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694,意想不到的婚姻 17,麻烦一波接一波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694,意想不到的婚姻17,麻烦一波接一波上班第三天,一个叫蔡亚的女学员,二十来岁,皮肤净白,经人介绍,成为了邝美云的学员。
     这是一个很阳光的女孩子,家里家境不俗,开着上百万的豪车,身上全是名牌,性格极为的爽朗,曾经学过一些防身术,所以学起她的新拳来,那是相当的有板有眼,总之是,非常的学得进。
     邝美云挺喜欢她的。
     上班第六天上午,上完课,一个个学员全都去洗了澡,纷纷出来挥手离开。
     她也挥手致意。
     在通道出口,那蔡亚追上了她,却是笑着向她请教了起来:
     “邝教练,说真的,我另外有过教练的,只是他现在不教我了。我刚刚在想,用他教的和你对抗,将会有怎么一个结果?要不我们切磋一下,你说好不好?”
     邝美云笑了笑,并没有拒绝,只是提了一个条件:
     “行啊,明天,同一时间点,练功房我们一起比个高比。到时,你把你的底子全给亮出来,我也挺想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的。”
     教练在课堂上只有教的责任,至于对抗,从来是同学间友情的对打。少有教练和学员对抗的。除非学员提出来:要验证自己的所学。这是这个俱乐部的规定。
     “不行啊,明后几天我得出去旅游。”
     “那就择日。”
     邝美云背着包往外去。
     身后蔡亚却笑叫了一声: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日。教练,我来了。”
     伴着一道劲风使上,邝美云一惊忙自卫,躲开了,嘴里直叫:
     “蔡亚,这不合规矩。”
     “哎呀,别这么古板了好不好。咱们点到为止。”
     这姑娘缠人的很。
     说话音,第二拳再次拳来。
     邝美云再一闪,一不小心,就在墙角蹭破了一点皮,可她还是忍着,很认真的又叫了一句:
     “要比,回练功房……”
     “不要。我喜欢玩点刺激的。”
     第三拳又一次划出,终于激到了她。
     她拳头一捏,就迎了上来,一拳击上对方的拳头,却发现对方力道轻得不行,根本就没使全力。
     她一惊想收力,对方却已被震飞,就在她眼前飞出,发出了一记惨叫,俏生生的脸孔就往墙头上某处地方撞了上去。
     同行的其他学员忙上去相扶,而后有人惊呼直叫:
     “不好了,不好了,蔡亚毁容了。被脸上一枚铁锈钉子给割断脸皮了。全是血啊……怎么办呀?怎么办呀?”
     邝美云一惊,忙上前查看,还真是伤着了,血淋淋的一道大口子,那么的深,映在那白净的脸孔上,是那么的狰狞可怕。
     最可怖的是那蔡亚一摸,手上满是血,就尖叫了起来:
     “邝美云,不是说要去练功房才能比的吗?我只是开个玩笑,你怎么可以冲我下这么重的手的,把我伤成这个样子?我都还没有谈男朋友呢,你就把我的脸给全毁了,我完蛋了,我完蛋了……”
     竟在那里反咬一口,说是她下手重了?
     天呐,分明就是她故意诱她全力相拼的呀!
     再说了,刚刚她要是不回手,根本避无可避。
     “我要投诉,我要投诉……”
     不等她辩诉,这女人竟在那里做起了恶人,急怒交加的吼了出来。
     事情就这样闹大了,把经理啊什么的人全给招了过来。
     经理看到蔡亚的脸上全是血,亲自陪同就近送了医院。
     而医生给的诊断是:面部伤口长度达到有12厘米以上,预计伤后面部线条瘢痕可达10厘米,可鉴定为10级伤残,需要进行整容手术。
     因为这件事,对方请了律师,进行维权。
     第二天,对方开出了一个赔偿单,金额很大,双方谈不拢,最后进行了好一场长达三个小时的谈判。
     最终的结果是:俱乐部不仅得赔偿那个女学员整容费、精神损失费、误工费、车费、归还学费;而且还得把教练,也就是邝美云给开除了……
     俱乐部这边,很快把这件事的处理结果告知了邝美云:
     “那些费用全由我们出,但你,不能留在这边工作了。”
     她急着解释说:“我根本就没用力,是她故意自己撞上去的。她这是在坑我,在坑俱乐部。我们不能这么服软。这会助长了她的气焰的。”
     “马路上有碰瓷,那是司空见惯的事;俱乐部里还能有买了大价钱来,把自己伤成这样的?这明明就是你使力不当造成的,事到如今,你就不能在那里承认一下错误吗?好了,基于你以前也为俱乐部做过一些事,这些赔偿就由俱乐部承担了。你走吧……”
     总经理很是无奈让人给她结了一下这几天的工钱,让她走了。
     于是乎,勉强才工作一周,她就又失业了,并且,还没拿那些工钱。
     当她拿着属于自己的东西从俱乐部出来时,心空就像外头那乌云密布欲来狂风暴雨的七月天空,又闷又躁又黑,整个人快喘不过气来。
     她很气不过,很想去找那个蔡亚评理,为什么要这么待她?
