边呢,那个笨女人一心想把自己的女儿送进明家来当大小姐!
     “一个个全都把当我作傻子了,是不是?
     “没关系,那我就权当自己是傻子好了。
     “你们以为我想养个杂种在身边么?
     “与其养个杂种,倒不如把有着明家血统的孩子接进明家来当大小姐养。
     “这事,遂她心,又如我意,还能让亲生父亲好好的玩一出虐待亲生女儿的戏码,挺有意思的不是吗……
     “你们一个个想玩,行啊,那我就陪你们玩……
     “可惜啊!
     “可惜那孩子命薄,才被换了身份,做了明小姐没多少时间,就被活活摔死了……
     “至于那杂种呢,咱们的萧六爷爱怎么折腾就由他怎么折腾吧……我不管了……
     “呵,真是想不到啊……长大之后,居然又绕了回来,嫁给了自己的堂兄……
     “有意思,还真是有意思……”
     一番话说完,这人竟拍手称快起来,脸上那个眉开眼笑啊,就好像说的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可周边的人呢,一个个皆脸色巨变了。
     当年的小悦兮,竟是萧至阅的女儿?
     开什么玩笑?
     靳恒远的思绪一下全乱了。
     不对!
     不对!
     这当中,肯定有不对劲的地方。
     可他一时竟找不话反驳过去。
     “这不可能啊……”萧至阅脸色惨绿一片:“这根本就不可能……”
     他吼了出来。
     另一边,一直很淡静的池晚珠也崩溃了,脸色一下子白如冬雪,猛得冲了过去,死死的抓住明澹吼了起来:
     “你撒谎,你撒谎,孩子明明是元钦的,那是元钦的女儿……”
     所有人的目光,又落到了池晚珠身上,一个个惊中透出了奇疑:
     天呐,做母亲的都不知道孩子是谁的?
     这事,还真是奇了!
     “我有撒谎的必要吗?
     “事到如今,我为什么还要撒谎?
     “裴元庆已经死了,的确没办法做DNA鉴定了,但是萧至阅还活得好好的呢,只要把苏锦救出来,回头验一下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池晚珠,当初,我是舍不得伤你心,才没对你说出实情的,现在呢,我们夫妻情份早就尽了,你觉得我还有必要为你藏着那些肮脏的旧事吗?”
     明澹的脸色异常冰冷,吐出来的话,却是字字诛心:
     “就在你被我带回来的那个晚上,你不是重新跑出去了吗?
     “你不是遇上萧至阅了吗?
     “跟着他去了之后,你不是喝了酒了吗?
     “那酒有问题,他不安好心的给你下了药,你却完全不知情。
     “等我找去的时候已经晚了,不该发生的事全发生了……
     “所以,我痛打了他一顿,把他的命根子打断了,这才把你给带了回去……
     “之后呢,怕你寻短见,我什么都没说,把这一切全忍下了……
     “后来,你怀孕了不是吗?
     “我拼命的要你把孩子打掉,你不肯。最后还躲着我养起胎来,直到快临盆了才被我找到。
     “再后来,你生了,我拿过你女儿的血液,和裴元钦的血液,去国外做过DNA比对,配不上。
     “我想请问,那段日子,我根本就没和你上过床,孩子既然不是裴元钦的,那会是谁的?”
     一句复一句,揭露的是让人为之歇斯底里的真相。
     池晚珠整个儿呆住了,好半会儿,才喃喃叫了起来:“不对的,不对的,事情不应该这样的,不可能是这样的……那孩子是元钦的,不可能是别人的……不可能……不可能……”
     她伸手狠狠的揪起自己的头发,抓起自己的脸,无法相信
     tang这是事实。
     末了,大叫了一声,疯了似的往外奔了去。
     靳恒远没追,因为谢天佑父子,还有凌放,皆已追了出去。
     有他们在,池晚珠不会有事。
     现在他要解决的是眼前的混乱。
     “你信吗?”
     边上,铁镜抱着胸问一直无比冷静的看着这混乱场面的季北勋。
     “就现在这个情况而言,信了,比不信要好……靳,你觉得呢?”
     这话,太耐人寻味了。
     靳恒远凝神想了想,又转头瞄了一眼面色深深的明澹。
     的确如此。
     那么,现在,是不是该换他上场了?
     他目光一闪,大步上前揪住了明澹的衣襟,用一双乌沉沉的眼珠子瞪着,嘴里喝斥道:
     “明澹,你说的都是真的?”
     “对……千真万确。”
     明澹淡淡对视:
     “你不是想闹明白真相吗?现在真相大白了,你却要质疑。是不是因为太感意外了?新婚太太居然是自己的堂妹,哈,真是太有趣了……这可是***啊……”
     他为之一笑。
     靳恒远没理会他话里的嘲弄,立即松了手,转身决然的迈向另一处,在靳媛担忧的目光中,一把拉开了四叔萧至北,转而一手拎住了这个闯了弥天大祸的萧家败家子,用一种咬牙切齿的声音叫了起来:
     “你听到没有,二十六年以来,你一直在苦苦迫害的苦命女人是你女儿。那是你女儿。
     “现在,你女儿被人掳走了,你他妈,还想沉默下去吗?
     “萧至阅,你他妈看着我,赶紧把事情给我说明白了,小苏被梆架这件事,你到底知不知情?”
     声音又怒又急又响,几乎能把屋顶给掀翻了去。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根本就不知道……”
     萧至阅大叫,满头皆是大汗:
     “这不是我干的……我已经决定停手了。你也发现了不是吗?我用罗新阁的死,给了你一个交代了……我已经不想再动苏锦了……只想你别再查了……”
     这等于是承认了。
     萧至东和萧至北顿时脸色铁青,气得那是说不出半句话来。
     靳媛则气得捂着胸口坐了下来,直捏眉心。
     萧璟欢捏着拳头真想跑去揍上一顿。
     易梵和易埜对视了一眼,直皱眉:这事,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靳老爷子和靳老太太呢,直叹气:好好的萧家怎么养了这么一个孽子?
     靳恒远呢,现在不想计较这件事,他打断了他的话,提醒:
     “现在这不是重点,你知道吗?
     “重点是,你得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们……凯琳尔的余党是不是和你私下有所往来?
     “那都是一些什么人?
     “还有,你从我爸书房拿去的那本藏着靳家暗道秘密的书,你是藏起来了,还是给了别人,谁还知道这个秘道的事?
     “你倒是快点给我说清楚了……”
     对,这些事才是现在的关键所在,弄清楚了才好救人。
     萧至阅的思绪是完全混乱的。
     这件事来的太突然了。
     这会儿被靳恒远这么一逼,越发的乱了:
     “凯琳尔的余党?
     “不对,不对,那不是凯琳尔的余党,那不是……那就是凯琳尔本人……
     “那本书是吗?
     “我想想,我想想,被他们拿走了,对对对,就是被他们拿走了……
     “周玟说了,她要让苏锦为她女儿陪葬……我让她就此罢手,她不肯,因为她男人之前死掉了……
     “对,死了,那男人终于死了,所以,她不想活了,所以,她想把人弄死了,然后,去陪他男人……
     “对,就是这样的……”
     这些话,说得好混乱,太混乱了,一时之间,让人完全理不清头绪——题外话——明天见。
     PS:温馨提示,阿晨不会写***情节,这底下另有故事,真相如何,且待阿晨我慢慢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