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518.518,单相思58,因为靳长宁的话,她的心,怎么就乱了(看)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这是萧璟欢成年之后,第一次主动抱靳长宁。
     从小一起长大,他们本亲密无间,因为长大,因为她认得了邵锋,因为靳长宁的默默退出,他们俩的关系渐渐淡了,淡似轻风,似清水,却也无奈,因为长大,生活把彼此划在了不同的圈里。可以两两相望,却再也亲不到心里去。
     结婚两年多,最亲莫过于最初。
     那时,他做眼角膜手术,她虽心怀巨大悲痛,却还是尽心竭力的照看了他好一段日子偿。
     给他洗脸,帮他端水,喂他吃饭,扶他上厕所……但凡妻子该做的事,她都有做过。
     后来,她亲自将邵锋葬下。那段日子,心如死灰的她,安静的守着他,照顾他的眼睛,实践着她对邵锋的承诺。
     再后来,他在国内忙着,她在国外忙着,他们是夫妻,之间隔着的距离,却比平太洋还要辽阔。
     他们也不通电话:她不找他,他也不找她。比陌生人还要陌生人。
     而此刻,她终于又像小时候那样主动抱住了他。
     这样一份主动,竟令他的心,奇怪的绞痛起来。
     或者是因为它来的是这么的不容易。
     “欢欢……”
     他哑着声音轻轻叫,很想问问,这一抱,她是几个意思?
     “别说话。”
     她低低应,闭着眼,靠着他,脸色的神情有一些纠结,以及隐隐的痛楚。
     他不说话,只是看着,心疼的看着,不知道她纠结什么,也不知她在痛苦什么?
     就这样抱着,不知抱了多久……
     长长久久的,好像足有一个世纪。
     够久了!
     最后,还是靳长宁打破了这样一种沉默,牵着她坐到了沙发上,他在座机上打了一个电话,要了一份晚餐,另加消毒药水。
     没一会儿,服务台把晚餐和药水一起送了来。
     他把晚餐摆好,把药水和药膏拿了过来,坐到了萧璟欢身边:
     “伤口处理一下。”
     “没事的。血都干了。”
     她低低说,并不在意那小伤口。
     “处理一下好。”
     他将她的手牵了过去,看着那白雪肌肤上的点点红腥,心疼极了:
     “之前,在医院怎么没说?应该让医生看看的。”
     “不重要不是吗?”
     她小声回答。
     在郦洛流产这件事比对下,她这点伤真的微不足道。
     “在我眼里,你最重要。这要是破伤风了怎么办?”
     他说的是那么那么的认真,下手很轻,用棉签沾了酒精往上面轻轻的抹着。
     伤口遇上了酒精刺激,自然而然的疼了起来,嘴里忍不住发出了嘶的声音,秀眉也皱了起来。
     “很疼?”
     他手上顿了顿。
     “有点。”
     “一会儿就好。忍着点。”
     他低低叮嘱。
     她回睇他,认真的他,那侧脸,比平常好看太多太多。
     她就这样看着他给她消了毒,抹了药。
     “好了,吃饭吧!去洗洗手。”
     他把药收拾到。
     “嗯!”
     她从所未有的乖驯,真就去洗手了,却对着镜子看痴了自己。
     为什么?
     心,似乎被触动了。
     突然有了一点想依靠的感觉。
     这两年,她努力建立起来的想要隔绝任何人攻进来的墙城,似乎在刚刚那个过程中,松了,动了……
     那铜墙铁壁似的城门,好似被人挖开了一处角,有什么,正在往她心的深处送。
     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本来已经打定了主意了,这辈子,不婚不嫁不育,就这样走完一辈子,等老了,没了,等留口口信给朋友,让她火化了,葬在邵锋身边,永永远远的去陪他。
     这两年,在国外,她不是没有爱慕者,一个个都想打动了她的心,住到她心里。
     没有人成功过。
     她何尝再看上过谁?
