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472,单相思12,以夫妻的名义共同生活,同床共枕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472,单相思12,以夫妻的名义共同生活,同床共枕    靳媛很郁闷,肝火又上来了。
     女儿牙尖嘴利,她已经领教过很多次,这一次,则又被这坏孩子堵得无话可说。
     好半天,她才强调性的接上一句:
     “这不一样。”
     她那会儿是因为萧至东实在伤透了她的心。
     如果这个男人对她死心踏地的好,怎么可能会有离婚这种事发生?
     总之,往事如烟,一言难尽。
     那边,萧璟欢驳的相当快:
     “怎么不一样了?
     “想想看啊,当初,您那么爱爸,最后还是因为性格不合分了。
     “现在呢,我和靳长宁没男女感觉。至少我对他没感觉。您却非得让我将这段游戏式的婚姻继续维持下去。
     “妈,您这是在害长宁,知道吗?
     “长宁需要的是一个好姑娘和他一起组成一个小家,我呢,我最多就是他妹妹……”
     最后一句,她咬得格外的响亮。
     靳媛可不同意这个观点:
     “问题是,你不是他亲生妹妹。他也没视你为妹妹……重点,他现在已经把你当妻子看了。”
     因为这话,萧璟欢狠狠抽了一下唇角,一想到那家伙临阵倒戈,她就恼,想说,靳媛却不让她说,抢在前头又补了一句:“欢欢,你需要给他一个机会。也许,你们是可以的呢?”
     “不可能。我没法想象我们在一起做暧的画面。”
     她的语气,无比的坚绝,摇头如捣蒜。
     靳媛再次被噎住了,这孩子,说话真是太直了。
     可她也不会因此而放弃了:
     “总之,你要是都不尝试一下和长宁生活一段日子就离,我坚决不同意……”
     “这不需要您同意的。妈,我现在是成年人了。我有权做这个决定。您就算是我妈,也无权干涉我的婚姻自由。”
     萧璟欢同样不妥协。
     两个人一下陷入了僵局。
     从小到大,这孩子就很会气她,现在越发能气人了,把终身大事闹得就像儿戏一样,真真是要气死她了。
     她在房间来回踱了几步,郁闷了半天后站定,双手抱胸,歪着头,再次发了问:
     “欢欢,我就不明白了,长宁是看着你长大的,这么疼你一个男人,你不要,我想问问你,你到底要怎样的?”
     “妈,我要邵锋。”
     萧璟欢低着头,声音变得哑哑的了,往床上一倒,闭了眼,声音透着钝钝的疼:
     “除了他,我谁也不想要。”
     如此痴心不悔,真是叫靳媛恼也不是,恨也不是,末了只有心疼了。
     永世失去心爱之人的疼,个中的痛苦,靳媛自是深知的。
     易梵离开之后,她痛苦了很长时间。
     璟欢呢,也失去了邵锋。
     所以,这种失去伴侣的疼痛,与她母女是深有体味的。
     她沉默了一下,走上前,在女儿身边坐了下来,不知道要如何安慰,半天才说:
     “欢欢,你得接受这样一个现实。
     “那就是,邵锋已经没了。
     “他彻彻底底已经从我们生活里蒸发了。
     “可你还真真切切的活着,往后头日子还长。你得想开了。不能想着这辈子再不嫁人这种想法。你的人生才开了一个头呢……”
     这些道理,谁不懂?
     只能说,说得容易,可做起来,是那么那么的难。
     床上,萧璟欢睁开眼呆呆的看着墙上的自己,多年前的自己,青春焕发的,那个时候,她在热恋,对于未来充满了幻想和期望,可现实呢……
     回忆是美的,也是疼的。
     她久久不说话,末了才暗哑的吐出了一句话:
     “妈,忘不了。”
     “忘不了,也得忘。”
     靳媛直叫。
     “妈,您那是强人所难。易梵叔叔也过世两年了,您忘得了他吗?”
