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693,意想不到的婚姻 16 委屈无数,只因她在故作坚强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693,意想不到的婚姻16委屈无数,只因她在故作坚强“我们只是起了小矛盾……”
     “我们分手了……”
     一男一女,几乎同一时间喊出了一句话,一个还想继续下去,一个非常干脆的说了分手。
     吼完后,二人对视凝眸,一个眼中闪烁痛苦,一个漠然转过了头。
     姑姑直直的看着自己侄女那种神情决绝的模样,整颗心跟着悬了起来。
     因为她蓦然发现:多年之前这孩子在下定决心生下邝胤的时候那种毅然决然的表情,好似在她身上再次上演了。
     于是,那种不好的预感就在她的潜意识里爆炸开了。
     这种爆炸来得太快,快得让她难以招架。
     “分什么手?分什么手……”
     她怒气冲冲的急叫了起来,脸色铁青铁青的:
     “你以为你还是二十几岁的小姑娘啊,做事没头没脑的,你早已经过了任性胡闹的年纪,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安定,好好的过日子。不准分。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不准分。”
     那声音可响了,可把楼板给吼穿了去,气急败坏的样子,让人看着真真是揪心极了。
     邝美云当然是知道的,姑姑这么急切,全是因为心疼她,因为爱她。爱之深,而责之切啊!
     可是,在这件事上,她真的真的没办法遂了姑姑的心意的。
     有些原则性问题,她一定得谨守。
     “姑姑,我什么事都可以听您,但是,我和关以隽的事,真没办法听您的。”
     她的态度没有半点松动。
     说完这一句,她转而看向脸色白的异样的关以隽,声音好似又寒了几分:
     “请你离开。我不想因为你而让我们姑侄失了和气。如果你还想以后让我把你当作朋友看待的话。”
     “不准走。”
     姑姑狠狠的跺了一下脚,发下狠话的同时,翘起了莲花指:
     “这件事,你们要是不好好的给我说清楚,谁也不准走。”
     “姑姑,您想知道什么,我可以一五一十的全说给您听的,但是关以隽必须离开。如果您想让关以隽留下,那么,我离开……”
     抓起自己的手包,脚下走得那是毫不迟疑。
     “你不用走,我走……姑姑,小邝她还需要时间冷静,我就不多在这里打扰了……”
     关以隽走了过来,越过她,哑着声音,仍是谦虚有礼的道了一声别,而后,飞快的走了出去。
     “小关……哎呀,你给我回来……邝美云,你这臭丫头,你这是想活活气死我啊,有什么事是不能彼此面对面说开的呀?这好好的,你到底要闹出啥样儿?”
     姑姑想去拦,急死。
     可邝美云先她一步就把门给砰的关上了。姑姑走得急,险些就被门板给甩中了。
     “你这是要干什么,干什么?让开,你给我让开……我命令你。好啊,我把你养这么大,小时候说的,以后老了一定会好好孝敬我的,现在这样气我,就是你对我的孝敬吗?起开了……”
     姑姑捂着发疼的心肝,恨死的瞪着这个做起事来执拗到了极致的侄女,咬牙就急叫了起来。
     “姑姑,我知道今天这么做,一定会伤了您的心,可是,对不起,我和关以隽真的真的走不下去了。不是他不够好,是他太好太好,我太不好太不好。姑姑,求您别再勉强我了好不好……”
     难以掩饰的悲伤,在她那张素净的脸孔上浮现出来,破碎的眼神,是那么的叫人不忍观之。
     姑姑自是知道的,她的这个侄女儿,从小有多么的要强,这么多年了,她从来没在她面前呈现出一丝一毫的脆弱过。哪怕前几年,因为邝胤的病,全家陷入窘境,她依然无比顽强的在拼搏,从来没掉过一滴眼泪,可今天,她流露出了少见的痛苦之色。
     现在这算是什么情况呀?
     她看着不觉呆了,好一会儿找不回自己的声音:
     “可你总归得告诉我,在你身上发生什么了吧?怎么一夜之间,你们俩就闹成这样了呢?之前不是好好的吗?”