     她这么看重她的武学天份,她却在暗箭伤人?
     越想越气不过,最后,她还真就上了去医院的公交。
     坐在车上,她望着窗外人来人往的世界,各种想法在心头浮掠而过,最后,她想到自己刚刚才失了业,忽然觉得:这世界虽大,却没有她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想想啊,她这个人,是不是做的也太失败了。
     宽阔的道路上,是高高矗立的钢筋丛林,道路之上,是一辆辆呼啸而过的车辆,每个人都在忙忙碌碌的,为了房子,车子,票子,为了更好的生活奔波着。
     这些人当中,很多人都是有自己赖以生存的工作的,也有一些人,就像她一样,那么努力,却总不能安定下来,还是在不断的碰壁。
     生活,就是这么的不公平。
     可是她就是没办法改变这种不公。
     唉,要到何时,她的日子,才不至于这么的恣睢辛苦,才可以好好的放下一切忧虑,好好的享受一下……
     有时,她会觉得,这样的生活,简直就是一份遥遥无期的等候。
     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很快,她到了医院,正要进大门,一辆保时捷跑车在她面前停了下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从驾驶车窗内探出了头来,冲着她发出了一记冷冷的笑。
     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在宴会上放了她暧昧照的高梅。
     看到这人,她冷不伶仃就打了一个寒颤,心头莫名就生了一种不太妙的感觉。
     果然,下一刻,这个女人撂下了这么一句话:
     “邝美云,我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的。因为你,我没了姐姐,所以,我要让你一点一点为这件事付出应有的代价的。”
     听罢,邝美云的脑子里忽就想起了刚刚离开俱乐部,老板娘刻意打电话对她说过的那几句安抚的话:
     “小邝啊,最近,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
     “那个女人非要让我把你开了,还威胁我,要是我不乖乖的照做,接下去,俱乐部每天都会有事发生。
     “我感觉对方挺有来头的。
     “所以,真是抱了歉啊,我是真的真的没办法保你。
     “这,你也懂的不是,开门做生意,最怕的就是有人上门来砸场子了,只能委屈你了……”
     现在看来,还真是有人在和她过不去。
     这个高梅,就是背后搞鬼之人。
     这一下,连医院都不用进了。
     她吁了一口气,头疼极了。
     *
     “姑姑,我又失业了。”
     这天晚上,吃过晚饭,哄着孩子睡了过去之后,邝美云走进姑姑的房间,把今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全给说了。
     “那姓高,怎么能把这个责任全赖到你身上?这太也过份了。”
     姑姑听完,愤愤然叫了起来。
     邝美云无奈一叹,吹着手上的茶,看着茶叶在水面悠然舒展开来,好一会儿才说话道:
     “人家有钱,有那本事找我麻烦,我能怎么样?
     “可是我不确定接下去,她会想出怎样的法子来对付我?
     “姑姑,刚刚寻思了一下,等过几天,我想另外再去找一找工作看看。
     “要是找得到,我就在这边做,要是找不到,我试着再和我的前前东家联系一下。
     “如果他们不需要保镖了,我就请他们帮着另外寻个类似的工种,应该不是难事,只是这样一来的话,我可能就得离开这边了……”
     她并不想离开这边,工资再好,孩子不在身边的滋味,并不好受。
     “这件事,再说吧!我就不信,他们高家有权有势到能只手遮天……”
     姑姑也不想她离家太远,少了一个人,家里太冷清,彼此不能照顾到,这日子啊,过得总归是有点不舒心。外出打工钱再多,总归是离家在外。
     “要不和小关说一下?让他去管管?”
