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519.519,单相思59,她偏激:认为配不上;他脸红,因为贪恋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医院。
     郦洛在睡。
     燕不悔接到了一条短信偿。
     “方便吗?想和你谈谈。宁。撄”
     他看了一眼床上面色苍白的妻子,悄悄走了出去,掩上了门。
     燕不悔一离开,郦洛就睁开了眼,望着黑漆漆的窗外,手狠狠的纠着小腹。
     一个小生命,来的匆匆,去的也匆匆。这几年,她一直盼着能有个孩子,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让她心冷。
     她看过很多次妇科。
     医生说,她很难怀,因为出过事故。
     现在又小产了。
     她的孩子没了。
     这是谁害的?
     她只要一想起那个女人,一想到以后她都有可能不能生了——至少这几年里,肯定不能再怀孩子,以后,能不能怀上,那还是未知数,这让她如何不恨?
     她沉沉的揪着被单,心头压抑极了。
     门外头,隐隐有说话声传进来,也不知燕不悔这是在给谁电话。
     没一会儿,他进来了,她转过了头。
     “这么晚了,你打给谁?”
     她轻轻问。
     燕不悔走到床边,目光深深的瞅着,不答,只问:
     “是不是这样的?”
     “什么?”
     “你把萧璟欢从床上拉下来,往楼下赶,后来,推了个空,才滚下来的……萧璟欢没有推你……是这样的吗?”
     这话一出,郦洛脸色越发白了,心下一下明白了:
     “是宁大哥打来的?”
     情绪也跟着激动了起来,整个人蹭得就坐了起来,一团愤怒的红晕,在她脸上飙了起来:
     “他就那么相信那个女人说的?
     “我就不明白,那样一个肮脏的女人,他怎么就那么信她,那么捧着她?
     “燕哥,你说,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
     “除了长得漂亮一点,她还有什么好?”
     她越说越尖厉。
     “洛儿,我只问,是你先去招惹她的,还是她来招惹你的。”
     燕不悔神情很严厉。
     这种严厉,绝对是少见的,她的心很受伤。
     “这重要吗?重要的是,我失去了孩子。燕哥,如果不是那个女人,我至于会失去孩子吗?”
     她大叫,一想到之前摸到的满手的血,她就想尖叫,偏偏自己最心爱的人还要这样来责怪自己。
     燕不悔见她情绪大坏起来,忙抱住了她,低低道:
     “好,不问了,不问了……你冷静……”
     这样的她,是他很少见的。
     上一次流产时,她就很难过。这一次,越发难受了。
     至于原因,有两个,流产只是其中一个。
     此时此刻,她人在他怀里,身却在颤。
     她冷静不了,哭着叫着:“燕哥,我不觉得我做错了,那个家,她不配进去。她不配……”
     燕不悔幽幽了叹一声,这句话等于默认了她的确是自己滚下来的。
     他不想责怪,只轻轻的拍着她的肩,直到她情绪缓和了,才扶正了她,深深睇着,想和她讲道理:
     “洛儿,你不该对她这么反感的。平心而论,萧璟欢一点也不差。和长宁,很相配。”
     听得这话,郦洛顿时瞪大了眼,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语气叫了起来:
     “你到底在说什么?他们怎么相配了?那个萧璟欢除会欺负宁大哥,给宁大哥惹麻烦之外,她还能干什么?她除了出身好,身上其他方面,没半点是配得上宁大哥的。”
     “洛儿,她是一个非常出色的解剖师。”
     燕不悔冷静提醒:
     “萧璟欢曾帮着破了好几出大案。她并非一无是处。相反,她很出色。”
     绝对的出色。
     “那又怎样?在我看来,她就是个麻烦精。”
     郦洛涨红着脸直叫,脸上隐隐夹着怒气。
     以前,她就对这个千金小姐没一丝好感,现在,她越发将她恨入了骨子里。
     这样一种偏激,实在让人忧心。
     他皱了一下眉,再三思虑,还是把瞒着的事说了:
     “洛儿,有件事,我想我该和你说一说的?”
