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599,单相思139,交心,她无比黏人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她却捂住了他那张喷着热气的嘴巴:
     “要真想,你就不会狠得下心一直不理我……”
     话带着隐隐的怨气渤。
     靳长宁凝了一下神,轻轻的在她额头亲了一下,才往下说道佐:
     “欢欢,每个人都会有点自己的小脾气。我也是,脾气一发,事儿一忙,总会有任性的时候不是吗?”
     这事,说的挺有理的。
     谁没个任性的时候?
     她在心头叹气。
     “以后,我们都不要任性了。”
     通过这一次,萧璟欢很深切、很严肃的认识到,任性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做任何事,我们都要理性的……”
     “好!”
     他温柔无比的答应。
     “还有,明天去买手机。以后,我们要过一辈子,两口子过日子,总会有磕磕绊绊的时候,我们今天约好,往后头,两个人无论怎么吵架,手机不能关机,不能让对方太担心……”
     这些天,她算是受够了没手机的痛苦了。
     “好!”
     他低头,在她鼻尖上亲了一下。
     “还有……”
     她双手捧住了他的脸蛋,恋恋的摩挲着:
     “约法三章作废了。长宁,我们让爸妈挑个好日子,举行婚礼吧!以后不隐婚了,好不好……”
     几丝惊讶跳进了他的眼底,却没有回答,眼神也复杂了起来。
     这本是他一直期望的事,只是现在情况有点复杂……
     这个丫头,他自是要的,问题是……
     “哎,你……你这是什么反应?”
     她有点紧张,感觉这一次回来的长宁,和以前很不一样,冷静的有点可怕。要是放在之前,他肯定会狂喜的吻她,可现在,他却只是怔怔的看她,一副我不是很想娶的模样。
     “你反悔了?”
     靳长宁听到了,不觉笑了:
     “为什么反悔?我……我只是有点意外……你确定要举行婚礼?”
     “你不想吗?”
     她的声音跟着缓了一缓。
     “想。”
     他将声音放得格外的柔软,格外的性感:
     “怎么不想了?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事。从爱上你的第一天,我就梦想着把你拐进结婚礼堂,看着你为我穿上洁白的婚纱……”
     “那,我们明天回别墅,和爸妈说这件事。”
     她心里莫名就甜甜的。
     “好!”
     终于,一个吻,落到了她唇上。
     那是一个激情四射的吻,足可以天雷勾动地火,而她是那一只推手,热切的回应,终彻底燃烧了彼此。
     **和灵魂碰撞,榨净了她所有的力气,以至于后来连自己怎么睡过去的都不知道,所以,根本就没见到那个男人洗浴过后,坐在阳台上一个人在抽烟……
     外头有点寒意深重。
     但,冷气可以令他想得更深刻。
     这一周时间,如梦如幻,激动过,心痛过,彷徨过,也纠结过,儿时的记忆,靳家给予的快乐成长的岁月,爱上她之后的复杂心路历程,直到这一刻,回到她身边,听得她表白,他好似从那个不真实的虚幻世界走了回来。
     他抽了一根烟,然后,回房,刷牙,洗掉了附在身上的二手烟,缩回到她身边,将她搂进了怀里,亲了亲,心安定了。
     看着她睡得甜,他会觉得台湾的一切,都远去了,只有她才是他以后想要的全部。
     可他知道,那些都还在,逃不开的附到了他身上。
     欢欢……
     欢欢……
     欢欢……
     他将她抱紧,在心里不断的喊着她的名字:我如何能告诉你
     tang,这几天发生的事?
     闭上眼,他什么都不愿想了。
     唯这一刻,他们是属于彼此的,至于以后,他想要更多这样的日子——只是,过程可能会有点难,但他相信,一切都会过去的。
     *
     萧璟欢醒来,床上没有人,只有睡过的痕迹,她的大脑速迅的倒了一下带,然后,飞快的跳下床,奔出了房:
     “长宁……”
     没有人。
     人呢?
     明明这不是南柯一梦,为什么醒来,他就不见了呢?
