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695,意想不到的婚姻 18 她绝路,他给她活棋走
最快更新完美隐婚,律师老公不太坏 !
    695,意想不到的婚姻18她绝路,他给她活棋走邝美云打开门,额头上还有雨水在淌下来,耳朵里就听得有一阵孩子的欢笑声从里头传出来,那颗苦涩的心,这才稍稍感受到了几丝甜味——工作上,她失败了,生活中,她有做好一个好妈妈这个角色。这也算是工作失意,生活还算满意吧!
     也只能说“还算满意”,毕竟还有很多不满意。
     看着手上那些水渍,她暗吐了一口气,跨了进去,打算去浴室处理一下自己这副糟糕的丑模样。
     “小怪物,你又输了……”
     一个低低的极为愉悦的男人声音传进了耳朵。
     “输就输,输给爸爸我一点也不丢人。”
     小家伙在那里笑米米的叫着。
     “嗯。不丢人。爸爸比你懂得这么多,要是赢不了你,怎么做你生命里的大山。”
     男人的语气里带着纵容。
     她一顿。
     哦,原来是彭柏然来了。
     也是,都快七月底了,他手上那个案子也应该结束了。
     “爸爸是我生命里的大山?这说法有点新鲜。”
     小家伙满嘴新奇。
     “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叫做:父爱如山,母爱似海吗?”
     彭柏然在说话。
     邝美云站在门口,低头瞅了瞅自己那狼狈不堪的样子,另一个声音近距离的响了起来:
     “哎呀,云云,你这是怎么了?”
     姑姑从厨房出来,看到她身上全是雨水,不由得惊叫了起来。
     “刚刚那场雨,来得太快,我……我没地方躲,就湿成这样子了……”
     因为姑姑这么一叫喝,坐在客厅那一大一小两个男人,不约而同转过了头,并冲她扫射了过来。
     他们家小王子穿着一件白色卡通恤,正坐在那个黑衬衣男人的怀里。
     一黑一白,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小王子被白色衬得无比可爱荫人;男人则被那件黑衬衣衬得高深莫测。
     “哎呀,妈妈,您怎么变成落汤鸡了……我马上去给您拿浴巾。可别感冒了……”
     小家伙可乖了,见到妈妈头发上还在滴水呢,忙从爸爸怀里蹿了出去,往公用浴室狂奔了去。
     “你来了……”
     邝美云有点尴尬,自己最最邋遢不堪的一面,全落到了这个男人眼里。
     他会不会觉得像她这样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做邝胤妈妈,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嗯。”
     彭柏然的回答,很淡,根本让人看不出其心中的所思所想。
     幸好小邝胤跑过来解了围:
     “妈妈,快,低下头来,我给您擦擦……”
     小家伙很喜欢在她洗完澡后,帮她擦头发,非常非常的懂如何体贴母亲。
     “谢谢你宝贝,不用了……你玩自个儿吧……”
     邝美云接过,亲了亲儿子那张脸。
     “哦,妈妈,您怎么拿了这么多东西,不会是您又被开除了吧……”
     小家伙指了指被放在边上的那些东西,一句猜测让她又尴尬了。
     最近,她老这样,儿子经历过多了,心里就有了这样一个印象。
     唉,彭柏然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向她索要儿子的抚养权吧……
     她不免起了担忧。
     “帮妈妈放好去。”
     她轻轻的给儿子下了个任务。
     “哦,好嘞……”
     小家伙听话的将那个袋子往客厅拎过去,饶有兴趣的收拾起来。
     “那个,小胤刚刚邀请了他爸爸留下来用晚餐,我还有两个菜没煮,云云你先去洗洗吧,小心感冒了……”
     姑姑叮嘱了一句,眼里全是话,但并没有马上问,毕竟是大人,给她留了颜面的,有外人在呢,讨论这种事,多不好。
     “哎,我知道了。彭先生,你坐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她一边擦头,一边往主卧走了进去。
     彭柏然低头喝茶。
     *
     出来时,姑姑已经把菜做好,彭柏然正在给邝胤洗手,俩父子有说有笑,显得那么的融洽,家里有了这个男人,好似变得很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呢?