     “什么?”
     “萧璟欢已经嫁给长宁了。作为澜家的媳妇,她当然可以进去。”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宁大哥娶了萧璟欢?”
     她顿时把眼睛瞪直,无法相信,也难以相信:
     “他怎么可以娶那个女人,怎么可以?他该娶的是思思,他怎么能变心另娶,怎么能?”
     她激动的都要跳起来了。
     “洛儿,长宁一直喜欢就只有萧璟欢……这是他亲口向我承认的。”
     “不行,他怎么可以娶这个女人,他怎么能娶她……那个女人从来就配不上他……不行,我要去找宁大哥,我不要这样的女人做澜家的媳妇……”
     她想下床,却被燕不悔给按了回去。
     “你冷静一点。洛儿,我告诉你是希望你理性一点。”
     “理性,你叫我怎么理性?现在失掉孩子的是我!”
     郦洛尖锐的叫着,失声痛哭,眼泪簌簌直流。
     “洛儿,孩子会有的……”
     燕不海忙抱紧她低低的安抚。
     “我知道,这很难的。你不用安慰我。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
     她想推开他。
     他不让,紧紧的拥紧着:
     “不要去。洛儿,你要明白一件事情,长宁喜欢萧璟欢,他们之间有二十几年的感情。就算你去找她,你以为他会听你的,说不要萧璟欢就不要萧璟欢了吗?不可能的。我告诉你。比起你,他更在乎萧璟欢。”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我不要这样的女人做他的老婆,我不要,我不要……”
     郦洛在痛哭……
     燕不悔心疼,可是有些事,真不是他们能左右的。
     比如靳长宁的婚事,在这件事上,不管他们如何干预,他的心里至始至终有着自己的主见,不是他们如何如何营造机会就能改变得了的。
     *
     清晨。
     萧璟欢在靳长宁的温柔注视中,睁开了眼。
     这一觉,她足足睡了有十个小时。醒来,看到他正盯着她看得入神。
     这么的柔情似水,***裸的表达着他的宠爱。
     恍惚中,她好似看到了邵锋——自他们正式确定恋爱关系之后,私下里,他总是这么温存的看她,多情的眼,让她怎么也看不够。
     “你醒了?”
     声音带着刚刚醒来的沙哑,紧接着,唇被轻轻咬了一口,却有一股清新的味道传了过来,看来,他已经起来过了。
     “醒很久了,早餐都吃过了。”
     “哦!”她点了点头:“为什么这么傻傻的看着我?”
     靳长宁微一笑,伸手,轻轻抚了抚她的秀发:
     “记得小时候,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每天放学回家,守在你的床头边上,或是牵着你四处走走,或是载着你去玩……你要是睡着了,我就抱你去睡,然后在边上傻傻的看着。怎么看都不厌。”
     萧璟欢想了想,那些记忆已经很遥远了,但都是一些熟悉的画面。
     “可后来,渐渐的,我变得无足轻重,再难看到你睡着时是什么模样了。欢欢,能这样看着你睡,让我恍惚觉得回到了过去。”
     他轻轻抚上她的脸颊。
     萧璟欢莫名有点心疼他了,伸手拢住了他,打小,他俩关系是最好的,这么多年,真正全心全意在守护她的就只有他了。要不然,他也不会义无反顾的在明知她爱的是邵锋时,还同意结这个婚了。
     唉,好吧,他也有他的小算盘的。
     因此,他俩才发展成了这样一个关系。
     她把头往他怀里靠了靠,闭上了眼,小时候就觉得,赖在他身上是一件特别舒服的事,现在,好像还是。
     “欢欢……”
     他看着这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在自己的脖颈之间蹭,明知她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可因为她这么温驯的一蹭,生理上一下就起了反应。
     他莫名有点脸红。
     自从尝过她的了味道之后,他在这方面的需要,对她身子的贪恋,貌似有点越来越严重。
     ---题外话---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