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567,单相思107,他心事重重;她温柔体贴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章节内容开始-->    567,单相思107,他心事重重;她温柔体贴
     晚上十多点,靳长宁往浦东机场接季北勋,那个被传得玄之又玄的破案高手。
     夜色里,他靠在那里抽烟,思绪飘忽着,不知不觉,就走远了,直到有个咳嗽声在耳边刻意的响了一响,才拉了回来,面前,一身全黑衬衣的季北勋,一手推着行李箱,一手插袋,冷酷的脸孔上,高深莫测的双眸闪着探索的锐利光芒。
     “飞机误点了。”他说:“久等了?”
     “没,刚到一会儿。”
     靳长宁站正,把烟给撵灭了:
     “车在外头。”
     他去拉他的行李箱。
     “不用,我自己来吧!”
     季北勋笑容冷峻,拍拍他的肩:“现在的你,不再是当年那个小跟班了,靳长宁,你,不需要这么刻意的放低自己。”
     “哪有。”
     靳长宁笑笑:
     “行,那你自己拿。回了。”
     两个人往外去,季北勋又往他身上扫了一眼,说:“满身的烟味,我走到面前了你都没发现,心事怎么这么重?”
     “嗯,有点事,想向你请教一下。到酒店再说吧!”
     *
     酒店。
     晚上十一点半,总统套房内,季北勋靠在沙发上,瞅着面前面色凝重异样的靳长宁,在听完他叙述之后,琢磨了一番,说道:
     “之前,我初步了解了一下,台湾那个燕家私底下和靳家的确是有点小矛盾,不过,具体是什么矛盾,我不怎么清楚,但由此可见,当初他们拉拢你,亲近你,可能是存着别的想法的。比如借着你是靳家养子这层身份,以成就他们将来可能要进行的某个图谋。”
     闻言,靳长宁皱起了眉头:“季兄,这样想人家,是不是太过了一点?我认得他们至今,从来是君子之交,一直就不存在利益上的往来。相处一向融洽,关系也很好。”
     季北勋淡淡道:“也许这样想,可能是小人了一点。但是,先小人,后君子。这是老古话。你也感觉出来了不是吗?依燕不悔那意思,他们应该是知道一些你父母死因的,而且,这个死因还有可能和靳家有关。否则,他也不会这么说了。”
     “可能和靳家有关”这七个字一经道破,靳长宁的眼皮狠狠就跳了一下,并来回走了两圈。
     季北勋看得出来,他的心思,有点乱。这也无可厚非。
     靳家与他,有着恩同再造的养育栽培之恩,如今却有人含蓄的提醒他,这恩情底下,可能负着血债,身为子女,怎么安得下心?
     当然,现在这些想法,也就是他们的平空猜测,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来佐证这样一个事实。
     可越是神秘莫测,就越发的会引人生出破解之心,好奇之心也会越演越烈,求知的***,更会越来越大。
     问题是:结果又被燕不悔说得那样的可怖。
     听了之后,靳长宁不受影响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他是了解燕不悔的为人的。
     所以,他的话,应该是忠告,更是在为他好。
     所以,靳长宁才变得这么的心事重重。
     一时,沉默在房间内迷散开来。
     季北勋摇着红酒,不急他的回答。
     良久后——
     “夜深了,我还是先告辞了。”
     靳长宁回过神来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半多,打算回了。
     季北勋点头,放下酒杯:“你的决定呢?查,还是不查?”
     “我需要想想。”
     靳长宁低低的道:“季兄,请给我一点时间可以吗?”
