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547,单相思87,回避,他不想提死因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一张精钢轮椅,坐着一个长发美女,手上捧着一束鲜花,一个俊气挺拔的男人一手推着轮椅,一手提着一个水果篮,不紧不慢的走着。
     下午一点多,xx医院出现了这样一幕,引来不少人侧目绂。
     “到了。”
     抵达贵宾病房区,靳长宁负责推,萧璟欢负责看病房号,找到之后敲了敲门。
     很快,门开,一个气质优雅的贵妇站在门口,正是楚夫人,楚亦来的母亲。
     看到他们俩,这贵妇第一时间惊怪的叫了起来:“欢欢,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坐到轮椅上了?你脚什么时候伤着了?逼”
     “哦,前天一不小心摔了一跤,扭到了,医生说让我别动,可我就像猴精似的,不动怎么行,就让我长宁哥给准备了这轮椅坐坐,这样方便一点……对了,伯母,亦来哥没事吧……”
     萧璟欢笑着解释了一番,紧跟着关切的又问了一句。
     “想不到欢欢这么关心我家亦来……没事呢,医生说了,只要好好养几天就行。现在刚醒,正在发呆呢,你来得正好,来来来,快进来……长宁啊,麻烦你了,难得周日休息,居然要劳驾你送欢欢到医院来看亦来,真是太不好意思了。要早知道欢欢伤到脚了,我该派车去接的……”
     那楚夫人看到萧璟欢,就像看到了新媳妇上门似的,那个热情,看得靳长宁超不爽,可脸上却还得带上微笑。
     “怎能说是劳驾,靳家和楚家是世交,既然知道楚少出了事,要是不来看望,靳姨回来一定怪罪。这是必须的。您千万别客气。”
     一句话就把他们的来意,从看望“情郎”进化成了但为了顾全世交之情。
     萧璟欢听着不觉一笑。
     楚夫人一时没听出来,只是极不客气的把她从靳长宁手上抢了过来,往里头推了进去,嘴里还直叫:
     “亦来,亦来,你快看啊,欢欢来了,人家脚都受了伤,却还专程让她哥送来看你,真是有心了……”
     那语气,真是好自以为是啊!
     靳长宁无语:“……”
     心下更是有点郁闷!
     能不能把老婆这就带回家去啊?
     当然了,这种事,是只能在脑子里想想的。
     重重吐出一口气,他跟了过去。
     *
     楚亦来的头被包成了重伤号,脸色惨白的躺在那里,本在发呆,听得有人敲门,就回过了神,这会儿看到萧璟欢坐在轮椅当中被推了过来,精神强自振作了一番,继而扯出了一抹笑:
     “欢欢,你来了呀……你的脚,怎么样了?”
     “疼的很,还没消肿呢……你呢?”
     “还行。就是头有点晕。其他没什么不好的。”
     楚亦来笑了笑,看到了跟在后面的靳长宁:
     “长宁,你也来了。”
     “嗯。”
     靳长宁打量了一下,打趣道:“还好还好,不幸中的大幸,楚少这张英俊的脸孔一点也没受到影响……”
     “对啊,就算是包成了木乃伊,仍是个大帅锅……”
     萧璟欢笑着附和,俩夫妻默契感十足。
     楚夫人听到儿子被赞帅,跟着眉开眼笑起来。
     很快,官面上的客套话,该叨的全都叨完了。
     接下去,该切入正题了。
     萧璟欢转着心思,看向了楚夫人,脸上是灿烂无比的笑容:“伯母,我能和亦来哥单独相处吗?长宁哥,你陪伯母到外头坐坐,我有几句悄悄话想和亦来哥说一说。”
     “行啊行啊……”
     楚夫人自是乐见其成。
     临走,还冲楚亦来眨了眨眼,心下自是欢喜的,想不到啊,儿子这次竟然是因祸得福啊,居然会赢得了靳萧两家的千金如此的关心:看样子,有戏哦!
     “那你自己小心。有事叫我。”
     虽然靳长宁很想留下听一听的。可如果他留下的话,那楚夫人会怎么想?离开是最好的。
     楚亦来眼里露
     tang出了疑狐,不太明白这女孩怎么会突然在长辈面前这么说?
     悄悄话?
     他们之间有这么亲密了吗?
     好像没有吧!
     很快,他们离开了。
     房内就剩下他们俩人。
     萧璟欢转头再次审视起这个男人来,长得不赖,行为却有点不道德——至少在薛筱玉身上,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男朋友,于是,投递过去的眼神,多了一点审判的味道。
     “你这眼神不对!”
     楚亦来可是人精,立马就感受到了:
     “这不像是要和我说悄悄话的模样……”
     萧璟欢笑白了牙,直接坦白了:“是啊,我和亦来哥又不熟,哪来悄悄话可以说的。这只是借口而已。”
     “借口?”
     楚亦来若有所思,心下不确定她想干嘛:
     “你接下去想和我说的话,不宜被我妈听到?”
     “该不该让你妈知道,我也不清楚,至少,我觉得我更应该先和你作一番沟通,并且,借这个机会好好的重新认得你一下……”
     语气神神秘秘的,引得楚亦来好奇心大起:
     “哦,是吗?那就说来听听吧!”
