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536,单相思76,在公是助理,在私是太太,你怎么会不知道?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章节内容开始-->    536,单相思76,在公是助理,在私是太太,你怎么会不知道?
     靳媛斜眼瞪着,抱胸道:
     “你们俩的消息被网上那么一曝光,楚家立马就表示了这个意思。你自己说说吧,怎么解决?”
     萧璟欢噌的站了起来,态度坚决无比:
     “当然得拒绝啊,这还用想的吗?”
     开什么玩笑,嫁楚亦来,那家伙,比靳长宁还要不入她的眼好不好?
     “用什么借口?”
     靳媛淡淡的再次逼问。
     “……”
     呃,社交场合上,拒绝人,是一门技术活。
     这件事,处理不好,就得结怨家拉仇恨。家族和家族之间更敏感。
     萧璟欢咬起了唇来,心里早把那楚亦来给骂惨了。
     “我女儿还小,我们俩还想留她几年。这话妥吗?你那岁数明摆着的。说你有男朋友了?这倒是可行,但你是不是该拿出一个像样的男朋友来公布公布?”
     哎哟喂,听到这儿,萧璟欢一下明白了,合着,妈这是变样的在逼她给了靳长宁一个名份啊!
     她马上往父亲肩膀上倒了下去,不说话了,脸苦着,拉长着,想到那家伙爱理不理的小样,心里有点来气。
     萧至东摸了摸女儿的头颅,在这张小脸上,瞅到了一些苦恼之色,脸色不觉缓了缓,遇上这种事,这丫头心里想来也有气的,遂就打了圆场,把话题岔开了:
     “怎么没和阿宁一起回来?”
     “哦,他有事应酬去了!”
     她懒懒的回答。
     “应酬?公司今天的行程当中,没有任何酒会餐会安排啊!”
     对于靳长宁的一般行程,靳媛这个做董事长的,每天都有一份行程表。
     “他说,那是私人应酬。”
     “私人应酬怎么不带上你?”
     靳媛的心思是何等的敏感:
     “因为今天的新闻,阿宁生气了?”
     “不知道!”
     “什么叫不知道?”
     靳媛极度不快,很想去戳女儿的额头:
     “在公,你是助理,在私,你是太太……你怎么可以不知道?不对,你们俩,这是吵架了?”
     “没,只是彼此需要冷静冷静。”
     她剥着手指,转而抬头道:
     “妈,我和他之间的事,您和爸能不管吗?
     “现在,我需要时间想通一些事。
     “您懂的,很多事,别人看来是这样的,我看来是那样的。想我的想法得到转变,光听你们说没用,主要还在我心里怎么转过那个钮。
     “妈,我不是十六岁,心性不成熟,做事凭冲动。我是快二十六岁了,不管是思想,还是阅历,都不浅了。好好想一想,很重要。真的。”
     靳媛和萧至东听得这番话,对视了一眼。
     “那你说一说,楚家那边怎么解决?”
     做母亲的,再次问到了这个问题。
     “这事吧……”
     萧璟欢琢磨了一下:
     “我会想办法处理好的。你们放心。”
     ……
     这天晚上,她还是有回市区公寓的,父母让她必须回家去。
     靳媛说:“距离远了,心会跟着走远。有任何矛盾,回家解决去,别在娘家待着。”
     不过,在餐桌上,他们讨论了一下在哪个区给买别墅这个事儿,还让她自己选,具体的房型户型配套设施的照片都有,只是她心情怏怏的,说了一句:“等以后再说吧……”
     男当事人都不在,选爱巢这件事,应该是男女双方一起有商有量的讨论才比较好。
     *
     萧璟欢回到家九点不到,迎接她的是空空的、黑黑的屋子。
     靳长宁这层公寓房,就这么一点面积,对于从小住惯了豪宅的人来说,真心不大。
     她呢,无论是父亲那边,还是在母亲那边,所拥有的闺房、书房、衣帽间、起居室,那一整套加起来,有几处比这边要大上很多。
     从很小时候,萧璟欢就深刻认识到了这样一个事实:家的温暖与否,和屋子的大小,不成正比。
     那是她从一个同学身上感受到的。
     那位女同学,家里不过一百来个平方,住了四口人,父母,两姐妹,空间是狭小的,但他们一家四口,亲密无间的生活,却是叫人艳羡的:
     早晨一起吃饭,白天一起忙碌或学习,晚上围在一起说一说这一天发生的事,然后,熄灯睡觉。
     日复一日,他们一直生活在一起,那份和和美美的幸福,是钱物所买不到的记忆。
     无价的记忆。
     那是她向往的生活。可惜,从来没真正得到过。
     现在,她越发的感受到,没有爱的屋子,再小都是空的。
     萧璟欢洗了一个澡。
     晚上九点多,她拿起手机,发现上头有未接来电,一看号码,居然是楚亦来的。
     上午,下午,还有之前没多久,她曾一再给这个家伙去过电话,不过,人家手机关机。想来现在是开机了,知道要来给她回电了。
     她没多想,就给去了电话。
     那边,楚亦来很高兴:“璟欢,你是不是找过我?抱歉啊,之前一直关机,才开机呢……发现有来电呼入过,我马上给你回了电话,可惜,你没接……有事吗?”
