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582,单相思122,她是仇人,你可以利用,但不能爱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伴着一声尖锐的撞击声,手机掉到了地上,而后,郦洛还是不解恨,走过去,将它拣了起来,回到了两个男人面前,在他们皱眉的凝睇中,将已经黑屏的手机浸在了靳长宁面前那杯茶水里。
     “洛儿,你这是干什么?”
     燕不悔轻轻叱了一句,同时瞄了一眼靳长宁。
     这个男人,温润时是真温润,好似整个儿没半点脾气的;可真要动了肝火,那也绝对是个烈脾气,打起架来,那是完全可以玩命的。
     燕不悔是见过他打架的,悍得就像刀枪不入的犀牛。
     郦洛何尝不烈?
     这对兄妹,脾性上,追本溯源,绝对是一个祖宗传下来的,想来当年的澜海,也是个烈性之人唐。
     此时此刻,她瞪圆了眼珠子,就像一只被惹怒的小老虎一样,摆足了攻击的架势,把浑身的毛发像刺猬一样张了开来,他只看到她将那一口雪白的牙齿那么一咬,犀利的话语,就像机关枪似的扫了出来:
     “我只是想提醒我亲爱的哥哥一声,这个女人,你不能再惯着了。
     “哥,你不能因为她打了电话过来,就不分场合的说接就接,完全不顾别人的感受。
     “一,她是我们的仇人,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家,爸爸妈妈就不会死,我们兄妹就不会分开二十六年。我们这个家之所会支离破碎,全是拜姓靳的所赐,这一点,你要牢牢记着。
     “二,她害我流产了,我以后还能不能做妈妈,那是一个未知数,在这件事上,我不会原谅她的,绝对不会。
     “三,她太肮脏,根本就不配做我们澜家的媳妇。
     “四,她太滥,太瞧不起人,明明结婚了,却不肯公开你们的关系,还在外头搞七捻三……你自己看吧……”
     她抓起燕不悔的手机,划出了一组照片出来,逼到了他的眼前,词锋依旧犀利,眉目之间,更是带着深深的厌恶之情:
     “哥,好好睁大眼看清楚了吧,今天下午,不对,现在得说是昨儿个下午了,光天化日的,她就跑去和人开房,还在公共场合秀恩爱,她有把你放在眼里吗?
     “然后,我们再好好的评论一下晚上她在慈善拍卖会上的行为:为了一个已经死去好几年的男人,花了五百万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因为她心里没有你,只有她那个姘~头……
     “她已经表现的这么明显了,这样的女人,哥,你可以利用,但是,不能爱,不能宠,更不能认真……绝对不能,你到底懂不懂啊……”
     靳长宁自是看到了,眉心不觉皱起,但为了唯一的妹妹,会这么的恨他爱的女人而难受,这是其一,其二,他的情绪被那几张照片给干扰到了。
     但是,他不会相信上头那些描述的。
     他很清楚,欢欢只是陪楚亦来去见彭柏然。
     至于为什么会有吻照?
     他没办法解释,心里有气,自是难免的。
     早和她说过的,别和楚亦来走那么近,她不听,就是不听,这下好了吧,居然就闹出了这么一码戏来,也无怪乎郦洛会生气。
     这丫头生气,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心疼他。
     可是心疼他,却又把欢欢贬成这样,这也太刺心了。
     听听啊,一句又一句,表述的意思,是那么的绝决,眼里的憎恨,又是何等的强烈。
     他想替欢欢辩解的。
     嘴张了一下,却还是闭上了,他沉默以对。
     原因很简单,他不想和刚刚认回来的妹妹争吵。
     那会伤了和气。
     而且,现在也不是该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
     他凑了过去,将那只**的手机,从茶水里拎出来,用纸巾擦干:
     “阿皎,现在,我不想和你多谈璟欢,多谈靳家,一切等我见过证人,听了他们的说法之后,我们再来研究其他存在分歧的事情……就这样吧……我先回去了。”
     关于靳家在这件事当中是怎么一个存在,他现在一无所知,他也不想把靳家放在一个敌对的位置上,更不想把欢欢放在对立的阵营,成了他必须要对付的仇人。
     这是不对的
     tang。
     他和欢欢是夫妻,他们之间,没仇,只有一份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
     “哥……”
     郦洛哪能看不出那份心思,气得直叫。
     靳长宁摆了摆手,收拾了东西要走。
     “我们陪你一起回去,然后,一起去机场……这样比较节省时间。你等一等吧,我们这就去退房……”
     燕不悔叫住了他,道出了他的想法。
     靳长宁不反对,只是心,好沉重好沉重……
     可这一切,他必须承受……
     *
     零辰五点不到。
     雨依旧很大。
     在回去公寓的路上,靳长宁开的车,郦洛和燕不悔坐在后座。
     一团漆黑当中,郦洛靠着丈夫,没一会儿睡了过去。
     雨刷在不断的刷着,车内很安静。
     “长宁,你想好以后怎么办了么?”
