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515.515,单相思55,爱任性胡闹,你到底看上我什么了?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天亮,她被楼下一阵说话声吵到,醒来,睡裙下空无一物,满身的吻痕,让她有点郁卒——就连大腿上都被他烙下了爱的痕迹。
     他……够疯狂撄。
     唉!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想到的是什么呢?
     这可怎么办?
     一再的同房,且完全没有进行防护措施,难道她真要给他生孩子吗偿?
     洗完澡出来,望着东窗外正在冉冉升起的太阳,她,很是纠结。
     园子里,水井边,靳长宁正在洗菜,边上有两个中年妇人在和他说话,说的是本土话,具体谈话内容,她听得不太分明。
     靳长宁低低在回答,隐约的传来一句杂着本土话的普通话:
     “……我不拆。这是我父母留给我唯一的记忆了……”
     大概是在说这边要拆了。
     也是,四周老房子真不多了,这边离市区近,会被规划拆迁,也在情理之中。
     他却说不拆。
     这是一个念旧的男人。
     都说男人念旧,就会顾家,会很维护家的完整——他应该就是那样一种男人……
     可是……
     唉!
     她望着天上的浮云发呆。
     楼下,靳长宁抬头,正好看到了她,脸上的线条一下变柔软了,拎起菜篮子,和那两个来闲话家常的妇人告了一个罪:
     “失陪。”
     他往屋内走。
     两个农妇也看到了楼台上那个长发飘飘,美得惊人的女孩子,低低就议论了起来:
     “瞧,漂亮挖?”
     “漂亮漂亮。”
     “和村里这几个丫头一比,味道就出来了是不是?”
     “唉,澜家这孩子在外头发了财,村里有女儿的,都想和他攀上关系。这下好了,谁都没戏了。”
     “那是,不过,人家小澜带来的姑娘,和我们村里的姑娘,就是不一样……气质太好了……”
     全是本土话,说的又快,某人肯定是听不懂的。
     楼上。
     “早饭好了,可以吃了,咦,在发什么呆?”
     靳长宁上了楼,走得都那么近了,可是,她都没察觉,想什么这么入神呢?眉目间还带了一点苦恼。
     他站在边上瞅了好一会儿,终于有点受不了被忽视,低低问了。
     “没什么!”
     她回神,转头看,轻轻叹了一声。
     “有心事。怎么了?”
     他站定在她面前,双手插袋,歪头审视,很想把她看透。
     “没!”
     她瞄了一眼,转开了头,往楼下去。
     这个想逃的模样,令他生出了小小的不满。
     其结果是,在她错身而过时,被他拉了去,扣在了怀里。
     “喂,干嘛?”她叫。
     朝阳下,两个人拥作了一团。
     “这正是我想问的。”他对视着:“欢欢,我们现在是夫妻了,你有想法,还用得着这么避着我吗?夫妻之间,应该坦荡。”
     这一刻,她与他是零距离,好闻的熟悉的男性气息,又将她包围了。
     这味道,让她没办法进行正常的思考:
     “夫妻之间就该坦荡,可有些事,我们的意见肯定会有分歧,说出来又能怎样呢?你不会同意。”
     他看得明白,这丫头在以退为进,正对他用计:
     “你没说,怎么就确定我一定不同意?”
     “好,那我有话直说了哈……”
     “你说!”
     萧璟欢咳了咳,一脸正色:“在我们关系还没稳定之前,我不想有孩子。”
     话音落下,他的眼神不觉幽深了一下,却没拒绝:“好,以后,避孕措施我来做。”
     居然还想着以后如何如何。
     她想的可不是以后好不好。
     “那这几天怎么办?”
     她闷闷的反问。
     “这几天都这样了,只能赌一把了:有了就生。欢欢,我要孩子,以后我会努力做个好父亲的……”
     他说的那么真挚:“娶你,看着你为我生孩子,那是我这些年以来唯一的愿望。所以,欢欢,求你别偷偷吃药。如果真有了,我们就生,好不好?”