     萧璟欢随手拿出了搁在膝盖上的平板电脑,从中调出了一张照片来,递了过去:
     “认得她吗?
     “一个美丽的女研究生。
     “她读的国际商贸,一半年前,她在英国某公司做实生习,未来的人生,也许说不上如何如何锦绣,但如果能好好的过下去的话,她会幸福的不得了……
     “据她的导师说,这是一个很聪明优秀的女孩子。那位导师很看好她,并且还知道,追她的人无数。
     “亦来哥,你看看吧,这张脸,你应该不陌生吧……”
     她看到了,楚亦来那张本来笑吟吟的脸孔,在看到照片之后,于一瞬间内就变成了死灰色。
     手更是狠狠的抓起了被褥,眼睛直直的盯着,有痛苦之色在里头翻着,久久的,他说不出话来。
     “楚亦来,请你和我说一说,这个女人,你认不认?”
     此刻的萧璟欢语气不再客气,而是多了几分严厉。
     楚亦来终于回过了神:“你怎么有她的照片?”
     “你想知道这个问题,那麻烦你先回答我问的问题。你答完了,我自然就会告诉你。”
     萧璟欢的口吻里透着几分强势。
     楚亦来本也是个厉害的角色,平常时候只有旁人被他指派的份,少有人能指派得动他,命令得动他的,这一刻,大概是因为灵魂被这张照片震慑到了,继而失去了平常的气场,不知不觉就点下了头:
     “认得,那是我的前女友,叫薛筱玉,我们交往了有两年……等一下,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还有,你手上怎么会有她的照片……”
     他皱起了眉,并马上惊警的回过了神来。
     显然,他是想回避这个问题了。
     “楚亦来,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年在国外做的是什么工作?”
     她没回答,而是突然反问了一句。
     “你是医学系的不是吗……”
     关于这事,他听人提起过,相传:她是医学系的天才学生。
     萧璟欢淡一笑:“头几年,我的确学的是医学临床专业,不过后来,我谈了一场恋爱,就转了专业……”
     “转了?”
     楚亦来一怔。
     “对,后来,我学的是法医专业。直接由脑神经外科转了出来,进了法医专科训练……
     “也就是说,我本来是可以成为脑神经外科医师的,只是在最后阶段,我去钻研了另一个方面。
     “现在我是有执照的法医,不过,我更想称自己是人体解剖师……
     “一年半年前,薛筱玉的尸检是我动的刀子……
     “楚亦来,你想不想知道你曾经的爱人,具体是怎么死的吗?”
     萧璟欢淡淡的问着,看着楚亦来先是露出了几丝错愕,继而是满脸的震惊,而后,深吸着气,转开了头,好一会儿才转了回来,神情却已变得一片漠然:
     “萧璟欢,我突然觉得很累,想休息了!”
     语气都变了。
     不再可亲,而显得冷淡。
     “楚亦来,你这是想回避问题。”
     萧璟欢可不是随随便便能被人打发走的。
     他再次转开了头,而且还闭上了眼。
     “楚亦来,你知道我的脚是怎么受伤的吗?”
     他一动不动。
     “有人故意撞我造成的。
     “我们捡到了那个肇事者的手机,里头全是你的照片,最后那些我也被涵盖在了其中。
     “然后,我让人细细查了一下,之前但凡和你走的近的女人,不是失踪了,就是曾出过车祸什么的,我觉得这不是巧合……
     “再加上昨天,你也遭遇了这样一种故意的撞车,所以我猜,那背后之人,应该和薛筱玉的死有关。
     “由于我也被牵涉了进来,所以,我现在不得不来问一问你,关于当年薛筱玉的死,你到底知道多少?”
     他睁开了眼,眼神幽幽然了一下:
     “萧璟欢,你听好了,不是我想规避你的提问,事实上是,我对薛筱玉的死,并不清楚。”
     “楚亦来……”
     “对不起,我恐怕帮不上你任何忙的……请你出去,我想休息一下……”
     萧璟欢见他态度这么坚决,终闭了嘴,闷闷不乐的退了出来。
     门外——
     “咦,这么快就谈完了?”
     楚夫人看到门开,奇怪问了一句。
     她本以为,他们会聊很久。
     萧璟欢点头:“亦来哥累了,我不好打搅。长宁哥,我们走吧!”
     靳长宁脸色一深,感觉她这是碰了钉子了。
     *
     离开医院,等坐上车后,靳长宁看支着头靠在座位上正在沉思的萧璟欢:
     “没问出什么来?”
     “嗯!”
     萧璟欢点头:“他不愿提这件事。我一说起,他就神情大变,不肯再和我说话。”
     沉吟了一下,她肯定的下了一个结论:
     “越是不愿说,越说明这当中有问题。”
     靳长宁也这么觉得。
     “那你想怎么做?”
     他老婆是一个有主见的人,他想知道她的想法。
     萧璟欢想了想:“过几天再过来吧……我想好好研究一下,一定得让他主动开**代才行。”
     这件事,要是查不出一个真相,她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题外话——还有一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