     在等红灯的时候,燕不悔轻轻问了一句。
     靳长宁双手扶着方向盘,看着那些沉浸在雨水中,就像卫士似的矗立在道路两旁的路灯,久久不语,直到快到家时才说:“还没走到要想这一步的时候。等我把事情的真相全弄清楚了再说吧……”
     在之前,他真的真的不想多想。
     这是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
     到了小区,郦洛醒了。
     “哥,我想看看你现在住的地方……”
     靳长宁瞄了一眼,没有理由拒绝,带他们一起走了进去。
     等进了家门,他直接回卧室,扔下一句话:
     “我去洗个澡,回头就走。”
     洗完澡出来之后,他打了一个电话,请钟点工给处理一下他换下的衣服。
     挂了后,他的目光看到了放在床头柜上的照片,欢欢的照片,此时,外头已经亮堂了起来。他不确定自己这样一宿未归,对于欢欢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打来的电话,被妹妹以那样一种方式给挂断了,也不知她会不会生急。
     想了想,他到底放心不下,打了一个电话出去,才通,才听到里头有叫声传出来,门口,郦洛突然出现,正冷冷的瞪着他,眼里浮现着愤怒,于是,他只得以简单几句话,匆匆结束了电话。
     “哥,你就这么割舍不下她吗?”
     郦洛很生气。
     靳长宁淡淡一瞥,没有再理会急响起来的电话,拿着护照,领头离开,直奔机场……
     ……
     两个小时后,他们抵达北京。
     下了飞机,燕不悔见郦洛一脸困意,建议道:“先去酒店休息一下,睡饱了我再带你去见。太累太赶,洛儿身子怕要吃不消。”
     靳长宁看了一眼一脸倦容的妹子,点下了头。
     酒店,开总统套房,燕不悔夫妻睡了主卧,靳长宁睡了次卧。
     因为累,他倒头就睡,可一向不做梦的他,却被噩梦缠身了。
     梦里,妹妹开了一辆车,冲向了正喜笑颜开扑向自己的欢欢。
     砰,人被撞飞,他疯了似的跑过去,只看到血水在欢欢那条雪白的裙子底下,怒放了,开出了一朵狰狞的血花……
     他抱住她,可她却闭上了眼,不再呼吸,竟是死了。
     他心头大恸,痛苦的仰天而哭,猛的一跳,人醒了,在酒店,额头全是汗,原来是梦。
     靳长宁为此重重松了一口气,等到情绪平静了,这才走进了浴室,对着水龙头冲了一下脸孔。
     抬头时,他在镜子当中看到了自己那复杂的神情。
     燕不悔的话,就在耳边回响:你想好以后怎么办了么?
     不,他没想过。
     如果一切就如他们所说,未来,他该怎么走?
     他突然就不敢往下思考了。/p
     >
     咚咚咚,门外头,有人敲门:“哥,你睡醒了吗?已经下午四点了,燕哥约了人家一起吃饭。时间差不多了。”
     靳长宁关了水龙头,擦了一把脸,去开门:“等我一下,马上就可以了。我得换一件衣服。”
     他去换衣服,出来时却没有走,而是冲燕不悔又问了一句:“先不急着走,我想问一个事!”
     “什么事?”
     燕不悔不得不转过了头,问了一句。
     “耿丽雯和范聪一而再的来找萧璟欢麻烦,是你们指使的吗?——题外话——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