     她又往靳媛的痛处刺进了一句,令她再一次接不上话。
     萧璟欢见状,不觉苦笑一声,双手抱着后脑勺,仰卧在床上,紧接着,稳稳的接上话,再次紧逼过去:
     “妈,爸爸一直惦着您。这事,之前,我就和您说过的。
     “如今,你们也都已经人到黄昏了,我挺想问问您的,事到如今,您能忘记易叔叔,重新和爸爸走到一起,让这个家破镜重圆吗?
     “不能吧!
     “道理,其实是一样的。
     “您至今未走出易叔叔之死所带来的阴影;我也是。
     “请你体谅一下好吗?”
     末了,她涩涩然低求了一句。
     “不对,欢欢,这不一样……”
     靳媛辩解,却被驳断。
     萧璟欢坐正,一脸正色:
     “我认为是一样的。
     “妈,如果你能和爸爸再续前缘,那行啊,我也可以尝试着和长宁处一处。
     “如果您没办法勉强自己,那求您,也别来勉强我好不好?
     “活着不易,我们该选一条我们走得比较舒服的路来走。”
     盼父母可以重新走到一起,那本是萧璟欢最大的期望。
     不过,盼了那么多年,从幼年到少年到成年,时间过去越久,她心下就越清楚,希望越渺茫。
     哪怕如今易叔叔不在了,可母亲始终没有那个想法。
     这样一个现状足以表明,有些事,哪怕穷尽一辈子,也难回到从前了。
     今天之所以这么说,她就只有一个目的:希望母亲放弃规劝,将心比心一下。
     “好啊,只要你答应,不离婚,好好处一处,我可以答应你,接下去,我会认真考虑我和你爸的事。就算是让我们复婚,也不是不可能……可条件是,你得给长宁机会。”
     靳媛这突然之间的改口,倒是让萧璟欢一楞。
     始料未及啊!
     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认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
     萧璟欢很想拍烂自己的脑袋瓜子。
     完了,这下没台阶下了吧!
     怎么办呢?
     妈居然为了长宁,连这种事都能应下来。
     还能反悔吗?
     她的眼珠子骨碌碌急转了一下,看到母亲正用一种严厉眼神盯着自己,那神情,就好像她要是敢反悔,她就要和她拼命似的。
     好吧,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句话同样可以用在小女子头上。
     做人得有格调,耍无赖实在不合适她现在这个年龄了。
     于是,她细细想了想。
     一会儿后,她有了主意:
     “妈,这样行吗?我只能答应,我会和长宁哥处一处。要是实在处不下去,要是长宁哥受不了我了,他提了离婚。这事就不赖我了……”
     这话里暗藏玄机啊!
     靳媛看出来了,这丫头为了她爸,倒是想着让上一步了,不过,初衷没变,只不过这一次,她是把主意打到靳长宁头上了,打算以免责的状态从这段婚姻当中脱离出去。
     她也想了想这种情况可能发生的概率问题,最后点下了头:
     “行,如果长宁提离婚,我就不阻止了。”
     “ok。那就成交了。”
     萧璟欢猛的坐起来,伸出了手。
     母女俩击了一下掌。
     “话说,妈,那您什么时候和爸复婚?”
     萧璟欢打着如意算盘,不管自己和靳长宁以后如何如何,先帮父亲把母亲搞成合法的靳夫人再说。
     “想让我和你爸复婚是吗?首先,你得和长宁住到一块儿去。以夫妻的名义共同生活,同床共枕,试婚一段日子。半年之后,只要看到你和长宁的夫妻生活一切如意之后,我立马和你爸复婚……所以,欢欢,你爸后半辈子的幸福就靠你成全了……”
     靳媛拍拍女儿的肩,步履从容的走了出去。
     合上门后,她笑了笑,臭丫头,想坑我,没这么容易。
     另一边,萧璟欢,无比郁闷的抓起头发来:
     老妈真狠,居然要把她和长宁送作堆,还鼓励他们试婚。
     试婚啊!
     她肯定不是亲生的,要不然,老妈怎么会一门心思尽帮衬着靳长宁,而忽略了她,作为亲生女儿的渴求呢?
     真是太没天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