     她抓着头皮,来来回回的找。
     房间就那么大,他又不可能躲起来。
     难道,又闹失踪了?
     偏偏他没手机。
     她急了,冲出了家门,奔到了电梯门口,狂按键。
     等了一会儿,门开,靳长宁拎着早点,在里头正准备出来。
     “你……干嘛?穿成这样,这是要哪去?”
     他上下审视了一番,皱眉。
     萧璟欢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衣着很不合适,只穿了一件睡裙,脚上趿着一双拖鞋,还蓬头散发的,很邋遢……重要的是,她好像还没穿胸衣……
     “我……我找你!”
     她觉得自己丢脸丢死了,电梯里还有其他住户呢,看着这光景,一个个似笑非笑——他们看到了萧璟欢脖颈间的吻痕了,那么鲜明,青紫的厉害着呢……
     靳长宁走了出来:“才醒吧?”
     “嗯!”
     “以为我走掉了?还是以为昨晚上发生的是一场梦?”
     “都有!”
     他笑了,看着她憨憨的样儿,道:“傻丫头,我能跑哪去,魂都被你迷了呢……”
     这话好甜。
     她不管不顾的凑过去,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紧紧的就抱住了……心,这才踏实了……
     “哎哟,我家欢欢变得和以前一样黏人了……”
     有美女投怀,靳长宁自然高兴,这种待遇,多少年前的事了。
     他笑着在她唇上啄着了一下。
     “你说,这是好呢,还是不好?”
     “好啊当然好啊,我最喜欢这样的欢欢了……走了,欢欢大宝贝,咱们回家洗个脸梳个头,吃你爱吃的早餐了……”
     他把手上的食物提了起来让她看。
     “好,我正肚子饿呢……”
     “贪吃鬼。”
     他捏捏她的左颊,笑得温润,整个人又恢复如初了。
     “走了,吃早点。”
     进得客厅,靳长宁催她去洗脸,自己则去了厨房那边。
     等她出来,餐桌上已摆满了她喜欢吃的早餐,系着围裙的男人把她拉了过去……
     新一天,就在这样一个美好的清晨,甜甜蜜蜜的开始了,所有的不愉快,皆烟销云散,而未来,她可以预见:她会在这个男人的宠爱时光中迎来他们幸福的婚姻生活。
     曾经,她以为,她的人生已伴着邵锋的死,就那样走进了坟墓,现在,她终于领悟到了一句话:退一步,海阔天空。
     这世上,没有完全绝对的事,也没有完全不可能的事。
     比如说,她对他的在乎,发展之快,真的真的是超乎了她的想象。
     *
     吃过早餐,萧璟欢接到哥哥的电话:“小丫头,过来拿礼物。昨晚太累了,忘了送你礼物,快过来。”
     她一听有礼物,就拉着靳长宁要过去。
     “你先,我回封邮件马上过去,这几天我不在,貌似积了不少工作。”
     靳长宁把她推出了门去,就转身回了书房,上了网,眼神深深的的收了一封邮件,看完,直接删了,然后,在房内来回踱了一会儿步,转而从旅行箱夹层内,拿出一只手机,打了一个电
     话出去。
     这手机是他在台湾时买的,号码也是全新的,上头只储存了母亲的手机号。
     一会儿,那边接了电话,传来了母亲温温柔柔的声音:“阿宁,邮件看了没有!”
     “看了。”
     “今天你能看到那张羊皮地图吗?”
     “应该可以,靳恒远对我没有防心。他已经回了这边,回头我跟他提一提,没什么大问题。”
     “那就好。”
     “妈,您自己注意身体,现在天冷了……我去靳恒远那头了。”
     “好……哎,对了,你和靳家那丫头,可别认真了,听到没有。”
     这话,又严厉了。
     靳长宁沉默了,脑子里浮现了璟欢的巧笑倩兮,好一会儿答应道:“妈,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知道就好。”
     “妈,另有一件事,我想我该和您知会一声。”
     “什么?”
     “我可能……会和萧璟欢举行婚礼。”
     他想,母亲听了可能炸锅——题外话——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