     这世上,再没有谁比得上她的邵锋了。
     可现在呢,因为靳长宁的话,她的心,怎么就乱了呢?怎么就想着黏着不太想放了呢?怎么有点想妥协了呢?
     唉!
     不可以这样的,不是吗?
     “在想什么?”
     靳长宁有听到洗手声,可之后呢,她没出来。他给她盛好了饭,等了又等,终于还是走了过去,却看到她在发呆,眼神流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迷茫。
     “在想你,想我,想我们的关系……以及未来……”
     萧璟欢看着镜子里的他。
     “我们的关系怎么了?”
     他从背后抱住了她,两个人一起看着镜子里那对漂亮的男女。
     她长发如瀑,娇美如花,他身姿挺拔,英气稳重,这样相抱,竟是好看的——
     她想到了两个字:登对。
     神思恍惚,那画面中的男人,忽好像替换成了邵锋,再一看,分明又不是。
     可他却不排斥这个画面了。
     “我们,不该是这样的关系?”
     她低低的说。
     “谁规定我们不能是这样的关系的?”
     他反问。
     她有点接不上话,好半会儿才说:
     “因为我们是哥哥和妹妹的关系。”
     “错了,我们从来不是亲哥哥和亲妹妹关系。”
     一个吻,在她唇上落下,说:
     “我们是青梅竹马。”
     可不是。
     “但,我没想过,要再嫁人。”
     “事实上,你早嫁了。”
     “我没想过,你会耍赖。”
     这最让她不甘。
     “这说明,我一直你心里信赖的人,信任到可以托付终身。”
     “我是信任你,可没想过托付终身。我的心,早随着邵锋走了。留在这里的是一具行尸走肉。”
     “行尸走肉是没有感觉的,欢欢,我很确定你有感觉,对我有感觉,只是你不发觉。”
     他将她的脸掰了过去,两两相望。
     她心里自我反问起来:对他的感觉,那到底是怎么一种感觉?
     她一时分不出来。
     “告诉我,你现在在惶恐什么?”
     唉,她想叹息,这个木木的男人啊,什么时候变得目光犀利如斯了?
     “这辈子,我只想谈一场恋爱,一心一意爱一个人……一生一世一双人,就够了……”
     他静静的想了想,忽然有点明白了,于是托住了她的下巴,说道:
     “欢欢,从十七岁到二十五岁半,你一心一意爱着邵锋,那是你的初恋。可现在邵锋已不在,你也该放下;以后,你或者可以一心一意的试着来爱我……这不代表你三心两意了,人生这条路,适当的放下,才能得到更多……这也是邵锋希望的结果。”
     “是吗?”
     她很是困惑的回答着。
     “是!”
     “我该爱你?”
     “当然,我是丈夫。”
     他的声音沉沉了一下,
     她皱起了眉:“我想好好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
     “考虑该不该爱你。”
     “这需要考虑的吗?”
     他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唇与唇几乎又要碰到一会儿,轻轻啄了一下。
     “发展太快,一定得好好的考虑考虑。”
     她神情郑重,态度严肃。
     “好吧,如果你坚持,我没意见。吃饭了。”
     一前一后,走到餐桌前坐下。
     萧璟欢默默吃着,靳长宁给她布菜。
     本来,今天,他们应该很开心,可是因为郦洛,他们情绪都坏掉了——她不快,他的心情,也不太好吧!
     吃了一半,她抬头问:“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我会和燕少说明情况的。你别忧心。”
     “他会信吗?”
     她轻轻一叹:“就算会信,也一定生气。他可能会迁怒你。你和他的交情,怕是要因为我起矛盾了……对不起,我给你添乱了……”
     “傻话!”
     靳长宁给她盛了汤。
     “快点吃吧!吃完洗个澡,然后什么也不要想,好好的睡个觉。”
     她接过默默的喝着,心里却是不确定的,那个郦洛,失了一个孩子,真会善罢甘休吗?
     为什么她觉得,这件事,不会这么快结束呢?
     ---题外话---第二更。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