     她走上前,抱了抱这个伤心欲绝的孩子,想到了那个词:事出必有因。
     拍了拍其后背,她忙又问道:
     “美云,快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姑姑……“
     邝美云哑着声音抱住了这个从小养大她的唯一亲人:
     “我没脸嫁给他,我不能害了他。姑姑……”
     她将自己的脖子深深的埋在姑姑的脖颈之间,眼泪止不住滚了下来,莫名的,那些委屈,让她泪水奔涌,悲不可止。
     可是她能怨得了谁?
     想当初,全是因为自己一意孤行,才种下了这一连串的祸事。
     “孩子啊,你到底是怎么了,受了什么委屈了呀,平常你的生活态度从来不这么消极的呀……不管遇上什么事,都是那样一副我是打不倒的小强的样儿的呀……”
     姑姑扶她到沙发上坐下,脸上的愤怒全没了,留下尽是担忧了。
     邝美云忍了忍眼泪,在将情绪忍下之后,把大前天晚上以及今天遇上的事,一五一十详详细细全给说了。
     “姑姑,您说说看,事情闹成这样,我怎么还可能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
     “这样一个婚姻,关以隽的父亲自是不会允许的,他奶奶的态度也已经明确表态了,学校那边的领导也都有看到,如果我还和他一起,他的脸往哪里搁。
     “姑姑,他的人生,因为初初结婚就丧妻,已是大不幸,但他至少还有一个好的工作环境,至少他很受尊重,您说是不是?
     “如果我不识趣的继续跟着他,他会成为笑饼,最后导致的结果说:这些年,他苦心经营的一切就会化为泡影。
     “他已经不再年轻,我不能这么自私,害他因为我名声扫地,被人耻笑。
     “还有就是,结婚不是纯萃的一男一女的结合,如果因为我的缘故,他得和最疼他的祖母闹翻,这合适吗?”
     她摇头,神情已经恢复,且一寸寸冷静下来,态度每说一句就坚定几分,最后就变得坚不可摧了:
     “姑姑,那些因,全是我一手造成的,这个果,理应由我一个人承受,我不可能也不会愿意把关以隽卷进来,受了那些闲言碎语……那对他来说真的真的太不公平了,您懂吗?”
     在这个主诉的过程中,姑姑几次张口想要辩说,可她发现根本驳不倒她,最后只能发出一记沉沉的重叹,用手背互相拍打着,气恨交夹呀: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那个叫高梅的,这是从哪里去找来了那些照片,这么的针对你……现在那些照片有在网上传开来吗?”
     “我本来以为今天这件事肯定要闹得满城风雨的,叫我意外的是,无论是网络上,还是报纸上,都没有相关的报导……”
     这事件,她觉得有点奇怪。
     姑姑也愣了一下,随即回想了一下这几天上网看到的新闻,的确没有什么爆炸性的头条,否则她也不会被蒙在鼓里了:
     “会不会是关家把这件事压了下来?”
     “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刚刚看到关以隽,情绪一激动,根本就顾不上问。”
     也是,刚刚她那情绪这么激烈,现在想来也是被小关奶奶给刺激的。
     姑姑又一叹。
     “姑姑,这件事不管是不是被关家压了下来,本质上来说,是没什么差别的,在一定的社交圈里,我的那些丑事,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了。我和关以隽再这么继续下去,您觉得我还能像之前那样,无拘无束,没有任何压力吗……不可能了!”
     沉沉的叹息,拖着那么长,话下流露的尽是隐隐约约的留恋之情。
     姑姑也跟着重重叹息,伸手轻轻摸了摸这个可怜孩子的脸孔。
     她看得出来了,对于关以隽还是有感情在的,只是他们的距离生生就被拉大了,再想到她奶奶的态度——这种不被祝福的婚姻,真要强求下去,苦得只会是她,到时就连小胤也会遭了殃。
     长痛不如短痛,那也是一个理,只是……
     “这可怎么办呢?你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就这样散伙了,多可惜啊……小关人这么好……”
     她想想就扼腕,就心痛,就有十万个不舍。
     “姑姑,我没事。好在我们才刚开始。想要抽身,不是一件难事。我只求姑姑,别再有那个想法了,以后小关过来这边,您不能再心软了,一定得将他劝走。纠缠不清,对他对我,都不好。”
     邝美云露着心碎的笑容,整个人显得有点凄切,但她却还在故作坚强,更反过来劝慰了一句:
     “其实,这样也好。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全心全意把精力放在小胤身上了。”
     说到底,小胤才是她人生的全部。
     “我就是觉得老天太不公平了。”
     姑姑再次抱紧了她,心疼死这个孩子了:
     “你这样一个优秀的姑娘,怎么就配不上一个好的男人了呢?”
