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401,生死作陪,她的心愿;平安归来,他的渴望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401,生死作陪,她的心愿;平安归来,他的渴望
     和谐号是明氏名下的一艘豪华邮轮,它华丽,它巨大,它曾给明氏带来过丰厚的利润。
     哪怕时至今日,它依旧是明氏产业链当中比较重要的一环。
     本来,那该是由明粤继承的,结果呢,明粤卧床二十六年,从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一寸一寸蜕变成了一具枯瘦如柴的活尸,这些产业,自然就落到了明澹手上。
     周玟觉得,她这一生的厄运皆来自苏平的赐予;而明粤的悲剧呢,始于明澹。
     若不是那个男人的拆散,她的厄运会就此终止,呈现在她面前的会是一个锦绣人生。
     偏偏命运再一次惨忍的玩弄了他们。
     她的人生,走进了更黑暗的深处,而明粤也因此走进了一场不可挽救的悲剧当中,直至生命的终结,都没有再扭转了那个劣势。
     二十六年了,从花样年华,至人到中年,她享有的快乐,是那么的短暂,她所承受的痛苦,是那么的沉重。
     人生至此,还有什么可值得留恋的了?
     当世上最爱的那个人不再呼吸之后,她剩下的也就只有一心归意了。
     夜幕渐渐降临了。
     海上的风,带着咸咸的味道,呜呜咆哮着,迎面吹来,割痛着她的肌肤。
     冷吗?
     当然冷。
     海水更冷。
     那将是永远的冰冷,永恒的长眠。
     她的手心,抱着一个黑色的木匣子,那里头,装着的是她的明粤。
     “粤,我们好久没来看海了。”
     她轻轻叹,发丝被吹得乱舞,寒意渗进了肌肤。
     “冬天看海,总比不上春秋两季来的美,你觉得呢……
     “风太冷了,我们也该进去了。我想去打扮一下。
     “你别笑,我还是一如既往的臭要美。
     “女人啊,哪个不爱美?
     “所以等一下见面了,你可千万不要嫌我丑啊……我真有点老了……”
     她喃呢着回了房,整个人就像幽灵一样,脸上带着笑,却是死人似的笑,令每个与她迎面错身而过的人,身上一阵寒凛凛的……
     这一片的豪华房间,都被她订了下来。
     她住在这边,那边呢,是苏锦的新房。
     走进这片区域时,她看了一下腕表:还有四个小时,这艘游轮,就会消失在茫茫天地之间。船上一千五百多人,会在睡梦当中,跟着被大海吞没,葬身海底,而明氏会就此陷入危机。
     她笑笑,对着镜子梳着短发,画着眉,抹着粉底,上着唇彩,把自己的脸孔描绘到最美的状态。
     她实在有点怕啊,到时,她的男人要是不认得她,那该怎么办?
     哦,对了,她还穿上了曾经他说过她穿着最好看的裙子。
     当然了,那已不是当年那条了!
     她让人照着做了一条。
     穿上后对着镜子一照,果然有了当年的感觉。
     她温柔而笑,抱着骨灰盒,躺在床上,就像当年,他抱着她一样。
     所不同的是,这一次,是她抱着他。
     时间在一秒一秒的过去,他们相聚的日子,不远了……
     生死作陪,那是她人生当中最后一个心愿了。
     *
     靳恒远打明澹的电话,可是明澹不接。
     天色已暗下来。
     他必须联系到这个人,也只有这个人,才能命令和谐号悄无声息的返航。
     船上不仅乘着苏锦,更有一千五百多个打算去日本游玩的游客,还有,价值菲然的货物,一旦邮船在茫茫大海上爆炸,这么冷的天,能有几个幸存下来?
     他只好打了明若溪的电话。
     “咦,今天吹的这是什么风,靳大律师居然有空给我打电话?”
     明若溪接到电话,轻轻一笑。
     “我有事找你父亲,明小姐,你知道你父亲现在在哪吗?”
     他没心情和她调侃,直接道明心头之意。
     “我父亲啊,在餐厅呢,我们正准备吃晚餐。”
     “麻烦你去请他听一下电话吗?我这边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要和他说……”
     “好,你稍等!”
     *
     北京。
     明若溪疾步走进餐厅,看到父亲的手机就搁在酒吧吧台上,而他倚着窗,摇着红酒,望着窗外,眼神幽幽的,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事。
     她查看了一下父亲的手机,有数个未接来电,都是靳恒远打来的。
     手机放的不是特别远,父亲明明听得到,却没接,为什么?