     “没问题。”
     “那我回去了。”
     “嗯。路上小心。”
     季北勋目送,眸光深玄。
     *
     回到别墅,已经一点多。
     上了楼,进房,开灯,床上的女人抱着她的抱枕已睡去,脸孔红扑扑的,睡得香香的。
     他坐了上去,沉重的心,因为看到了心爱的她,终可以一点一点舒展开来,很多美好的旧事,就像浮光掠影一般在面前一幕幕闪过。
     来到靳家,他的日子,总是愉快的,好吧,因为爱上了这丫头,也曾有过那么一段日子是颇为纠结的。
     可现在,一切与他是甜蜜美好的。
     光看着她安安静静的睡觉,就幸福满满的了。
     他低下头,往她脸上亲了一下,嫩嫩的肌肤,香香的味道,是那么的让人贪恋。
     他又闻了一下自己,全是酒味烟味——
     这一刻,他的脑子里忽就记起了那么一件事:欢欢很小的时候,在萧家,萧至东应酬回来,抱起了自己这个宝贝,可欢欢把人推开了,直叫,好臭好臭,不要抱我,快去洗得香香了,我才让爸爸抱。
     想以前,他也是烟酒不沾的,可走上社会,不管你再如何明哲保身,某些场合,烟少不得,某些场合,又是酒少不得的,于是自然而然就沾了一些恶习。
     不过,他还算好的,烟与酒,只是少量沾了点。
     只是今晚,他抽得有点重了。
     只能说,社会是个大染缸,可以把一个足够干净的人,弄脏。社会更是复杂无比的,很多不可思议的事都有可能发生。
     他去洗了澡,出来时,坐到窗前,手上捧上一杯冰水,任由一阵阵清风送进来,吹凉了身子,冷静了心神。
     “你在想什么?”
     身后响起了娇柔的询问。
     她醒了。
     转头时,一双手臂圈住了他的脖子,一阵香气袭来,淡淡的,勾人魂魄。
     他伸手把人牵过来,坐到了自己身边,那软软的身子,马上黏到了他怀里。
     “把你吵醒了?”
     他亲了亲她。
     “是我没睡沉。等你。”
     娇语慵懒的,无比撩人。
     “不是说让你早点睡的吗?”
     他抚她面颊,审视着。
     “你不在身边,有点不习惯了。”
     其实呢,是睡不着,心里有着太多的不确定,以及不安。
     靳长宁微微笑:“我是不是该说,这个不习惯,真的挺好?”
     “嗯?”
     意会后笑了:
     “你别太得意。”
     “不,我只是挺高兴,我家的欢欢,终于习惯我的存在了。适应能力还是挺强的。”
     他用额头去顶她额头,就像小时候一样。
     熟悉的画面感,令他们会心而笑。
     “好了,夜深了,去睡了。”
     他拍拍她的肩。
     “我不想动。”
     “我可以抱你回床。”
     “暂时别动。”
     她拉着他,不想动弹。
     “你想撒娇?”
     “我想说的是,你有心事。”
     萧璟欢收起了笑,看着他轻轻的说,刚刚她被吵醒后,看到他坐在这边,一副心思沉重的样子,是她认得他这么多年,从没见过的模样。
     虽然他蹙起的眉,在看向她时,一下子就全捋平了,眼底尽是温情了,但这越发让她揪心了。
     “长宁,夫妻之间应该互相担待,互相照顾,互相扶持。我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只知道给你找麻烦的小璟欢了,如果有需要,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管什么事,我们都可以一起面对,一起解决……”
     他听完,笑着点头:“当然。现在的欢欢可能干了,我怎么敢小觑?”
     “我认真的。”
     她很严肃。
     “我也很认真。”
     “好,那你说说看,你在烦什么?”
     她趁机逼问:“燕不悔和你见面,是不是为难你了?”
     “怎么会?”
     “是吗?”
     “是的。”
     “那你心情为什么这么差?”
     “我怎么差了?只是有点累。”
     她沉默了,看来,他不想说——莫名的,她就来气了,心烦了:
     “是吗?他是不是有和你说到耿丽雯的事了?”
     这话一出,靳长宁莫名惊了一下。
     “彭柏然跟我说的,耿丽雯和燕家有着旧交情——他是不是为耿丽雯来的?”
     呵,那彭柏然还真能坏事。
     “是!”
     一边答应着,他一边琢磨着要怎么回答:
     “老燕想让我们撤诉。人由他带走。至于原因,让我别问。这件事,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和你说……”
     啧,那燕不悔这是想干嘛?
     又或者,这个坏蛋,另外还有事瞒着她?
     萧璟欢盯着他看,转而问了一句:“长宁,我参加撒哈拉大沙漠的穿越行动,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件事,她想亲口问个明白。
     这世上很多误会就是因为不沟通引起的,所以,与她,这样的事,一定得杜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