     她细细想了想,还真没办法概括上来。
     “妈妈,妈妈……”
     邝胤看到她,就奔了过来,大大的眼睛在闪闪发光,一双小小手臂那么一抱,就高高的抱住了她的腰。
     “告诉您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爸爸要带我到国外玩,去看白宫,看艾菲尔铁塔,看很多很多名胜古迹……”
     “哦,是吗?”
     邝胤是个爱旅行的孩子,旅行能让他增广见闻。
     一边旅行,一边教给他各种常识,是他最最喜欢的事。
     可惜啊,以他们家经济实力,实在没办法满足孩子太多这样的需求。
     幸好,现在有彭柏然帮他完成心愿。
     这是儿子能认回父亲的福利之一吧!
     “那你一定要好好玩哦……回头得拍下很多照片回来,然后做一点旅游笔记,等你以后长大了,再故地重游,再比较一下两种感觉有什么不同。”
     “嗯……”
     邝胤点头,可乖了:
     “可我觉得就我和爸爸没意思,妈妈,您也去好不好?”
     “恐怕不行,妈妈还得工作。”
     邝美云拒绝了。
     “您现在不是没工作吗?”
     “……”
     坐下来时,她看到那个男人斜了他一眼,似乎是等她的理由。
     “没工作,那就得找工作呀对不对……再有就是,妈妈没护照,你和爸爸去玩就好。”
     “妈妈,你好扫兴……”
     邝胤托着下巴,撅起了小嘴。
     “只要你和爸爸去玩个尽兴就好。妈妈不喜欢旅游。”
     “之前,我们去三亚,您不是玩得很高兴吗?”
     那是因为游伴很对胃口,至于眼前这位,老板着一张脸孔的,心思深沉的,她和他没办法玩到一路去。
     “呃,妈妈因为没工作啊,所以得省着点花钱啊……”
     这理由够够的了吧。
     “爸爸有钱啊……”
     “……”
     的确如此。
     “但那是爸爸的钱,妈妈不能花爸爸的钱。”
     “打欠条,以后我赚钱还给爸爸。”
     邝美云被逗乐了:
     “等你还,那利息怎么算呀?是一年一分利呢,还是三分利?”
     “什么是一分利三分利的呀?”
     “打欠条是得出利息给人家的,小胤这么小,等你长大了还,那利滚利的,不就成天文数字了吗?到时候啊,你怕是要把自己卖给你爸爸还债了。”
     她笑着勾了一下儿子的鼻子。
     邝胤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应道:“小胤是妈妈的,也是爸爸的,小胤不需要卖,就已经是了。所以,爸爸也一定不会收我利息的。爸爸,您说是不是?”
     不等彭柏然搭话,邝美云马上批评道:
     “这种贪便宜的思想可不能要。”
     “好吧好吧……”
     邝胤做了一个鬼脸:“我不勉强妈妈,妈妈也就别来忽悠我了。”
     小家伙笑着过去把深深看着他们聊天的彭柏然牵过来,又抓起母亲往餐厅过去:
     “走了,吃饭嘞……”
     *
     一顿晚餐,吃得颇为愉快,因为有邝胤啊,他不断的和爸爸互动,不断的拉妈妈说话,不断的让姑奶奶证明自己有多么的乖。
     餐后,彭柏然陪儿子在小房间讲故事,直到八点半,小家伙睡了,这才给关了灯,合上门走出来。
     邝美云一直在沙发上坐着,走神,头疼那一笔巨额的赔款。
     这些年,她的日子过得很艰苦,哪拿得出这么多钱来赔偿?
     坦白说,照她的收入,也就够她们母子二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过日子,想攒下钱来买房买车啊,根本就是天方夜潭。
     现在还要拿这么多钱来还债,这是要活活把人逼死的节奏啊……
     “咚咚咚……”
     他坐到她对面,敲了敲茶几。
     邝美云这才回过了神来,对上了那一对深海似的眸子。
     “小胤睡了?”
     很快,她的视线绕过他,往小房间瞅了一眼。
     “嗯。”
     他坐得很闲适,漫应了一声后,直接进了主题:
     “听说,你和关以隽分手了?”
     “嗯……”
     他会知道,大概是儿子说的。
     “这个月,已经换了好几份工作?”
     “嗯……”
     这当然也是儿子泄得密。
     有些羞愧难当啊。
     “目前是失业状态?”