     那表情,令她没办法拒绝。
     可是,不拒绝,就得委屈自己,她的眉头因此又拧了起来:
     “生了谁带?我又不会带,你呢,又要忙酒店的事,我妈本来就想把你留在酒店,假定我们要真好上了,她越发有借口把你留下了……我,我不确定我会是个好妈妈,能带好孩子……”
     十九岁时,她就向往着结婚生子了,结果没结婚,爱人都没了,之后,她再没想过结婚,也没计划过要做妈妈。
     现在,一切失控,她难免会惶惶生慌,对于未来,有点迷茫。
     嫁个男人,生个娃娃,组织一个家庭,听着最正常不过的人生过程,与她来说,有了一种不确定感。
     因为这一切,全不在她的规划之中。
     “很简单,从明天起你好好学习怎么管理酒店,孩子生完后,我来带孩子,你去当女总裁……或者,我把公司管理权还给妈,我会全程陪同你一起看大孩子。”
     萧璟欢听着不觉一呆,他这是要放下工作,生孩子?
     “靳长宁,你觉得值得吗?为了生一个孩子,你放下工作来照顾他。你就不想在事业上有所成功的吗?”
     她困惑极了。
     “我和我父亲一样,只求家庭幸福。欢欢,只要你不嫌跟着我日子清苦,我愿意退下来做个全职奶爸……就像我父亲当年一样,为了自己的爱人,甘愿放下一切。”
     他笑容大大的,她却心思复杂的睇了一眼,欲语还休。
     “又怎么了?”
     她摇头:
     “吃饭去。”
     其实她想问:
     像我这样一个爱任性胡闹的女孩子,你到底看上我什么了?
     世上女人这么多,喜欢你祟拜你的人,绝不少,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喜欢我这么多年,傻等我这么多年,值得吗?
     可到底,她什么都没问。
     *
     饭后,萧璟欢去逛了一圈,靳长宁陪着,双手插袋,不紧不慢,并列着走在宽阔的道路上,路边,是一条清澈发亮的小河,河面泛着层层鳞光。
     一男一女,男子成熟俊气,女子妩媚娇气,成双入对走过时,看在别人眼里就是一双璧人,一道风景,一辐画卷。
     四周桂花很多,空气里尽是桂香,味道很是清新。
     走着走着,靳长宁忽指着那边那条小河,讲述了起来:
     “小时候,我爸妈会带着我和我妹妹在这边游泳。
     “那时的水可以直接吃。我爸还会在河里摸河蚌吃,闲来没事就钓鱼……
     “那边有一块自留田,我妈会在那边种菜,然后,我爸会帮我妈浇水,挑粪,施肥,除草……
     “这是很农村的一种生活,不过,我爸却说,这叫,陶渊明式的隐居。
     “他常说:只要一家人一起守在一起。日子清苦不是大事。
     “他还说:这世上有太多的人,家财万贯,却迷失了自己。精神上的贫穷,往往比物质上的贫穷,来得更可怕。”
     萧璟欢静静的听着,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美好的画面:一对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夫妻,就这样简单的隐居于此,过着他们与世无争的小日子,一儿一女绕膝,生活充满欢声笑语。
     “嗯,这边的确是一处隐居的好地方。”
     “那以后我们来这边隐居,你看怎样?我的意思是,等我们退休了……”
     “……”
     她不免失笑:
     “你是不是想的太远了。”
     “想想又何妨?我只问你好不好?”
     靳长宁眼睛晶亮。
     她转开了头,没有回答。
     未来如何,谁能知道。
     不能确定的事,少给或是不给承诺,才是明智的。
     对于她的回避,靳长宁多多少少有点失望,不过,细思一下,也就坦然了。还是那句话,对萧璟欢,要求不能太高,得一点一点来。
     他不觉淡一笑,就这样草草结束了这个话题,说起了别的事,轻快的气氛渐渐又回来了。
     两个人就这样优哉游哉的逛了一圈,回来时,发现小园内来了不速之客。
     ---题外话---第一更。(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