     邝美云狠狠的咬着唇,心里念着“公平”两字,脸上不觉惨然一笑:
     这世上何来真正的公平。
     *
     下午,邝美云陪着儿子读书,就这样平静过去了。
     晚餐后,姑姑在自己的房间里想写稿,可是,心情这么的得糟,哪写得出高质量的文字来?
     时有电话进来,拿来一看,果然是小关打来的。
     她轻轻一叹,接通了电话:
     “小关啊……怎么这个时候给我电话……”
     一语罢,竟不知从何说起。
     “姑姑,打扰您休息了。”
     那边,关以隽说话接得小心翼翼的。
     “还早,哪睡得着。”
     姑姑幽幽的表述道:
     “之前啊,云云把发生的那些事全说给我听了。
     “我刚刚细细的又寻思了一番……
     “小关啊,其实呢,你这个人呢,我们都是中意的,但是那些发生的云云身上的事,却不是那个孩子想要剥掉就能剥掉的。
     “云云在出去办事时被人下了药,拍了艳照,又怀了小胤这件事,是她这辈子永远都抹不去的污点。
     “而你又不是一个普通的老师,这么爆出来,云云的的确确不能只顾着自己的想法,就把你给拖垮了。所以啊,我是支持云云的……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这话落下,电话那边,自是好一会儿沉默。
     良久之后,关以隽平静的接上话,说得非常的沉稳:
     “我可以给美云时间,我可以等的。
     “姑姑,我喜欢美云。这是我今天打这个电话过来想要郑重说明的事。
     “一年不能两年,两年不行三年。我不会再找其他人的。
     “如果她觉得生活这边,因为知道这件事的人太多,我们甚至可以离开这边到外面去。一切可以从头开始。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个人活在世上,何必太在乎别人的想法如何如何……”
     这样一份决心,若由别人说来,姑姑可能觉得是花言巧语,要是由他说来,终还是让姑姑感动的。
     “好,你这份心意我会代为传达的。睡吧……”
     “谢谢姑姑。”
     “不客气。”
     挂下电话,姑姑思量了一会儿,转身出门敲响了邝美云的房门,把关以隽刚刚说过的那几句话一字不漏的给重复了一遍。
     邝美云低着头,什么也不说,心里一片苦涩。
     *
     邝美云也曾十七八岁过,也曾痴迷过那些偶象剧。
     那些电视剧里描绘失恋时,女孩子们会哭会闹,会喝一个酩酊大醉,会闹一个天翻地覆,会有朋友们家人们连番去安慰……
     也许年轻的孩子们,可以这么闹腾,要是她不能。
     因为她是一个母亲,是家里的顶梁柱。
     因为她得担起自己的责任,因为她不能让了姑姑担心,更不能成为孩子的坏榜样。
     因为她没有任何后盾,一切只能靠自己,只能默默的忍受、承受。
     她在家里待了三天,陪着孩子读了三天书。
     心,安静了,因为生活得继续。
     接下去,她要做的是什么呢,是准备自己的简历,去找一份合适自己的工作。
     可是,合适她做的工作,还真是少的可怜:文职肯定不适合自己,她能做的是什么呢,保镖,教练……
     闲赋在家第四天,她给自己前前老板打了电话,想去继续当教练。
     那份工作,是先头她去上海做萧璟欢的保镖之前一直在做的工作。
     工资不是特别高,比起靳长宁给的工资可少了不止一半,但是,那个俱乐部和家的距离很近,早出晚归,不用和小胤分开,这是很有利的条件。
     她已经在那边做了有两年。在那边,她有一定的客户群,老板娘也特别的器重她。
     这一通电话打过去,结果可想而知了,老板娘自是热烈欢迎的,于是周一,她再次回到了这家俱乐部。
     平淡的生活,就这样重新拉开了帷幕,日复一日,机械式的人生,很熟悉的又回归到了生活当中。
     只是这样的生活,并没有维系多久,所谓的平静,只是假相,一连串的报复行动,正冲她疯狂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