     “嗯……”
     她是越应越没有底气,想想啊,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真是太太太渺小了。
     “看样子,你的运气有点差。”
     最后,彭柏然给了一个很中肯的评价。除此,倒是没有半句挖苦的话。
     她等了好一会儿,心情微微稍慰,没对她落井下石,也算是功德无量了。
     她就怕啊,这个男人也趁机见人落水推一把,后院要是也起火,那她能怎么办呢?
     真真要愁死她。
     “或者这么说更合适一点,那就是:我的运气从来没好。”
     重重叹了一声之后,她把头靠在沙发背上,望着天花板,心里有一些不痛快的事,竟有了一喷为快的想法,嘴巴就不听使唤的说了出来:
     “小的时候,一夜之间,我失去了爸爸妈妈,还有爷爷。这与我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跟着姑姑生活的这些年,日子过得一直清苦。
     “那会儿,我姑姑还是一个老师,工资少,还得一个人还贷。不知道像你这种大人物,能不能想像出这是怎么一种紧巴巴的人生。难民营生活,不过如此。
     “后来,读书,我本来想考警校的,结果某些人走了关系,把我替补了,我只能去部队。
     “在部队混了几年,本来可以升队长的,因为我想查爸妈的死因,没有执行长官的命令,我又被记了过。
     “记过就记过吧!无所谓了。
     “又后来,我想找出真凶为爸妈报仇雪恨的,谁想遭了道,被人拍了艳照。
     “逃出来后,本应该相安无事了,结果走错了房间,怀孕了……
     “再后来,本来可以转到地方做个警员的,结果因为怀孕,又被开了。
     “紧跟着,儿子降世了,由姑姑看着,我又找到了一份体育老师的工作,本可以好好过日子了,结果儿子查出得了大病。
     “好不容易啊,儿子的病好了,生活又恢复了,又找到了一个好对象,谈婚论嫁,不料,我的那些破事儿全被抖了出来……
     “好吧,那就分手吧,可那个女人一再的找我麻烦……把我逼进了绝境……
     “你见过比我运气还要差的女人吗?”
     说到最后,她终于很刻意的瞅了他一眼。
     “听着真的好差。”
     彭柏然淡淡应了一声。
     她一拍额头,觉得自己根本就是一个倒霉蛋,能活到如今,熬到如今,还真是一个奇迹。
     “接下去,你有什么打算?”
     男人问。
     她脑子一片空白:
     “还没想好呢!”
     “我在想,你的日子过得这么辛苦,手上估计没多少存款吧……”
     这一问让她坐正又瞄了一眼:这家伙身上穿得那副行头,就够她挣一年了。
     这种差别,真是叫人仇富。
     “那你怎么还赔偿?”
     他轻描淡写又一问。
     她却有点心惊肉跳了:“你什么意思?”
     “你在豪车俱乐部撞坏车时,我正好在那边,所以,你欠下巨债这件事,我正好听说了。整整一百万多,你确定你能还?”
     邝美云的脸色微微白了一下:
     “你这是来看我笑话的?”
     “看你笑话?”
     彭柏然淡淡反问:
     “你是我儿子他妈,这么一层关系摆在那里,看你笑话,与我貌似没什么好处吧……”
     她挺想说:这样一来,你就可以借机向我索要孩子的抚养权了。
     但是,这句话,她并没有说出来。
     因为这个男人的眼神很正。
     璟欢这么推祟的人,也不可能出耳反耳。
     所以,他肯定不是在看她笑话。
     她不能因为自己遭遇了挫折,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这件事,拜托你先别和姑姑说。”
     她压低声音请求了起来:
     “我不想让她着急。”
     “姑姑是你唯一的亲人,估计也是唯一可以帮得上你忙的人。你不想让她担心,那你想好要怎么处理这件事了吗?”
     “还没有。”
     她吐着气:
     “那个刹车真的有问题。是那些人在讹我,要我活不下去。”
     “高梅是不是?”
     这个名字自这个男人嘴里吐出来,倒是让邝美云一愣。
     “你怎么知道?”
     “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该知道的是,这个女人有来头,她为了她姐姐故意在整你,你呢,小老百姓一个,没后台没靠山的,你觉得能斗得过那个有意要为难你的女人吗?”
     她不吱声了,因为她根本就斗不过,那是铁板铮铮的事儿。
     “现在,我给你一个活棋走。”
     绕了这么一个大圈,彭柏然终于扔下了这么一句。