     “爸,你有未接来电!”
     “让他去!”
     明澹懒懒的应着。
     “是靳恒远打来的,爸,您为什么不接?”
     明若溪走上去问。
     明澹倒着酒:“打不打是他的权力,接不接那是我的自由。”
     一只土豪金手机,递到了他面前:“他打到我这边来了,您接一下吧,看样子很急……”
     “不接!”
     “爸!”
     “说了不接就不接。”
     明澹一把抓过手机就给挂了。
     “吃饭!”
     他把手机往边上一扔,就往餐桌走了过去。
     明若溪忍不住白了一下眼。
     这是怎么了,生了一天闷气了。
     她觉得不好意思,去把手机取了过来,重新给开了机,正打算打过去道个歉,谁知,靳恒远又打来了。
     “靳恒远,不好意思啊……我爸他……”
     话说完,就被打断。
     她静静听着,听完,脸色赫然大变:
     “真有这事……好,我知道了……”
     她抓着手机跟去餐厅,父亲坐好了,厨师在上菜。
     “爸……”
     “我说了不接……”
     明澹猛的就拍起了桌子,还怒吼了一声。
     如此盛怒,明若溪真是见所未见,她张了张嘴,凝神想了一想后,却还是替靳恒远转述了刚刚那句话:
     “爸,靳恒远让我转告一句话:您要不接电话,和谐号就会在大海里被炸沉,明家破产是小,那些无辜的游客呢,一个个都将葬身大海,这个责任,您负得起吗?”
     沉沉的语气,令明澹不由得转过了头,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还说,周玟就在船上。还有苏锦。他发了一个视频,请您看一下,以确定这是不是和谐号的内部环境……”
     生着几分醉意的明澹,猛的一凛,把手机接了过去,点开了那个视频,明若溪也凑上来看,而后瞪大了眼:
     “这是什么情况,靳恒远的太太被绑架了?那叫周玟的还想和她同归于尽?”
     明澹不言语,只是把那个后面的环境放大了,仔细研究背景那部份,只是他一时不能确定这是不是自家那艘邮轮上的某间房间,毕竟船上有那么多的房间,他只在总统套房那边住过几晚。
     如果,视频上的画面,全是真的,而不是P出来的,这种事,又将会在自己家游轮上发生,那事可就大了,毕竟那关乎着一千五百多条人命。
     他的酒一下子全醒了,忙回拨了过去。
     “靳恒远,这视频是周玟发给你的?”
     他沉声发问。
     “嗯!”
     靳恒远在那边应声:
     “我刚刚查过了,和谐号三个小时之前刚刚驶离A市港口,明先生,您应该明白的,现在周玟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再有,据我了解,那和谐号本该由明粤继承的对不对,后来,因为某些原因,明老爷子收回了继承权,现在,明粤死了,周玟带着骨灰,想让和谐号一起陪葬,这非常合乎她内心变态的想法……”
     “你就确定这就是在和谐号上?”
     明澹再问。
     “我不能确定她是不是真的在和谐号上,但那个可能性是极大的。明先生,你可以联系一下船上的工作人员,核实一下船上有没有类似装修的房间不就能了解清楚了吗?”
     “你等着,我去打电话问问清楚……”
     明澹挂了电话,另外拨了一个号码,向某个高层问到了和谐号的联系方式,并截取了一段那房间的背景视频发了过去。
     经过确认,那的确是和谐号上的房间。
     不过,这样的房间,在船上,至少有百余间,而且皆已订了出去。可这当中并没有一个叫周玟的客人。
     “靳恒远,我让人查过了,那的确是和谐号上的头等舱豪华客房!”
     明澹马上给靳恒远回了一句话:“我已让船长暗自返航。三小时之后可以回到码头……至于周玟,由于这样的房间太多,我们还没查到。”
     “谢谢!”
     靳恒远很郑重的道了谢,只是这不代表危机解除了:
     “明先生,他们可能持有杀伤性武器,还有,船上可能还装了炸弹。麻烦你叮嘱他们一下,暂时别轻举妄动,到港后,我们会另外派特种兵上船进行排查的……切不可做打草惊蛇之事……”
     ……
     那一边,靳恒远挂下电话后,坐进了车,心里直骂那周玟狡猾,直盼着接下去的行动,顺顺当当,千万别再出任何岔子了。
     是的,这一刻,他无比渴望,她可平安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