     姑姑觉得,这件事,最终还是因为关以隽而起的,所以,由他出面解决,也许是可行的。
     可邝美云却摇头,很坚决的表示了反对:
     “不要去麻烦他。人家姐姐就是因为他丢了性命,告诉他,他也不见得能起多大作用,反而让他越发的自责担心。”
     他要是管得了那个高梅,也就不会发生宴会那难堪的一幕——直觉告诉她,那个高梅不是一个肯善罢甘休的人,让关以隽去,只怕越发会激怒这个钻了牛角尖的女人。
     又半个月。
     邝美云陆续找了一些工作,都没有应聘上,或是应聘上只干了一天就被辞退的,理由各种的丰富,感觉吧,有人在暗中故意对付她似的,也不知这是不是她的错觉。
     第十六天,她终于又找到了一份工作,在一家豪车汽车俱乐部当保安,工资还凑和,暂时对付一下还是可以的。暑假了,她实在不想离儿子太远去工作,想着先干上几天,以后的发展以后再说。
     上班第四天,她穿着保安的工作服,站在大门口,有辆豪车在门口停下,一个帅气的有钱帅哥从车上下来,随手就将车钥匙一扔,扔下一句话说道:
     “把我的宝贝,好好伺候一遍。”
     巧不巧,那钥匙正好落到了邝美云手上。
     她是保安,这事,可不归她管,正要把钥匙交还。
     这时,经理迎了出来,把那财神爷给迎了进去,一边冲她使眼色:“还不快去。小王他在拉肚子,一时半缓来不了……”
     她只好拿着钥匙,跨进了那辆豪车,一边感慨有钱人的生活,真是骄奢,一边启动,想把车子驶去宝贝美容房去做全套,不想刹车失灵,车子竟打横的撞向了两辆两三百万的豪车。
     嘶……砰……
     两声巨响,惊天动地。
     当邝美云从出事的车里出来看到那几辆撞得面具全非的车子时,整个儿就全懵了。
     虽说她没有车,但是驾龄足有十年以上了,可从来没出过这样的事故。
     “哎哎哎,你他妈怎么回事?”
     几个车主,一个个眼里喷火的围了上来,那经理更是吓得脸色铁青,直叫着:
     “出大事了,这回真要出事了……”
     邝美云还是相当沉得住气的,认真指出:“你这车有问题……”
     可是车主却怒火中烧的反驳道:
     “我来俱乐部时车子还好好的,就让你们给帮忙开过去给洗一下,车子就被撞成这样了,居然还有脸推卸责任说,这是我车的原故。我的车真要破成这样,我早就在来的时候,交代在路上了……”
     这话堵得她语塞。
     可她真觉得是车的问题。
     很快机修人员跑来,一边拍了照,一边直喊私了:
     好好一个豪车俱乐部居然出现这种乌龙事,说出去太丢人。
     最最让人头疼的是什么呢?
     是肇事车辆,居然脱险了,由此产生的修理费,自然就落到了俱乐部头上。
     一共三辆车,前前后后的修理费加以来少说得有两百几十万,俱乐部方哪肯平白无故赔了这么多钱?
     最终协商的结果是什么呢?
     俱乐部承担一半修理费,另一半费用由邝美云承担……
     傍晚时候,当邝美云一脸沉沉的离开俱乐部时,心情败坏极了。
     这时,那辆眼熟的保时捷再次出现在她面前,从里头探出一个漂亮的人头出来,又是那个阴魂不散的高梅,笑得好不愉快的,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邝美云,我说过的,你不会有好日子过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日子,即将为你拉开序幕……
     “才上班四天,就欠了这么一屁股债,我看你怎么还……哈哈,多有趣……
     “或者,你可以重持旧业……好好打扮一下自己,用自己的本钱去挣钱,也许会更容易点……”
     这个女人,在她面前笑语吟吟的数落好一番之后,就扬场而去了。
     七月的天,说变脸就变脸,倾盆大雨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哗哗倒了下来。
     邝美云没来得及,被浇了一个湿透,狼狈的在雨水中奔着跑着,最后躲到了一处公交站台前,望着那厚厚的雨帘。她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包,感觉眼泪在汩汩而下……
     很显然啊,这一趟事故,又是那个高梅在背后整的。
     呵,人家这是花了血本在玩她啊!
     她就不明白了,自己已经说得够明白了,她和关以隽分手,这人怎么还在那里纠缠不清呢?
     适时,一辆路虎,缓缓驶过,车上的人,都看到了满身狼狈的她,直着背脊,靠在那里,脸上尽是忍隐之色。
     坐在后座左侧的人,淡淡的瞟了一眼。
     右侧坐的人则低低问了一句:“要不要停车……”
     “不用了。”
     因为公交已经停下,她回神站起,僵着身子正往车上走。
     很快,公车驶离,雨则在那里哗哗的下,声音震耳欲聋的。
     “现在我们去哪?”
     身边人再问。
     那人看了一眼腕表:
     “说好的,要陪小胤去一起吃饭的。走了,现在过去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