     有一些声音传了过来,他似在餐会上,或是酒会上,或是酒吧,总之,他在人群噪杂处。
     也是,夜生活才开始,像他那样的成功男性,怎么可能早早的跑回去睡觉,那也太太太辜负良宵了。
     如果在国外,这个点,她一定也泡在外头,可惜在国内,没有闺蜜的日子,能出去往哪儿玩——貌似,她也过了那种特别贪玩的年纪。
     “有事,当然有事……”
     萧璟欢很不友善。
     “怎么了这是?”
     那边,楚亦来也隐隐感觉到了。
     “楚亦来,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她的语气,绝对是不阴不阳的。
     “交代什么?”
     这人故意在装糊涂吧!
     “网上的这些新闻,我希望你能尽快清理掉。楚亦来,在我答应和你出席宴会时,我想我和你有一再确认过的,不会有这种事发生,对吧。结果呢,这种事就是发生了。”
     “新闻?什么新闻?抱歉,我现在国外,才下飞机没多久,你等一下,我去看看啊……”
     电话呼叫保持着,某个人似乎真去看新闻了。
     萧璟欢淡淡的把手机拿过来又瞅了一眼,心里暗骂:你就装吧……哼!
     没一会儿,楚亦来的声音传了过来:“抱歉,真是抱歉,我一点也不知道这件事。璟欢,你放心,这事,我来处理。回头我向你陪罪。”
     “陪罪就不用了。只不过我们萧家人,没一个人爱抛头露面,让人来评头论足的。我父亲从小到大还没把我放到媒体面前过。这一次出的又是这种不清不楚的流言,楚亦来,呵,我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她用几声冷笑,表示了自己的极度不满,
     “你放心,绝对放心,明天这些贴子一定会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保证。”
     楚亦来在那边信誓旦旦。
     “但愿。”
     她不快的挂了电话。
     楚亦来在电话另一头无奈的摇了摇头。
     边上还有人起轰:
     “哎哎哎,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不可一试的楚大少居然也有向人低三下四告罪的时候,真是太叫人大开眼界了?”
     “是啊是啊,这是谁啊?能让你小心的赔不是?我可从来没见你这样过。”
     楚亦来笑笑:“失陪一下,有点小事要处理处理。”
     他走开了,心里却有无限感慨。
     人与人之间的差别,真的是太大太大了,他楚亦来本身就是一个出了名的公子哥儿,商业新秀,多少人想巴结,想和他闹出一点新闻,都是苦无机会。这一次呢,他一不留心被人拍了几张亲密照去,得到的是指责。
     可他又是高兴的,因为不少人在那则新闻下留言了,说:这是郎才女貌,更是珠联璧合。
     想想啊,萧四小姐的第一次绯闻对象是他,他的骨头不由得就轻了起来。
     他看了好几页评价,心情舒畅啊,可惜啊,得删,为了不至于把人家萧四小姐惹怒。
     “喂,老古,帮我做一件事……把发我绯闻的那个记者给我找出来,还有,把那网站的负责人的联系电话也给我一下……”
     萧家人都不喜欢高调,想要和这位千金小姐有进一步的发展,貌似得投其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